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瑪格麗特 第 10 頁


彩笑嘻嘻地刻意將紙鈔一張一張地點算一遍。「練習還有錢拿,真是再划算不過。」 「你這是提醒我要向你收取『租金』嗎?」 「老闆你不是當真的吧。」郎彩趕緊將薪水塞進衣服口袋裏,速度快得讓人忍俊不住。「你忘了我有兩個
作者:(衛小游) / 頁數:(10 / 0)

平常郎彩會照自己的喜好多彈一、兩首酬賓曲,但是今天她似乎特別大方,一連多彈了好幾首,讓客人遲遲捨不得離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咕嚕咕嚕一口氣喝完柳橙汁後,郎彩將空杯還給阿美,抱歉地笑笑。「對不起啦,今天不曉得怎麼搞的,有些忘我了。」

「你每一次都這樣,我們已經見怪不怪啦。」

小許和幾個服務生已經將桌子和廚房收拾乾淨,就等郎彩表演結束後,讓客人離開,就可以打烊了。
「抱歉抱歉。」
她拱拱手。「下次我會注意時間的。」

大夥兒一點兒也不信。
送走最後一位客人,陳老闆走了過來。「阿彩是把這裡當成琴房來練琴了。」
將她今晚打工的薪資算給她。
郎彩笑嘻嘻地刻意將紙鈔一張一張地點算一遍。「練習還有錢拿,真是再划算不過。」

「你這是提醒我要向你收取『租金』嗎?」
「老闆你不是當真的吧。」
郎彩趕緊將薪水塞進衣服口袋裏,速度快得讓人忍俊不住。「你忘了我有兩個八十歲的老母親要養嗎?」
嘖!「是啊,你忘了提你那臥病在床的老公和三個嗷嗷待哺的小孩。」
陳老闆笑道:「若非如此,大概不用付你薪水,你也願意過來彈鋼琴吧。」

郎彩微微笑,算是預設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美向老闆使使眼色道:「說到鋼琴,彩啊,老闆不是願意把餐廳鑰匙打一份給你,讓你有空時自己過來練琴嗎?」
陳老闆說:「是啊,禮拜一餐廳整天空著,你可以過來彈呀,這樣你就不用到處找練習的地方了。」
知道郎彩沒有自己的鋼琴時,他實在有一點訝異。如果沒有鋼琴,那她平時都怎麼練琴?如果沒有經常練習,那她的琴藝又是怎麼磨練出來的?
郎彩真是個謎。不過也正因為她沒有自己的琴,所以兩年前當「藍屋」原先聘請的那位鋼琴師離開,臨時找不到人遞補時,他們才會與這個女孩結下一段緣。
而這個謎搖搖頭說:「不用不用,我喜歡在各種不同的地方彈鋼琴。而且我現在也有一個固定練習的地方喔,所以不用給我餐廳的鑰匙啦。」

「哦?」小許好奇地問:「那你都在什麼地方練琴?」
只見郎彩閉起一隻眼睛,揚起唇道:「秘密。」

阿美笑著兩條手臂環在郎彩脖子上。「阿彩呀,是個有秘密的女人呢。」

郎彩圓圓雙眼彎彎的笑。「是滴,有秘密的女人最美麗。」

大夥兒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郎彩大概永遠也與「美麗」這兩個字沾不上邊吧。充其量,她只能算是可愛……喔,不,她是真的非常可愛,就像一隻剛出生沒多久的小狗……不過,話說回來,如果把她彈鋼琴時的神情也納入考量的話,那麼也許郎彩還是有美麗的時候。
彈著鋼琴的她,總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美感。
非常迷人。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真迷人。」
李慕恩看著畫布上的側影,似乎有點意外地說。
比起風景和靜物寫生,他一向都喜歡畫人像。因此從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畫的機會,只要有人當模特兒,他就會手癢的非畫上個幾張不可。
他的房間裡放滿了劉宗奇、孔令維和江雲冰的速寫。几乎什麼角度都有。當他們來他這裡打發時間時,他總在一旁悄俏地將他們入畫。
在他筆下的劉宗奇有著一張很陽光的臉龐。
孔令維則總帶了點書卷氣,臉上也經常掛著微笑。
而江雲冰……則有一張驕傲的臉龐。他的五官非常精緻,很可以用「漂亮」兩個字來形容了,然而他眉頭卻經常蹙結,眼底藏著某種旁人無法理解的憂鬱。他的個性比較冷,臉上的表情也下常變化。但奇異的,這三個人當中,他最喜歡畫他。時尚書屋
不是因為他生的最好看,事實上,他這三個朋友裡頭,五官比例最完美要屬劉宗奇,而孔令維稍微秀氣一點,算是個偏中性的美男子吧。而江雲冰……則最難形容,也最難定位。說他俊,他的確是俊,但要捕捉他臉上的笑卻非常困難。他不是不會笑,事實上,他在這裡時他是不怎麼吝惜展現笑容的。時尚書屋
但不知怎的,他的畫筆一直無法捕捉到他的笑容,似乎他的笑只是表面的,很難深入地畫下來。
他最常畫江雲冰,是因為他總覺得他沒有一次能把他畫得好……他不知道該如何才能適當的詮釋他。
最近他開始轉移了目標,畫起那名几乎算是空降到他們四人世界裡的小東西。
當他試著在畫布上勾勒她的輪廓時,他曾以為他可能會畫出一隻小狗。
因為郎彩的嘴巴總是動個不停,她一直在講話,一會兒跟劉宗奇閒扯,一會兒又跟孔令維問東問西的,好像永遠不打算停止似的,教人歎為觀止。
然而當他在畫布上揣摩著她的輪廓和臉上的表情、線條時,在無數的線條底下,他沒有料到他會畫出這麼一張生動的臉。
他畫過無數張的人像,最鍾愛現在手邊剛剛完成的這張——
畫布上是一個用眼睛在笑的女孩。她有一頭蓬鬆的頭髮,亂糟糟地披在腦後,一張手掌大小的臉光用手肘撐著下巴,就已經遮掉了大半。然而露出來的那半張臉卻恍如真人走進畫裡一樣,眼裡閃爍著奇異的光芒,似乎正打著什麼鬼主意。
實在是很迷人。郎彩那張小小的臉,五官鮮明,表情更是靈動。
雖然不是一張美女的臉,卻會教人看了著迷。而且看一眼就難忘。
「什麼東西很迷人?」聽到李慕恩的喟嘆,三個正在打牌的男生紛紛抬起頭來。
郎彩自那天匆匆離開後,還沒有回來找他們聊天過。李慕恩租的這層樓又變成他們四個人的天地。
但李慕恩知道,除了江雲冰以外,劉宗奇和孔令維以及他,都在期待那位寵物小姐再度蒞臨。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