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瑪格麗特 第 24 頁


途中,他笑她:「你沒穿鞋。」 郎彩臉頰窘得鼓了起來。「還不都是你害的,我來不及找可以搭衣服的鞋穿。」原以為裙子夠長,可以遮住光腳的說,結果還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他只是笑。「謝謝你趕來當我的搭檔。」
作者:(衛小游) / 頁數:(24 / 0)

舞台下傳出如雷般的爆笑聲。不過不是為了她的跌倒,而是為了她跌倒後,翻飛起來的裙襬下,那雙沒穿鞋襪的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郎彩紅著臉掙扎地站了起來,傻傻地向台下的聽眾露出一個可愛的微笑。
江雲冰來到她身邊,輓住她的手。
兩個人一起向聽眾行禮致謝。
台下傳來如雷的掌聲——但笑聲依然不絶。
「太棒了!」中排位置的一群年輕的男女學生在掌聲中朝他們大喊。
江雲冰和郎彩相視一笑,輓著彼此的手,再次對台下一鞠躬。不過這不是給聽眾掌聲的回禮。而是給他們朋友的回禮。
兩個人在停不下來的掌聲中往幕後退去。
途中,他笑她:「你沒穿鞋。」

郎彩臉頰窘得鼓了起來。「還不都是你害的,我來不及找可以搭衣服的鞋穿。」
原以為裙子夠長,可以遮住光腳的說,結果還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他只是笑。「謝謝你趕來當我的搭檔。」

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禮貌啦。還會道謝喔!「沒辦法,誰叫我是你的朋友咩,當人家朋友的人就應該要有隨時為朋友——」
「赴湯蹈火、兩肋插刀的覺悟。」
他挑起眉說。
「沒錯,說得好。」
頓了頓,很疑惑的。「不過,你怎麼那麼肯定我會這麼鷄婆呢?」
「因為……你是我的朋友啊,當人家朋友的人……」

「要隨時有赴湯蹈火、兩肋插刀的覺悟。」
這答覆還算滿意。不過,愈想愈困惑。「你……可是你……你怎麼知道我會彈鋼琴?」啊,就是這一點不對勁。時尚書屋
「你怎麼會知道?」錯愕地瞪著他。
他看著她懊惱的臉,微笑地輕吐一句:「秘密。」

先前那種被設計的感覺又出來了。她困惑地瞅了他好幾眼。圓圓的眼珠子轉了又轉。
他等著她領悟出一些什麼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然而她只是仰著臉,傻登登地看著他好半晌後,才道:「你長得實在是很好看。」
伸手偷偷吃了他好幾把豆腐,才心滿意足地收回手。「穿這身合身的燕尾服,更是令人心痛的帥!可惜、可惜……」

「可惜什麼?」
「可惜……」

她可惜了半天,還是沒說出重點。
前台傳來了最後一組演奏者的琴聲。兩個人不約而同地閉上嘴,凝神傾聽那獨屬於今晚的琴聲。
不知過了多久,郎彩突然被人拉了一下。她轉過頭看著他,發現他已經將系在領子下、用紅色絲帶系成的蝴蝶結拆下來,轉而系在她光裸的頸子上。
「耶……?」
他握緊她的手。「謝謝你。」

霎時間,郎彩驚訝得差點連話都不知道怎麼說了。唉,真是可惜……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唉,實在是太可惜了。」

學期未了。
考完試,辦完展覽,該忙的都暫告一個段落。四個大男生和三個小女生決定好好犒賞自己一下。
起初,事情是這個樣子的……
劉宗奇跟其他三個男生在商量:「放暑假前,趁大家還沒各分東西,辦個聚會吧。」

「好啊好啊好啊。」
郎彩第1個舉手贊成。
「我沒意見。」
江雲冰一貫地如是說。
接下來,孔令維自然得攜伴參加。而郎彩一回到學舍,便問剛打工回來的龔千雅:「要不要一起來?」
於是在告別大二夏天的這個夜裡,他們買了火鍋料和各式食物,在李慕恩租的那層樓,瞞著房東搭起伙來。
當四個大男生發現他們必須服侍三個女孩子,看她們茶來伸手、飯來張口時,心裡不禁暗暗抱怨:到底是誰出了這個鬼主意的?
由於當初的發起者已經被宮雪花上身,罹患暫時性失憶。因此這一夜的起因到了許多年後依然妾身下明,成為名偵探柯南待解的謎團之一。
正當大夥兒酒足飯飽之際,某人看著這興樂時刻,突然若有所感地嘆息一聲。「唉!」接著道:「實在是太可惜了。」
這某人……不用點明,想必也知道是誰。
已經被奴役去洗了鍋子,收拾好殘局的男生們困惑地抬過頭。
兩個女生則好奇地看著郎彩。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她如此嘆息?
郎彩撐著肘,有氣沒力地道:「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後,我做了一個令人肝腸寸斷的決定……」

孔令維第1個笑。「不知道這句話的可信度得打幾折才算數?」郎彩一向喜歡使用誇大的比喻。
秦寶蓁立即捏了他一下,孔令維連忙噤聲。
典型的妻管嚴,令另外三個男生不禁瑟縮了下。
不過郎彩沒受到半點打擊,依然興緻十分高昂地說:「是真的,我真的想了很久才做下這個決定的,雖然這可能會讓我黯然神傷好久好久……」

「總不會是決定要變成氣質公主。」
劉宗奇低聲跟李慕恩咬耳朵。那就真會令人肝腸寸斷了,因為那根本是她一輩子也做不到的宏大目標啊。
李慕恩頗有同感地點點頭。
龔千雅十分瞭解郎彩的個性,她知道她的確是做了一個對她來說非常重大的決定。「快說吧,你決定了什麼?」
郎彩看向劉宗奇旁邊的李慕恩旁邊的江雲冰,重重地又嘆了一聲道:
「我決定要放棄了。」

放棄耍白爛?那倒是個好消息。大夥兒心裡頭頗有靈犀地竄過一個想法,而後又羞愧地為自己竟然如此猜疑朋友而感到歉疚。
不過郎彩心思單純,沒想到那麼複雜的地步。
她頗有感悟地說:「我決定要放棄了,是因為我終於體認到……愛情這種事情,還是要兩情相願才好,談一個人的戀愛實在是太辛苦了,也太一廂情願了。單戀一個人雖然很美,可也滿不切實際的。」

所有人都震驚地看著她,不敢相信郎彩會說出這種……有學問的話。這真不像她。所以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