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瑪格麗特 第 23 頁


雙鋼琴的演奏者。 他焦急地頻頻看向身穿正式音樂會服裝的江雲冰,只見他聳聳肩,選了右手邊的鋼琴坐下。 「呃,這首奏鳴曲的演奏者是江雲冰以及……」麥克風突然被人搶走—— 「我啦。」呼!總算趕上了。 啊,終
作者:(衛小游) / 頁數:(23 / 0)

終於,那溫吞的王持人出來了。「在場的各位聽眾,接下來將為您演奏的曲目是莫札特編號K四四八的『D大調奏鳴曲』。這是莫札特這位音樂神童所創作的眾多才華洋溢的作品中唯一一首完整的雙鋼琴作品。演奏者是本系學生江雲冰以及——呃,以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奇怪,節目單上怎麼只有一個名字?江雲冰要和誰彈這首曲子?
江雲冰從後台走了出來。聚光燈立刻打在他身上。
他眯著眼睛看著坐在台下第1排貴賓席的江薔霓,視線一轉,又看到坐在中排位置,正對著他揮手,試圖吸引他注意力的幾個好朋友。劉宗奇、李慕恩、孔令維和他的女朋友秦寶蓁,以及龔千雅都來了。
然而看來看去,卻始終沒看見郎彩的身影。
舞台中央放置著兩台鋼琴。
只有一個人的話,能彈雙鋼琴的作品嗎?
主持人還在硬ㄍㄧㄥ,不知道該怎麼對台下的聽眾介紹這組雙鋼琴的演奏者。
他焦急地頻頻看向身穿正式音樂會服裝的江雲冰,只見他聳聳肩,選了右手邊的鋼琴坐下。
「呃,這首奏鳴曲的演奏者是江雲冰以及……」
麥克風突然被人搶走——
「我啦。」
呼!總算趕上了。
啊,終於來了。江雲冰低頭看著鋼琴黑白相間的琴鍵,手指輕柔地撫過。
郎彩氣喘吁吁地從後台鑽出來時,順道借走了主持人的麥克風。
聚光燈立即多了一束打在她身上,在她四周圍畫出一個圈圈。
麥克風被塞回錯愕中的主持人手上,儘管他還是沒能介紹出江雲冰的琴伴,但他還是很識相地悄悄退下了。
在燈光打暗以前,她眯著眼很無奈地看了江雲冰一眼。沒料想到他居然回給她一個微笑。
突然間,她有種不太愉快的感覺。像是……被設計了。
搖搖頭,甩開那種被設計的奇怪感覺,她提著裙襬走向另一台鋼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身上穿的,自然是從「藍屋」借出來的那件她經常穿的黑色長禮服。
本來她還以為學生辦的分組音樂會不會太正式,因此穿了簡單的外出服裝便出來了。誰知道一到現場,看見每個人都穿的好正式,又是燕尾服,又是禮服的,看得令人好害怕。
原本她已經提前到了,就為了這件禮服,才匆匆跑到「藍屋」後,又匆匆地趕回來。
還好最後還是趕上了。
但她一條命也快趕去了大半。
真是的,為了朋友把命拋,也不知道值不值得?
她邊嘀咕邊拉拉裙襬,耙耙因奔跑而凌亂的發,在琴凳上坐了下來。
習慣性的,她雙手合十,閉上眼睛。
幾個樂迷認出那位突然從後台鑽出來,自稱是「我」的人,似乎是「藍屋」的「彩」時,不禁倒抽了口氣。
江雲冰和彩的雙鋼琴?!今晚一定是個幸運夜。要有下次,大概得等一百年吧。
台下的觀眾被台上的發展給迷住了。現場鴉雀無聲。
江雲冰等著她做完她的半分鐘禱告。在二○六A琴房外聽她琴聲的那幾夜,他已經很清楚她這彈琴前的習慣動作。
三十秒,不多不少。
他知道她準備好了。
她抬起頭來,仰起頸子。
他將手放在琴盤上。
四手同時按下琴鍵,營造交響詩般的強烈氣勢。
莫札特的D大調奏鳴曲。
兩個人的彈奏技巧几乎不分上下,不管是在音質、音色、力道,或是這首曲子的詮釋方式都足以與對方匹敵。兩雙手天衣無縫的默契几乎要使人以為台上在演奏的不是兩台鋼琴,而是一台鋼琴。
奏鳴曲共有三段樂章。第1段樂章是朝氣蓬勃的快板,兩個人的十指像是長在同一個人身上,在急速的指法變換下,仍能達到那樣令人驚嘆的精準與默契。
演奏者捨棄了多數雙鋼琴組合浪漫深情的迷思,直接以曲子的音樂結構、指法、織度等音樂本質直搗現場聆聽者的腦門,讓人在還來不及感動的當下,靈魂就已經先被征服。
進行到第2樂章時,換上了行板,和緩的節奏稍稍舒緩了前一樂章所帶來的震撼。
到了第3樂章又變成中快板,觸鍵輕盈,曲風輕快明亮,讓聆聽者也感染到那份輕快,而忍不住為之一笑。
鋼琴宛如自有生命的相互應和,以及演奏者投入時的神情、激動時的昂揚、停頓時的屏氣,使得彼此的琴聲恍似兩團此起彼落的火焰在舞台上方炸開,空氣中的熱流進射而出,偌大的舞台上充斥著力與美、優雅與震懾。
當將近二十四分半鐘的演奏收攝於最後一個弦音時。
現場所有的人都傻了眼,彷彿一時間還無法從剛剛流過腦門的琴音裡回過神。
如同在場所有人,江薔霓震驚地看著她兒子的琴伴,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剛剛,她几乎以為她看見了、看見了……
坐在鋼琴前的兩個演奏者也都為了剛剛的彈奏震驚不已。
這真的是他們倆第1次以雙鋼琴的方式彈奏嗎?怎麼感覺、感覺好像……實在難以形容。
像在做愛!粗魯的說,就是這樣。連靈魂都不再只屬於自己。
文雅一點的話……騎協力車,勉強可以形容出那種感覺的千分之一吧。

他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她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絶對不敢再嘗試另外一次了。這種感覺好得太令人害怕。
江雲冰深吸了一口氣,率先站了起來,走向郎彩。
郎彩這才緩緩地離開椅子,有些腿軟地走向舞台中央,準備和她的琴伴一起向聽眾行禮後離開舞台。
然而她的裙襬太長。她早就知道遲早有一天她會被這件該死的裙子絆倒——卻沒想到會是發生在現在——此時此刻!
她踩到裙襬,在她的琴伴能捉住她以前,「咚!」地一聲,發出好大的撞擊聲響,跌倒在地板上,將所有傻了眼的聽眾心神都給召了回來,瞠目咋舌的看著她難堪的落地姿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