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夜的聲 第 5 頁


門外傳來了女人的聲音。朝子出門一看,原來是附近食品店的售貨員。「您家的電話,是一位叫浜崎的先生打來的。」「噢,謝謝您。」朝子說著回頭看了看他們。「浜崎這小子,就愛打電話
作者:松本清張 / 頁數:(5 / 16)

門外傳來了女人的聲音。朝子出門一看,原來是附近食品店的售貨員。時尚書屋

「您家的電話,是一位叫浜崎的先生打來的。」
「噢,謝謝您。」朝子說著回頭看了看他們。時尚書屋
「浜崎這小子,就愛打電話。有什麼事兒呀!」川井一邊抓着牌一邊嘟噥着。時尚書屋
茂雄衝著朝子厲聲命令道[
「現在我們脫不開身,你去接一下。」
朝子跑出門,來到了食品店。電話在食品店的裏屋,店主人現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時尚書屋
朝子道謝後,拿起放在一邊兒的話筒。時尚書屋
「喂、喂。」朝子同以前一樣,用習慣的口吻問道。時尚書屋
「啊!是茂雄夫人啊,我是浜崎呀!」
「啊?……」
突然,朝子拿着話筒的手變得僵硬起來。時尚書屋
「請您跟川井說一聲,今天我有事兒,脫不開身,不能去了。喂,喂……。」
「……哎!」
「您聽清楚了嗎?」
「啊……。好……好,我告訴他。」
朝子好象在夢中,六神無主地放下了話筒。她不知什麼時候走出了店門。時尚書屋
剛纔浜崎的這個聲音,正是三年前聽到的那個聲音!正是那天深夜偶然從殺人現場的電話中聽到的那個聲音!這沙啞的聲音一直記憶在腦海的深處,永久難以忘卻!

朝子心不在焉地把浜崎電話的口信捎給川井之後,慌忙跑進了裏屋。時尚書屋
此時,她的心緊張得蹦蹦直跳。那個聲音還是緊緊地繞在耳邊,象幻覺似地久久不散。朝子相信自己,更相信自己的耳朵,相信這兩隻被人譽為聽覺最靈敏、具有着電話員所特有的發達的耳朵。只要是從話筒裡聽到的聲音,不管有多少種類,它——這兩隻耳朵,都可以立即抓住它們的個性。時尚書屋

沒錯,就是那個聲音。朝子心裡有底了。可是……,浜崎的聲音以前不知聽過多少次了,他每次來打麻將都聽到過,那個時候為什麼沒感覺出來呢?為什麼讓那個聲音象風一樣溜過自己的耳邊呢?難道是因為他的聲音沒有經過話筒,而使你沒有聽出來嗎?時尚書屋
是的,當耳朵聽到別人直接發出的聲音和電話裡傳出來的聲音時,感覺大有不同。如果對這個人非常熟悉,那麼,經不經過電話,聽起來聲音都一樣;但如果是第1次就不一樣,甚至聽起來連兩個聲音的音質都截然不同。朝子之所以沒有發覺自己在他們打麻將時聽到的浜崎的聲音就是那天深音,正是由於沒有經過電話。現在,接到這次電話之後,才知道就是那個聲音。時尚書屋
三個人收起麻將牌不打了。時尚書屋
「真沒勁兒,三個人打麻將,真是興趣減了一大半。」川井說著點燃一隻香煙,立起身來。時尚書屋
「浜崎這傢伙,拿他真沒辦法。」村崗一面將牌往箱子裡收拾,一面順着舌頭說。時尚書屋
茂雄一見朝子不在屋裡,就大聲叫道:
「朝子,朝子。」
川井突然有些奇怪地問道[
「你夫人的名字是叫朝子啊?」
茂雄被問得有些不好意思,臉一下子紅了。時尚書屋
「是哪個字?」
「噢,是朝夕的朝。」
川井的眼睛頓時失去了光彩,他剛想再問點兒什麼,看到朝子走過來,就立即收住了口。時尚書屋
「哎呀!現在就走嗎?」
川井佯裝無事地用細細的眼睛斜看了朝子一眼,這一眼也許看出了朝子的臉比以前任何時候都顯得發白。時尚書屋
「缺一個人,打着不來勁兒。謝謝您,我們回去了。」
川井到底象個年長的人,說話總是很客氣。朝子同往常一樣,站在狹窄的門口目送着他們,可是今天她卻表情僵硬,川井和村崗並不回頭,徑直地朝前走去。時尚書屋
「你怎麼啦?」茂雄盯着朝子的臉問道。時尚書屋
「沒怎麼呀!」
朝子轉過頭來。她想,這件事情決不能對丈夫講。做為妻子的朝子預感到丈夫茂雄身上有一種什麼無形的東西,使她不敢對他說實話。也就是說,丈夫是站在那三個人的立場上的。時尚書屋
對他如果說實話,自己所擔心的事情就會全部被他泄漏出去。浜崎那張象喝過酒而漲紅似的紅臉總浮現在她的眼前。時尚書屋
奇怪的是,從那天開始,川井他們再也不來家打麻將了。時尚書屋
「他們怎麼啦?」一天,朝子問茂雄。時尚書屋
「是不是你流露出什麼不高興的樣子啦?」茂雄氣呼呼地反問道。時尚書屋
「什麼?我……?」朝子不由得嚇了一跳。時尚書屋
「川井說咱們總在你家玩不好,往後到外邊去玩吧。」
「不過,我也沒流露出什麼不高興的表情啊。」
「你最近老是討厭在家裡打麻將,肯定是什麼時候不知不覺地流露出來,川井才不高興的。」
茂雄怒氣沖沖地背起麻將用具走了。時尚書屋
還是有原因,不然為什麼突然不來了呢?朝子暗想:突然,她一下子好象想起了什麼,不禁覺得大事不妙。他們可能已經覺察到我知道那個秘密。他們——浜崎、川井、村崗都是一夥呀!可是,他們怎麼會知道呢?是自己太多心了吧?恐怕他們確實想換一個地方去玩吧!
然而,這種自我安慰,卻被第2天茂雄無意中露出來的話給打得粉碎了。時尚書屋
「川井對你這個朝子的名字很感興趣。他問你以前是××報社的吧?我說是。結果他更感興趣了。他激動地說:『還記得報紙上登過的那個深夜聽到殺人犯聲音的消息,沒想到,那位電話員就是你夫人啊!』他連登在報紙上的你的名字都記着呢!」
聽了這話,朝子的臉色唰地一下變白了。時尚書屋

自打出了那件事以後,四、五天過去了。時尚書屋
這四、五天使朝子瘦了許多。她感到疑惑,感到害怕,但又不能對丈夫講,即使到了這種地步。丈夫好象是一個令人難以捕捉的陰影,阻礙着她揭露自己所知道的秘密。他為這個不能對任何人泄露、只有自己一人知道的秘密而苦惱,這苦惱在深深地折磨着自己。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