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瑪格麗特 第 17 頁


繼續剛剛沒喘完的份。呼,天氣好熱呢,她還一路跑過來,纍纍累…… 怎麼不回答?她不是最愛講話的嗎?「到底怎樣?」為什麼他等了半天,等到的是她而不是李慕恩? 口好渴……「我要喝兩杯大杯可樂。」 完全無法溝通。翻
作者:(衛小游) / 頁數:(17 / 0)

「安東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呼,好喘好喘啊。
絶對是幻聽。該死,不等了。江雲冰垂下手臂,扭頭往右側的走廊走去。
片刻後,又轉往左側走。
郎彩從右側追趕上來。「安東尼!」喊了一聲後,又繼續喘氣。嗚……他都不理人家。
是幻聽。他瞪著郎彩,心裡倔強地想道,硬生生視而不見地偏過頭去。
郎彩委屈地在他面前繞來轉來,企圖以全方位角度吸引他的注意力。
「安東尼安東尼安東尼安東尼安東尼安東尼安東尼安東尼——」直到他終於在她不屈不撓的堅定意志下,投降地轉過來瞪著她,郎彩才微笑地咧開嘴。「安東尼,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才不要。「我在等人。」

「你是指慕恩兄嗎?」
眼裡閃過一陣錯愕。「怎樣?」
郎彩深深吸了一口氣,繼續剛剛沒喘完的份。呼,天氣好熱呢,她還一路跑過來,纍纍累……
怎麼不回答?她不是最愛講話的嗎?「到底怎樣?」為什麼他等了半天,等到的是她而不是李慕恩?
口好渴……「我要喝兩杯大杯可樂。」

完全無法溝通。翻了翻白眼。「郎彩!」
肚子好餓好餓……「我要兩個燒肉堡和兩杯豆腐芭芭露。」
想到食物,口水都快滴下來了。只是燒肉堡真的好小喔,嗯,再多點一份好了……
真是個酒囊飯袋!「你——」
一把抱住他的手。「衝啊,目的地——摩斯漢堡——前進!」郎彩高舉右手揮舞著。「我——們,是正義的一方,要——和,惡勢力來對抗,木蘭飛彈,發射!」
她荒腔走板的歌聲立刻引來往來學生的嗤笑。
江雲冰用空著的一手掩著臉。生平第1回,覺得好丟臉。
郎彩她、她就不能正常一點,非得老是這麼不按牌理出牌嗎?
她知不知道,就算是遊戲,起碼也還有個最基本的遊戲規則啊。
然而她,從頭到腳都脫了序。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李慕恩才推開簡餐店的門。
劉宗奇和孔令維便看見了他。「慕恩,這邊。」

李慕恩笑著朝他們走去。
小桌只有四張椅子,劉宗奇從其它只坐了三人的桌子拉了一張椅過來。
李慕恩坐了下來,看見秦寶蓁時,笑著打招呼道:「學姐好。」

立刻招來孔令維白眼。
轉頭看見龔千雅,李慕恩又道:「哈囉,正版的瑪格麗特。」

孔令維問:「雲冰呢?你們今天中午不是有約?」
「是啊,要去聽什麼口琴的表演不是?」劉宗奇隱隱約約有點印象。之前他們有提過一、兩句。
李慕恩翻著菜單,點了一份簡餐後才道:「是口琴社的公演。」
口琴社社長是他國中同學,前陣子在學校裡遇到他時,交代他一定要拉朋友去湊個人場。礙於人情,他只好答應了,但是……他笑了笑。「我突然想到一個比我更適合的人選。」

小餐桌上頓時陷入一陣寂靜。

郎彩……

劉宗奇第1個大喊出來。「你放她去找雲冰?」這不等於是「放狗咬人」嗎?
孔令維搖搖頭。「江會恨死你。」

喝了一口冰水,他哈哈笑。「但是會很有趣啊。」
他也可以不用去聽自己不怎麼感興趣的口琴表演,豈不一舉兩得?朝另外兩位尚未發表意見的女士們眨眨眼。「你們認為呢?」
龔千雅捉起背包站起來。快一點鐘了,她在活動中心還有個會要開。「有什麼後續發展,別忘了讓我知道。」

劉宗奇拉住她。「你要走了?還沒一點鐘啊。再坐一會兒吧。」

……好吧,再兩分鐘。她重新坐下來。
秦寶蓁慢條斯理地啜著飯後咖啡。「站在旁觀者的立場,我贊同你的觀點。」

「我就知道學姐最明理。」
李慕恩諂媚地笑笑。郎彩都表明了只對「鋼琴」有興趣,他這個出師未捷身先死的追求者,在淚滿襟之餘,也只好大方地祝福她了。
「喂——」孔令維真想扁人了。
大家都覺得有點好笑。其實,他可以不必這麼介意的。只不過才差一年而已,不是嗎?
話題又回到郎彩身上來。
似乎這是個最安全,也永遠談不膩的嗑牙好題材。
只不知,那位安東尼王子現在感覺如何?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感覺很糟。
江雲冰看著郎彩的方式活像是在看一個入侵地球的外星人。
真沒看過這麼會吃的女生。
不過或許也不該感到訝異,畢竟任何事情,只要與郎彩沾上邊的,就沒點正常可言了。
他看著她橫掃掉一整桌的食物——包括三份燒肉堡和好幾杯的甜點飲料。
而現在,她正在啜著最後一杯可樂。
等他回去,他要殺了李慕恩那傢伙。
「哈……」
拍拍填得飽飽的肚皮,一邊蹺著腿喝冰涼的飲料,真乃夏天一大樂事也。尤其眼前還有一位俊男相伴,更是令人樂不思蜀啊。
如果他能對她笑笑,不要鐵青著一張臉的話,就更好了。

為什麼他會這麼不高興呢?

郎彩納悶地想。「你沒吃飽嗎?」吃不飽的人,臉色當然不好看。
哼!「你沒看見我還在吃嗎?」像她那種蝗蟲般的吃法,胃不搞壞才怪。
「要不然是……不好吃嗎?」看著他手上那才吃了一半的海鮮堡。
唔,不會啊,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可惜她會過敏,不能吃海鮮,不然也要點一個來試試。
「關你什麼事?」瞧她一臉饞相,就算真的不好吃,他也不會分給她吃。
郎彩突然語氣冰冷地丟出一句。「別幼稚了,你國小生嗎?」
江雲冰差點被食物梗住。「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