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瑪格麗特 第 27 頁


睛。小寶從來就不像是那種會看卡通的人。 「我很怕狗……」龔千雅說。她鮮少顯露自己脆弱的一面。在人前,她一向都是堅強的。 劉宗奇立即道:「有我,別怕。」龔千雅隨即瞪他一眼。 「我罵哭過一位我的國小女同學,其
作者:(衛小游) / 頁數:(27 / 0)

不僅是郎彩被嚇到了。就連江雲冰自己也有點錯愕。他沒想到自己會這麼赤裸裸地剖析自己……還是在她面前,在眾人面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其實,郎彩原也沒打算吐露自己的過往,實是因為情勢所逼……然而在聽了他剛剛說的話後,她真的有些被嚇到了。
甚至其他人也聽得目瞪口獃。怎麼,今晚是自揭瘡疤的日子嗎?
「呃……」
劉宗奇搔搔頭道:「其實我一直到國小四年級都還會尿床……」

「據我家人說,我以前喜歡把綠豆塞進鼻孔裡,差點窒息而死……」
孔令維說。
「真的,你怎麼沒提過?」秦寶蓁很是訝異。「其實我也曾經幻想自己是住在孤兒院裡的小甜甜……」

「這你也沒提過啊。」
孔令維睜大眼睛。小寶從來就不像是那種會看卡通的人。
「我很怕狗……」
龔千雅說。她鮮少顯露自己脆弱的一面。在人前,她一向都是堅強的。
劉宗奇立即道:「有我,別怕。」
龔千雅隨即瞪他一眼。
「我罵哭過一位我的國小女同學,其實我一直很後悔,但還沒來得及道歉,她就轉學了。許多年後,我有時候還是會夢見她。」
李慕恩也供出自己一段不為人知的秘辛。
霎時間,所有人又再度噤聲不語。但沒有人抱怨氣氛的詭異與不尋常的寂靜。
因為他們都需要一點時間來好好想想自己過去、而如今仍耿耿於懷的一些事。
仔細想想,這世上似乎沒有什麼不能撫平的傷痕。如果有,也只是因為沒有好好地去檢視受傷的地方,才會不知道原來舊傷早已痊癒,真正尚未痊癒的,其實是沒有勇氣去揭開瘡疤的那顆自以為敏感脆弱的心。
而那份勇氣,其實正存在於每個人的內心。
何必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郎彩首先有點不好意思地笑笑。她摸摸臉頰,輕聲卻清楚地道:「我明白了。」

所有人都從自己的思緒裡回過神來,看著臉上又恢復笑容的郎彩,十分佩服她自我痊癒的速度。她是那種跌倒了不僅很快便能爬起來,而且還能夠對著膝蓋上磨傷的傷口哈哈一笑的人。
說真的,他們都很羡慕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但郎彩也有自己難以克服的弱點。
「你準備拿我怎麼辦?」江雲冰很不喜歡扮演這種小媳婦似的角色。但他必須確定郎彩的心意。因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便已經任由她玩笑般的佔據了他心中特別的一個角落。月累日積,逐日深切的,她在他心上挖了一個大洞,讓他一旦失去她,心就無法完整。時尚書屋
他無法再忍受她玩笑地看待這個顯而易見的事實。
郎彩緩緩抬起頭看向他,微微一笑。「對不起……」

江雲冰霎時臉上血色褪盡。
「我實在不該那麼不認真。」
她搖搖頭,下定決心似的說:「可是我真的不確定我能不能做到符合你期待的樣子,因為我就是這副德性啦。」
無奈地攤了攤手。「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可能還是會經常忍不住對你開一些五四三的玩笑……」

看著郎彩窘促不安的樣子,血色又漸漸回到江雲冰臉上。「別再說了……」

郎彩聽若未聞地絞著手指頭。「叫我永遠不說話,我一定會死掉……」

「又沒人叫你永遠不說話。」
唉……
前所未有地焦慮起來。「啊,要我老老實實、正正經經的過日子,我肯定會瘋掉的——」
「彩、彩、彩!」他才覺得他快瘋掉了。大手密密實實地搗上她那張彷彿永遠停不下來的嘴。江雲冰嘆了口氣道:「可以聽我說一句不需要翻譯的話嗎?」
嘴被搗著,她只能瞪大雙眼,點了點頭。
「我只不過是希望你能認真地看待我們之間交往的事。」
頓了頓。「這要求會很過份嗎?」
她搖了搖頭。其他人也同意這並不過份。
滿意的,他又問:「那麼你願意嗎?認真的想一想再回答我,你願意跟我一起試試看嗎?我是指,認真的交往?你願意嗎?」
郎彩抬起手指了指他搗住她的大手。表示她要講話。
他鬆開手。
大大地吸了口氣,她抱住他,大聲地道:「我願意。」

江雲冰才要露出微笑,又聽見郎彩加了一句——
「讓我們以結婚為前提來交往吧。」

龔千雅低聲向大夥兒解釋道:「她最近重看了日劇『相親結婚』,有點中毒了。」

其他人諒解地點點頭,只有江雲冰笑。「好吧,就讓我們以結婚為前提來交往吧。」

所有人一致認為他們瘋了。即使是秦寶蓁和孔令維這一對情侶,在這麼年輕的雙十年代,也還沒想過現在的交往一定會以婚姻作結。更何況……這應該是他們倆各自的初戀吧。
根據統計,初戀情侶結婚的比例似乎不太高喔?這麼早就要永遠綁在一起,不覺得太莽撞了嗎?
然而,他們都白擔心了。
只見郎彩笑嘻嘻沒正經地說:「怎麼樣?我剛剛的表情像不像『相親結婚』裡面的松隆子?」
江雲冰眉結跳動。「有時我真想掐死你。」

以情殺案做為今晚的最高潮?眨了眨眼。「真是令人難忘啊。」
她微微笑,嘆了一口氣,突然感性地對眾人道:「不管過了多少年,我想我都會記得,曾經,我們有過一個如此如此值得記憶的晚上。」

郎彩總是如此難以捉摸,沒人料得到她何時會開玩笑,何時又會正經地說出一些感性的話。
她拉著江雲冰一起朝大家伸出手。「朋友?」
其他人笑了一笑後也伸出手來。「嗯,朋友。」

七雙手交握成一個向心的圓。相聚一刻,友誼歷久更彌新。

第8章

「雲冰,你在嗎?」江薔霓走進寂靜冷清的琴房裡,沒看見回家過暑假的兒子,只見到那台被冷落已久的鋼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