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陽光下的陰影》 第 10 頁


「噢,原來如此。」加奈子來到起居室,從寫字檯的抽屜裡拿來一個小盒子。「你聽聽這個。」「這是什麼?有這麼小的收音機?」「是接收機。麥克風藏在書架上,戴上它可以聽到起居室裡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35)

「噢,原來如此。」加奈子來到起居室,從寫字檯的抽屜裡拿來一個小盒子。時尚書屋

「你聽聽這個。」
「這是什麼?有這麼小的收音機?」
「是接收機。麥克風藏在書架上,戴上它可以聽到起居室裡的談話。」
「竊聽器?」
「這是媽媽準備的,有了這個,在密室裡也能聽到別人敲門或電話鈴聲。拜託你了。電源是用電池,挺耐用的。」
上村接過竊聽器看了看,「有什麼目的?」
「當然,有重要的目的。」
「我可以問嗎?」
「詳細的說明,還得稍候。」
上村聳聳肩膀。「OK,我會照你的吩咐辦的。」
「那麼,我待會兒再來。」加奈子拿起盒子,轉身準備出去,「你的傷怎麼樣?」
「有點痛,不過沒什麼。」上村說。時尚書屋
「好象警察正在這一帶搜捕,但我這裡他們還沒有再來過。」
「謝謝。」
加奈子望着上村的笑容。時尚書屋
外面傳來敲門聲,加奈子急忙離開密室,關上書架,快步向門走去。時尚書屋
又是幾聲敲門聲,加奈子打開門。時尚書屋
「還是在這裡。」話音剛落,走進一位身材消瘦,顯得不太穩重的男子。時尚書屋
「圓谷先生。——有事嗎?」
他是正彥的父親,給人的感覺是,好象就比正彥少點稚氣。作為一個經理,確實有點不夠份量。時尚書屋
「正彥沒有來嗎?」
圓谷煞有介事地環視着起屏室。其實誰都看得出來,他明明知道不在這裡,問問不過是作個藉口而已。時尚書屋
「他沒來這裡。」加奈子說。時尚書屋
「是嗎……哎,加奈子君,我有話要和你說。」
「什麼事?」
「這個,你請坐。」
「我老坐著,還是站站好,你儘管說吧。」

「哦……是這麼回事。」圓谷拉過一張椅子坐下,「你母親的去世,真令人悲痛。這些年來,多蒙她關照。」
加奈子默默地靠在書架上。時尚書屋
「你的一切,我會照顧的。你什麼也不用擔心。」
讓你照顧,反而讓人擔心。加奈子想。「謝謝您的好意,我一個人不要緊的。而且,企業的事媽媽也沒有直接經管。」
「這個,雖然如此……不過,這裡的地產、房屋也夠嗆。特別是你還是學生,儘是些麻煩事呀。」
「這不是律師、稅務員、會計都在嗎?有事可以和他們商量,而且菊井醫生也會指點我的。」
「菊井——嗯,是那個醫生吧。是你母親的老朋友?」
「是這樣的。」
「得了,加奈子君。」圓谷壓低聲音,「不是我說某某人的壞話,象你這樣年輕的姑娘,獨自一人時,肯定會有許多人,藉口關心你,給你來這樣那樣的一大套忠告。這世上,嘴巧的人多得是。」
加奈子好容易才忍住笑,——這眼前就是一個活樣板——
「總之,對這些人,可要千萬小心。還是聽聽交往多年,可以完全信賴的人的意見。」
「可是。菊井醫生他——」
「當然,我不是說他,不過是一般地說說而已。」
「一般地說說?」加奈子說,「我該回靈堂去了。」
「請等一下。」圓谷慌忙攔住加奈子,「請坐下,——好嗎,加奈子君,你還年輕。雖然你很穩重、堅定,但總還是個大學生呀。」
「您要說什麼?」
「是這麼回事……就是,你儘快地和正彥結婚怎麼樣?我想,這也一定是你母親所希望的。」
「媽媽希望的是,我自己決定自己的生活方式。」加奈子說,「況且,人還在守靈,就大談婚事,是不是有些不合適……」
「那,那當然是。不過,我是為你着想。如果你和正彥結婚,照樣可以上大學,一切依舊,而且亂七八糟的麻煩事你都不必操心了。」
「僅僅為這些便急着結婚,實在是毫無必要。等大學畢業後再考慮還不晚。」
「那,那就……我只想,反正早晚要結婚……」
「圓谷先生,」加奈子打斷圓谷的話,「請原諒,我對正彥並沒有明確說過結婚之類的話。」
圓谷剎那間語塞了。加奈子接著說,「就是婚約,也不是正式的。僅僅是口頭約定罷了。而且還有條件,雙方互不約束,媽媽問起時,我也是這樣回答的。時尚書屋
如果把這作為正式婚約,那我就很為難了。」
「加奈子君,這——」
加奈子斜眼看到圓谷還要囉嗦,連忙打開起居室的門,拔腳就走。時尚書屋
「今後,不知道還會出現什麼事情,請您轉告正彥,他可以自由地找另外的女人。」說完,用力關上門出去了。時尚書屋
圓谷滿臉通紅,雙眼直盯着緊閉的房門。不一會兒就象一隻泄了氣的皮球,癱倒在沙發裡。時尚書屋
「屁!這小娘兒們。」雖然象是在罵人,可聽起來更象只在抱怨似的。時尚書屋
門開了,正彥伸進一個腦袋。時尚書屋
「爸爸,您在這幹什麼?」
「是正彥?哎,進來。」
「什麼事?」
「關門!」
「哪來的那麼大的火?」正彥笑着說,「是因為酒精中毒?」
「混蛋!你小子,到底幹什麼吃的?」
「什麼!」
「那小娘兒們,加奈子。」
「怎麼了,您說她?」
「你們來往幾年了……」
「三年吧。」正彥從桌子上裝香煙的盒子裡取出一根菸點上,順手又拿了幾根放進口袋裏。時尚書屋
「還沒有弄到手?」
「可是,爸爸幹嗎對她這樣關心起來——」
「那女人,有另外的男人了。」
「怎麼會呢?」正彥臉色頓時變了,「是她親口說的?」
「她居然說出不記得和你有過婚約,還說,暫時不考慮結婚,你可以自由地選擇其它女人。」
「混蛋。」
「就這麼回事,有法子嗎?」
圓谷沉着臉,抱著雙臂,「真沒出息,來往兩、三年了,反而讓女人弄得團團轉。」
「您別這樣說,她精得很。和普通的女人可不一樣。」
「你給我好好幹,你懂不懂,我衝著什麼花錢讓你去上私立大學的?」
「好象上私立大學就是為了學習勾引女人。」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