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瑪格麗特 第 13 頁


只能目瞪口獃地搖著頭道:「對不起,媽媽……」 那時他便知道,他必須在朋友與鋼琴之間做選擇。 他選擇了鋼琴。 隔天他們倉卒地搬離了這個才剛遷住不久的新居。江薔霓放棄了短期客座,江雲冰也放棄了他唯一一次曾經獲得
作者:(衛小游) / 頁數:(13 / 0)

江薔霓瞪著那只關節腫起的指頭的樣子,彷彿在瞪著一枚隨時會爆炸的地雷。「怎麼弄的?你是怎麼弄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我不小心……」

「媽媽不是告訴過你,絶對不可以讓手受傷的嗎?」她几乎有點歇斯底里了。
「媽媽,我——」
江薔霓突然放開他的手,雙手在琴鍵上飛快地彈奏起平均律。然而在右手彈到高音區的時候,總會漏掉一、兩個音。
每漏一個音,江雲冰的心裡就不自覺地畏縮一下。
她十指極之用力地敲打琴鍵。直到一整段平均律彈完。
江雲冰看見他的母親頰上佈滿淚水地看著他說:「你要像媽媽一樣嗎?你要像媽媽一樣嗎?」
車禍受傷以後,她再也無法彈出完美的樂曲。
淚水進射淌下。「你要像媽媽一樣嗎?」
九歲的他,只能目瞪口獃地搖著頭道:「對不起,媽媽……」

那時他便知道,他必須在朋友與鋼琴之間做選擇。
他選擇了鋼琴。
隔天他們倉卒地搬離了這個才剛遷住不久的新居。江薔霓放棄了短期客座,江雲冰也放棄了他唯一一次曾經獲得友誼的小學同學。
他們回到原來的地方。
他繼續念音樂班,他的同學每個人都對在大太陽底下活動沒興趣。每個人都粉粧玉琢地像個洋娃娃。
他的左手在整整兩個月後才痊癒。
當他再度能夠自由地彎曲手指時,江薔霓摟著他,差點又哭了。
他再也不會懷疑他的手有多麼地重要。
因為如果他的手受傷了,媽媽會比他更傷心難過一百倍。
為了不讓手受傷,他再也不碰任何會傷害到手的球類運動。
然而,偶爾,當他經過學校操場,看見那些跌倒又爬起來、受了傷還笑得出來、不顧一切就是要在太陽底下揮汗的同齡孩子們時,他的心頭總有份抹不去的蒼白。
他想要那種可以玩在一起的朋友,但他無法擁有。
而音樂班裡的同學,不是跟他一樣蒼白,就是忙著排擠他。
他常常聽到同學們在他背後私語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看,就是他……」
他們說:「他媽媽是那個隱退的鋼琴家,聽說他爸爸在他媽媽受傷後就離開他們家了……老師每次都對他特別好,真是不公平……你說、你說他真的有那麼厲害嗎?」
他想搗起耳朵。覺得這一切實在很討厭。他媽媽是誰,關他們什麼事?他爸爸怎麼了,又關他們什麼事?如果老師真有對他特別好,那是老師的問題,不是他的問題。他並沒有巴著老師的褲腿和裙襬不放。時尚書屋
他才不要跟這種同學交朋友。
他不要這種朋友。
他唯一所有,只是他的鋼琴……爸爸留下來的鋼琴……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在想什麼?」一隻手臂勾著他的脖子,恍如小三那年,放學後的籃球比賽後,被一隻黑黝黝的手臂勾住脖子的感覺。
時間與空間的界線一瞬間有些模糊起來。
江雲冰眨眨眼,看著劉宗奇湊近過來的臉。他蹙著眉推開他那張笑臉。卻又被另一隻手搭住肩膀往後勾。
「這傢伙似乎心事重重呢。」
孔令維仔細端詳一番後說。「叫了好幾次都沒反應,腦袋裏不知道在想什麼?」
江雲冰撇著嘴扯掉他的手臂。
但立刻又有一張關切的臉湊了過來。「這表情不錯,你挺住,別笑、別皺眉,嘴唇不要抖,我要立刻畫一張速寫——」話未說完,李慕恩已被他一腳踢到天涯海角去。
江雲冰拍拍褲管上的灰塵站了起來。居高臨下地看著這三個寶氣的過去式室友。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平白無故,與他們成群結黨?
孔令維揚了揚唇。「雖說,關切是問,而有時,關切是不問——但我們當人家朋友的人,如果在朋友有心事時都不加以關切一下的話,那這個朋友也當的太失職了……」

劉宗奇虎視眈眈,一副準備嚴刑拷問的樣子。「快招吧,朋友。」
免得受皮肉之痛。
「別打壞他那張臉,朋友。」
先前被踢到天涯海角的李慕恩千里傳音回來。「這位朋友只有那張臉值錢,千萬別壞了他的行情!」在他還沒畫出「真正的」江雲冰之前,他是拼了老命,也不准任何人染指他那張臉的。
「省省吧。」
江雲冰看著這群狐群狗黨,冷冷笑道:「休想從我口中套出什麼秘密來——朋友。」

「太過份了,朋友。」
劉宗奇抗議道。
「真是不像話呀,朋友。」
孔令維也頗為不滿。「我們不是向來都對彼此『坦裎相見』的嗎?朋友。」
呃,更正,是坦「誠」相見啦。時尚書屋
朋友相交,以誠為貴,不是?
「呃,這個朋友想說句公道話。」
李慕恩已經神行千里從海角天涯趕了回來。表情猙獰。「你最好老實招來,不然有你好受的,朋友——」
冷冰冰的面孔在一瞬間,冰牆瓦解。取而代之的是一朵神秘的笑。
許多人都想知道:他既然可以到國外知名音樂學院進修,為何要留在國內?
這些人也都好奇:家裡有鋼琴可以練習,為何不住在家裡,要住宿舍?雖說只住了短短一年。結果證明他們四個人都不適合過團體生活。
媽媽,如果你問,他可以回答了。

是因為……朋友……

他只是想再給自己一個機會,試試看能不能交到可以信任的朋友。
鋼琴是他的生命。
但他也渴望友情……渴望真正的朋友。
他笑看著眼前三人。

朋友啊……

「叩叩。」

李慕恩住處的那扇敞開的房門突然被敲響。
郎彩探頭進來。「對不起,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屋裡的氣氛感覺滿詭異的。在開圓桌會議嗎?
江雲冰的笑容瞬間斂起,冰做的眸子瞪著郎彩那張小狗般生動的臉。
「不會不會。」
其他三個人異口同聲地說。
那就好。郎彩大大方方地走進來。笑嘻嘻地看著四個男生。
「聽說,在場有人想追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