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瑪格麗特 第 19 頁


王潤芳說:「總之,你如果需要搭檔,就來找我吧。」臨走前,看了郎彩一眼,手指指向江雲冰道:「這個人,我認識他快十年了,從來就摸不清楚他心裡在想什麼。」 郎彩微笑地道:「別抱怨啦,如果你認識他那麼久了,就該知道這個人
作者:(衛小游) / 頁數:(19 / 0)

好像真的生氣了。郎彩總算肯閉嘴。眼角悄悄偷覷一眼。哇,真的生氣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只不過,是針對她,還是針對別人呢?或者,是針對他自己?
王潤芳頗感受傷地看著他。「為什麼你總是要拒絶我的好意?我只不過是想幫你。」

「唉,他不是在拒絶你的好意……」
郎彩低聲地說。「他只是……」
習慣性地拒絶所有人的好意……不具針對性的……同時也拒絶他自己。
「郎彩,你是不是我的朋友?」他低頭睨她。是朋友的就別再當他的傳聲筒。
「是!」她先是大喊一聲,但隨即又攤攤手,小聲地道:「不是。剛剛你一直強調不是的說。」

藉機勒索。絶對是藉機勒索。算她狠。「你勒索我。」

看不懂他們在做什麼,搖搖頭,王潤芳說:「總之,你如果需要搭檔,就來找我吧。」
臨走前,看了郎彩一眼,手指指向江雲冰道:「這個人,我認識他快十年了,從來就摸不清楚他心裡在想什麼。」

郎彩微笑地道:「別抱怨啦,如果你認識他那麼久了,就該知道這個人天生就是這副德性。欠扁欠扁欠扁,不管欠扁N次方,終歸一句,也就只是欠扁兩字而已嘛。」

江雲冰認真考慮起掐死郎彩的可行性。
王潤芳轉愁為笑。「是了,你說的對極了。」
不再憂愁。她離開了。時尚書屋
等王潤芳一走,他便立刻反駁:「我才不欠扁。」

「當然當然,此一時,彼一時,你現在不欠扁了。」
剛剛倒真的是有一點欠人家扁。「不過你人緣好像很不好,怎麼搞的?」長得人模人樣的,照理說應該不會惹人嫌啊。「為什麼你的同學不願意跟你做雙鋼琴的搭檔?」
他不說話。
而她從剛剛那個女孩的話裡也猜著了幾分。她碰了碰他的手臂。「喂,如果我說,你同學只是嫉妒你,你心裡會不會好過一點?」
「不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也好,其實我也不想那麼說。」
她無所謂的聳聳肩。「反正我也沒聽過你的鋼琴,根本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好到值得嫉護?」
「聽起來,你好像不打算安慰我,你不是我的『朋友』嗎?」
「唷,這會兒是誰在勒索誰了?」他真的在向她勒索友情嗎?
江雲冰霎時噤聲不語。
占了便宜,不再賣乖。她說:「不然我們找台鋼琴,你彈首曲子給我聽聽,讓我評鑒評鑒一下。」

哼。「不要。」
朋友不是該無條件信任的嗎?她的條件這麼多,怎麼能算是朋友?還差得遠呢。
「既然如此,」她頓了頓。「那一定是你人緣不好。事出必有因,如果你能撤下你那張不苟言笑的臉,說話再有禮貌一些、客氣一點,那麼你的人緣指數一定會直線上升。」

「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實在惹人生氣。
「嗯,對啦,我什麼都不知道。」
委屈的。「沒辦法呀,因為你什麼都不說嘛。」

江雲冰瞠目瞪著她,真是令人為之氣結。然而、然而曾經有人像她這樣明明不懂,卻還是把每一句話都說進了他心坎裡嗎?
有記憶以來,郎彩在他心中所投下的震撼,遠遠超過這許多年來,他所經歷過的一切。
而她,也是第1個從未聽過他的鋼琴,就聲稱喜歡他的異性。
這種感覺實在是很難形容。

她究竟是喜歡他什麼地方?

就只單單因為她覺得他感覺起來像一台黑色的平台鋼琴?這是什麼詭異的理由?
還有,郎彩為什麼那麼喜歡鋼琴!
成千上百個疑問,令他看著她時,老覺得頭暈目眩不已。
她不是個謎。
而是一團謎雲。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結果,在口琴社的表演會場,郎彩很不給面子地睡著了。
坐在小型演藝廳最後一排的椅子上。
郎彩偏頭靠著他的肩膀呼呼大睡,只差沒把口水滴到他身上。
吃的飽飽,睡的好好。疑似得了懶豬病。
正想嘲弄她,想搖醒她時,卻突然發現在昏黃燈光的渲染下,她的眼窩下方有著一圈淡淡的黑影。

是說話說得太累了嗎?

不,看起來是熬過夜的後遺症。只是平時她說話哇啦哇啦的,很容易讓人分心;臉又小,不容易注意到她的倦態。不過,熬夜……她看起來不像是那種用功的學生。她是嗎?
小小的演藝廳裡只坐了半滿的聽眾。
中午剛吃飽飯,的確是令人滿想打瞌睡的。
他強打起精神聆聽,只為了將心比心,不希望當別人在聽他的鋼琴時,也不小心睡著了。
任何事情都有妥協的餘地,唯有鋼琴,他還是很難放棄那一點點小小的虛榮心。
將近兩個小時的演出後,最後一首表演曲目結束後——
「啪啪啪啪!」原本還靠在他肩膀上打瞌睡的郎彩突然醒過來,精神奕奕地鼓著掌。嚇了他一大跳。
「贊贊贊。」
她不怕人笑地跟著坐在前面幾排的聽眾一起叫嚷著。
真是……到底有沒有羞恥心啊?
她明明睡了滿滿兩個小時耶。

第6章

龔千雅從打工的證券交易所回到學舍時,已經快凌晨一點了。
一如往常,沒有先回自己房間,她走到二一三的房門前找郎彩。
敲了敲門,沒有回應。門鎖著。房裡沒人。
想必又跑去練琴了。
有時候她真不明白,既然這麼喜歡鋼琴,怎麼不乾脆讀音樂系呢。
她問過她,而她當時只是笑笑地道:「哎喲,音樂系很難考耶,我哪裡考得上啊。」
意思是外文系很好考就是了。真搞不懂她。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晚上十點過後,琴房上了鎖,江雲冰坐在音樂大樓外的廊階上,就著明亮的月光看著自己的雙手。
自從國小三年級那年,左手的指關節因為受了傷而兩個月沒有彈鋼琴,痊癒後,左手的狀況一直沒再出過差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