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瑪格麗特 第 21 頁


?」 跟江雲冰當了那麼久同學,雖然不是很熟,不過……這還是他頭一次看見他笑耶。他今天心情特別好嗎? 清了清喉嚨,他問:「呃,那個,不知道你找到人跟你搭檔了沒有?雙鋼琴的部份……」 江雲冰直視著他。「還沒……
作者:(衛小游) / 頁數:(21 / 0)

天窗有點高。她得一腳先站在窗檯上,一腳用力勾住窗框,才爬得上去。爬上去之後,又得小心翼翼地滑下來,才不會一頭摔到地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安全著陸。
又是個很棒的晚上。
謝謝嘍,二○六A的鋼琴。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次日,上完必修的團體指導課後,圍聚在授琴室走廊上的幾名學生臉色凝重地談論著。
「聽說,又出現了……」
語氣神秘兮兮。
江雲冰走過他們身邊,忍不住揚起一抹令人匪夷所思的笑。
看見江雲冰,周博文停止渲染「午夜鋼琴聲」的鬼故事,從後頭追上他。「江……呃,江雲冰——」
江雲冰回過頭來。臉上還帶著那份笑意。「什麼事?」
跟江雲冰當了那麼久同學,雖然不是很熟,不過……這還是他頭一次看見他笑耶。他今天心情特別好嗎?
清了清喉嚨,他問:「呃,那個,不知道你找到人跟你搭檔了沒有?雙鋼琴的部份……」

江雲冰直視著他。「還沒……」

「喔,那、那……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我跟蔣可家搭完以後,可以再跟你搭一次。」
在他炯炯目光的逼視下,他緊張得直冒汗。「那個……我們想選彈浪漫派作曲家拉赫曼尼諾夫的『俄羅斯狂想曲』,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跟我們一起練習。」
都是蔣可家啦,說什麼江雲冰沒搭檔很可憐,他才會有一點良心不安。時尚書屋
江雲冰聳了聳眉。卻一語不發。
拜託,好不好,他也說句話呀。這種沉默會給人造成壓力耶!
不知道為什麼,江雲冰突然想起郎彩之前跟他說過的話。
她叫他對人要客氣一點。
看著周博文冒汗的額頭,他突然覺得心頭似乎好過一點了,才道:「謝謝你的好意,不過不用了,一個人彈兩次太辛苦了,你跟蔣可家搭檔就好,我的部份,我自己會想辦法。」

該說的話一說完,不等周博文再客套幾句,他掉頭便離開了。
耳邊彷彿還聽得到身後那愈說愈離譜的午夜鋼琴故事,令他的笑意又更加深了些。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似乎愈接近學期末,學生們也就跟著越加忙碌起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避難所樓主李慕恩忙著幫繫上學長姐籌辦畢業美展,不在家,鑰匙放在門框上。
劉宗奇伸手到門框上摸下鑰匙,打開了房門。
耶,沒人在。他聳聳肩走進來,坐到電腦桌前,打開電腦螢幕。
沒過多久,門把被轉動了,孔令維抱著一堆書走進來,跟劉宗奇打了聲招呼後便窩在自己老位置上背起法條和判例來。
正將視窗切進聊天室尋找他那位神秘網友的劉宗奇回過頭來。「你怎麼沒去圖書館和小寶一起唸書?」
孔令維從《民法》裡抬起頭。「她不讓我跟她一起,嫌我會吵到她。」

「喔。」
瞭解。「請繼續,我不吵你。」
回頭在聊天室裡搜尋著訪客名單,沒找到他認識了快一年的那位網友。時尚書屋
百般無聊,只好下線,翻起隨身帶來的《微積分》認真一下。
不知過了多久,屋主回來了。一進門就嚷:「呴,累死了。」
直接走進浴室裡。
最後,當江雲冰帶了一盒披薩走進來時——
「食物!」三個人立刻朝他飛撲過來,六隻手兇猛地朝兩大盒披薩進攻。
在場四人,有兩個人需要準備期末考,另外兩個人則忙著準備期末的成果展示。是個忙碌的時節。
慌亂中只搶到一片披薩,江雲冰四處張望著。許久,才問:「郎彩沒來?」
沒人回應他。其他三人還忙著吃東西。
江雲冰用自己的眼睛找到了答案。
她沒來。今天沒有來。昨天、前天、大前天也沒來。她已經有整整一個禮拜沒過來了。時尚書屋
終於在搶食間找到空檔說話,劉宗奇說:「在準備期末考吧,聽說外文系滿嚴格的。」

是嗎?江雲冰滿懷疑的。因為她沒出現的這幾夜,除了禮拜四晚上以外,「午夜的鋼琴聲」仍然經常在午夜過後迴蕩在二○六A琴房。
「不過我昨天有在路上看到她喔。」
孔令維說:「跟一個男生走在一起。」

「一定是同學。」
劉宗奇進一步說。
江雲冰好笑地看了他們一眼。「這是在做什麼?」為什麼要替郎彩解釋?
「怕你誤會嘛。」
李慕恩拿了一張紙巾擦著油膩膩的手。「郎彩不像那種見異思遷的女孩。」

「是嗎?」孔令維倒不像李慕恩那麼肯定。「我倒認為她有點難以捉摸的。」

「會嗎?」劉宗奇有不同的看法。「我還以為她是一根腸子通到底呢。」

「她的確是。」
孔令維回頭說:「不過她同時也是難以捉摸的。」

江雲冰當然很清楚他們為什麼會這麼認為。不過他比他們知道的更多一些。她的琴音很是剔透,個性太複雜的人是彈不出那種琴聲的。但她的確也不容易懂。時尚書屋
「這是沒辦法的事。」
他說:「外星人跟地球人之間的溝通障礙——」
「好個有創意的比喻。我想我應該是地球人吧。」
郎彩的聲音突然從門口傳來。四個大男人紛紛停下動作抬起頭。時尚書屋
郎彩是直接從學校過來的。聞到披薩的味道,她像小狗般皺了皺鼻子,丟開背包加入搶食的行列。「餓死了、餓死了。」
她邊吃邊含糊地道。時尚書屋
四個大男生看她那樣餓,都不好再與她搶剩下來的食物,乾脆放手讓她吃個飽。
等掃光紙盒裡的披薩,喝掉最後半瓶可樂後,她拍拍肚皮,滿足地低喊一聲,找了個位置讀起書來。
「郎彩,你要唸書怎麼不回學舍?」
她搖搖頭。「不行啦。我現在一看到床就會睡著了,圖書館又人滿為患,沒地方去了啦。」
糟,荒廢課業太久,現在臨時抱佛腳不知來不來得及?
劉宗奇和孔令維立刻和她結盟起來。「嗯,那我們一起加油吧。」
也回頭去各自念各自的書。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