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陽光下的陰影》 第 1 頁


第1章1晨意,通過寬闊的玻璃窗,悄悄地溜進起居室。玻璃窗是法國式的落地窗戶。可以象門那樣朝兩面打開,直通院子。薄薄的窗帘,試圖對晨曦作最後的抵抗,但已無能為力,
作者:待考 / 頁數:(1 / 35)



第1章

1
晨意,通過寬闊的玻璃窗,悄悄地溜進起居室。時尚書屋
玻璃窗是法國式的落地窗戶。可以象門那樣朝兩面打開,直通院子。時尚書屋
薄薄的窗帘,試圖對晨曦作最後的抵抗,但已無能為力,窗外已是一片乳白色的晨光。窗帘,一任絲絲曉風輕輕地戲弄。時尚書屋
寬敞的起居室,逐漸從黑暗中顯現出來。貼革的椅子、桃花心木的桌子,地毯、寫字檯。時尚書屋
起居室是個標準的長方形。長邊的一半是落地窗,窗上樹影斑駁;另一半,正中央是——一個璧爐,雖然現在沒在燒,但看那燒得烏黑的磚頭,可以想象這璧爐的使用情況。其餘的部分,擺着博古架,它的時代很難判斷,博古架上稀稀落落地擺着幾個洋娃娃,顯得有點寂寞。時尚書屋
正對面,靠牆是一排書架。書架上几乎擺滿了厚厚的書籍,空隙間插着美人魚式的大理石書檔。時尚書屋
長方形短的一邊,是一道門,現在正緊閉着。它的對面。即靠裡的一邊,是一張面牆的寫字檯,還有酒櫃和一個玻璃盒子,盒裡擺着一把古色古香的裝飾品短劍。時尚書屋
天已經大亮。起居室的中央是一張圓桌和七張椅子。時尚書屋
另外,圓桌和門之間還有長沙發和小茶几。時尚書屋
房間裡的擺設很有條理,給人以舒適寬敞的感覺。時尚書屋
窗外,小鳥在啼囀。時尚書屋
遠處,傳來一陣刺耳的警笛聲。時尚書屋
突然,門「砰」地一聲被撞開了。時尚書屋
北里加奈子几乎是衝進起居室。她用力拉開窗帘。時尚書屋
整個房間豁然開朗。時尚書屋
加奈子打開落地窗,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晨冰冷的空氣。時尚書屋
她身穿脂胭色的連衣裙。晨風稍稍吹亂了她的頭髮。時尚書屋
十九歲,正是光彩照人的年華。她身材修長,雙腿似乎稍嫌過長,但決不明顯。寬廣的前額,一雙眼睛黑白分明,顧盼有情。緊閉的雙唇在微微顫抖,她笑的時候,兩腮會現出兩個小而圓的酒窩,可此時此刻她毫無笑意。時尚書屋
加奈子猛地轉過身來,快步向書架走去。她抽出一本本又重又厚的書,扔在地上。不一會兒,加奈子的腳下已是一座書山了。時尚書屋

門開了,走進一位滿頭銀髮,年近七十的紳士。雖說是紳士,但現在卻沒系領帶,鬍子也稍稍過長,而且還有些凌亂。時尚書屋
看到加奈子不斷地把書堆在地板上,他吃了一驚。時尚書屋
獃獃地站在門口。時尚書屋
「你在幹什麼呢?」菊井醫生問。時尚書屋
「我在拿書。」加奈子頭也不回,繼續搬書。時尚書屋
「這我知道……不過,拿書幹什麼?」
「把書拿出來,再把它放回去,就這麼著。」
加奈子喘着氣,筆直地站住,望着菊井。「幹什麼好呢?在媽媽去世的時候,孩子該幹些什麼呢!『哇哇』地放聲太哭嗎?我討厭那樣。不過,又不能幹獃着,我只得幹這個。」
聽到這裡,菊井醫生不由得輕輕地笑了。時尚書屋
「真象你媽媽,孩子。——好主意。有什麼要我幫忙嗎?」
「用不着,您腰不好,萬一閃了腰可不得了。媽媽的葬禮不能沒有您。」
「嗬,這張嘴也是母親遺傳的。」
「菊井醫生,」加奈子上前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媽媽的事讓您操心了。」
「哪裡……其實我太大意了。真想不到,這樣快就故去。也許應該讓夫人去住院更好。」
醫生的話裡,帶著內疚與自責。他顯得有些疲憊,坐到長沙發上。時尚書屋
「沒有用。」
加奈子在菊井身旁站住。「媽媽不會願意別人給她看病。如果勉強去住院,也不會老實躺着。」
菊井拉著加奈子的手,說:「反而由你來安慰我了,真慚愧。」
加奈子輕輕地握住菊井的手,然後仔細地審視着起居室。時尚書屋
「有一件事我很遺憾……」
「什麼事?」
「我想媽媽一定希望在這間房子裡去世。——爸爸死後,這裡其實就是媽媽的房間。」
「在這間房屋裡,留下了你父母的歷史。我彷彿至今還聞得到你父親愛抽的雪茄味。」
「真快,都已經十年了。」
「是啊!十年了,我也老了。」菊井慢慢地站起身來,向酒櫃走去,「你爸爸去世的時候,對我說:『到那邊去跟你接着下國際象棋,快點來呀』,你父親病倒時,正和我下國際象棋,還沒分出勝負呢。」
加奈子坐在沙發上。兩條漂亮的長腿盤在一起。時尚書屋
「媽媽跟我談起過。那時我還小,不懂事。」
「我也沒想到,這勝敗的結果,竟會拖得這樣長。」
「但願拖得更長、更長。」
「謝謝。」
菊井往酒杯裡倒了些白蘭地,拿起來呷了一口。「你父親故去後這十年,你母親可真不容易。她真有天生的企業家的才能。」
「可太忙了。我簡直不記得媽媽什麼時候休息過。爸爸在世時,她就到處奔波,——也許因為媽媽是續絃的緣故。」
加奈子向壁爐走去,那邊掛着一個相框,裡面有一張她小時候的照片。時尚書屋
「媽媽嫁到北里家時,我才四歲。轉眼間十五年了。」菊井望着加奈子說,「現在就剩下你一人了。今後怎麼辦?你要好好想一想。」
「是,等媽媽的葬禮一完……」
「這當然。天已大亮了。」
透過敞開的窗戶,菊井凝望着一院翠綠在朝陽下閃閃發光。時尚書屋
「再過幾小時,弔唁的客人將陸續來到。有什麼問題嗎?需要我去應付什麼?」
「不用了。」加奈子毫不猶豫地搖搖頭,「沒問題。因為我是北里浪子的女兒!」
「好。葬禮的具體安排,我已經吩咐水原了。那傢伙雖然毛手毛腳,但人還誠實,吩咐什麼就幹什麼。禮節上我會處處叫他們留意的。」
「拜託了。」加奈子說,「我也該換上喪服了。」
「那我先回趟家,待一會兒還會來的。」
「醫生,您也歇一會兒吧。」加奈子說,「這裡沒問題。」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