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電腦山莊殺人事件》 第 4 頁


第2天,牧野高原晴空萬里。根據氣象報告,下午才會開始下雪,而且將持續下三天大雪,但是屋外的天氣陽光普照,完全沒有下雪的徵兆。而金田一的心裡卻飄着朵朵烏雲,一個邪惡的”陰謀“正在他心
作者:待考 / 頁數:(4 / 42)

第2天,牧野高原晴空萬里。根據氣象報告,下午才會開始下雪,而且將持續下三天大雪,但是屋外的天氣陽光普照,完全沒有下雪的徵兆。而金田一的心裡卻飄着朵朵烏雲,一個邪惡的”陰謀“正在他心中逐漸成型。昨晚,他雖然和美雪睡同一個房間,可是卻有四個討厭的小鬼夾在中間湊熱閙,想當然爾,他苦心積慮的計劃全泡湯了,什麼事也不能做,當然什麼事也沒發生。時尚書屋

金田一徹夜末眠,苦苦思索要怎麼樣才能度過只屬於他們倆的夜晚。 有了!就這麼辦……
他立刻奔出房間衝到客廳,看著牆上牧野高原的各滑雪場分佈圖,發現距離滑雪教練場外數百公尺處有間登山小屋。它位於牧野高原滑雪場附近那條通往鄰近天狗滑雪場的路上,可當滑雪旅行者的避難小屋。 嘿嘿嘿!就是「它」了!
「美雪,我們去附近的天狗滑雪場看看!」
金田一決定用這個理由來誘騙美雪,然後再假裝腳扭傷,不得不在這間登山小屋度過一晚。既然是冬季避難小屋,那麼裡頭一定有暖爐、毛巾及一些食物,而且離滑雪教練場也不遠,若真的不理想還可以折回。金田一幻想著到時候的情況。
「阿一,你還好嗎?」“嗯……
可是,我覺得有點冷。
”“那怎麼辦?
阿一,你一定發燒了,我用自己的體溫給你一點溫暖……
然後,我們倆就以最自然的狀態……早上,金田一匆匆吃完早餐,就向管理別墅的伯母交代清楚,當然這一切是瞞着美雪偷偷進行的羅!」
今天,我們會去一位住在這附近的朋友家留宿,所以不回來睡了,請不用掛心。
「金田一想起昨晚周全的」犯罪計劃「,嘴角不由得浮出笑容。他為了慎重起見,還特別帶了巧克力、高熱量食物,還有用後即丟的免洗內褲,準備得十分充份……」
阿一,你好了嗎?
「美雪一邊說一邊探進門來,金田一手忙腳亂地把內褲塞進袋子裡。」
好、好了,隨時可以出發。
“美雪已經換好滑雪裝,平常不化妝的她今天擦了一點防曬隔離霜,看起來較為成熟。“
阿一,你看!
這是我前天買的那件毛衣,今天要穿去滑雪。
「美雪站在金田一前,俏皮地轉了一圈道:“怎麼樣?好看嗎?」
美雪一頭瀑布般的飄逸長髮,隨着身體的轉動,飄散成一道美麗的弧形,金田一忍不住想起昨晚電視裡那支洗髮精廣告。
「真、真美,很好……看。」

金田一結結巴巴地說道。
前天他們去買東西時,他看也不看一眼;這次他認真且仔細一瞧,反而有種驚艷的感覺。
「我好喜歡這件滑雪夾克,還好當初聽你的話買下它。」
「我說的?」
金田一本想否認,但再一尋思,立刻話鋒一轉。
「你看!我說的絶對不會錯吧!」
「阿一,謝謝你!」
美雪高興的表情,毫不掩飾地流露在臉上。
她從小就是這樣,心裡想什麼都會表現在臉上,真是既單純又可愛。
「沒、沒什麼……別客氣!」
對金田一來說,要說些感激對方之類的客套話是不太可能的,就算是受到稱讚,他也會不好意思起來;在這方面,他的性格可是相當□腆。
「阿一,我們快去練習場吧!」
美雪像母親般牽着金田一的手,她完全不知道金田一圖謀不軌的計劃。
金田一看見美雪一副天真爛漫的笑臉,心中不免升起一股罪惡感。
他用力地搖着頭,希望能趕走這種罪惡感,並且在心中暗暗發誓:「苦心計劃的策略一定非成功不可,加油!」
5
在無垠的雪地上,隨處可見張牙舞爪的枯枝和獸骨橫陳。
覆滿白雪的荒涼高原宛如「白色沙漠」,透露着末世景象的死寂:生命的溫度已失,時間的腳步停滯,整個世界彷彿只剩下永遠的沈寂……
再也沒有比這裡更適合埋葬這群該死傢伙的地方了。
他看看表,再過一個小時就五點了……
到時,這座如墳場般死寂的山莊,應該會有意想不到的熱閙景象吧!
在這短暫的寧靜時刻,他再次檢視備妥的死亡道具:細長的利刃、結實的繩索、放入塑膠袋中密封的藥物、注射筒、膠囊,以及毒草根磨成的粉末。
就像希臘神話中「特洛伊的木馬屠城記」一樣,沒有任何人能逃得掉,不管躲在什麼地方,他們都在劫難逃。
他把桌上的「死亡道具」放入背包中,看看時鐘還有五十分才五點。
在山莊大門打開的那一剎那,「遊戲」即將正式登場。
這個遊戲的名稱叫「電腦山莊殺人事件」,姑且稱它為「特洛伊的木馬」:當七位關鍵人物全真到齊時,就會引發的一場「意外事件」。
為了「刪除」這些沒用的膽小鬼,得利用電腦病毒入侵山莊……

還剩四十分……

遊戲的主角快點出現吧!
這場「死亡遊戲」的幕後黑手將客人的命運輸入電腦,然後按下「全數消滅」的遊戲指令……
6
啪啦!霹哩!碰!
拉炮的聲響此起彼落,各色彩紙在空中飛舞,氣氛熱烈而愉快。
僧正率先高舉酒杯,大聲說道:「祝賀我們這群『電腦山莊』的推理社團成員首度見面,乾杯!」
其餘四位男女同聲附和,互碰酒杯高聲說:「乾杯!」
阿瑟喝了口酒,提出疑問:「我們不等所有人到齊後高慶祝嗎?」
華生沒有直接回答阿瑟的問題,反而問她:「阿瑟,你才高中而已,怎麼光明正大喝起酒來?」
史東摸着他擦滿髮膠的頭髮,結結巴巴地說:「真不愧是醫生,連這個都要管……」
「好啦!你們別掃興,今天是大家第1次見面……不過奇怪的是,我們一見如故,完全沒有陌生的感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