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瑪格麗特 第 3 頁


火通明,原本這時候該上床睡美容覺的幾名樓友,竟然都還清醒著。龔千雅有些訝異。 發生了什麼事呀? 沒有回到自己的寢室,她敲了敲隔壁二一三室的門。 正在與湖濱詩人約會的郎綵頭也不抬地喊道:「再等一會兒,現在沒空!
作者:(衛小游) / 頁數:(3 / 0)

這情形雖然有點奇怪,不過……好浪漫哦。郎彩趴在窗口,笑嘻嘻地看著那不相識的男生。月光灑在他仰起的臉龐上,距離一層樓高,使得她那號稱二點零的視力可以很清楚地看見他有一張很俊的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情緒有點亢奮的,她將手放在嘴上,送了給甜蜜的飛吻給他。
「晚安,下個禮拜我有空,我們一起去看電影吧。」
今晚就很抱歉了,要私奔,下回請早。今晚她已經和維多利亞女王有約了。唉……實在是沒有寫報告的天份啊……
江雲冰頭皮頓時發麻起來。愈想愈不對勁。但探出窗口的人頭是愈來愈多了。只得拋給上方那位茱麗葉最後一眼——奇怪的一眼,他快步離開小巷。時尚書屋
一定是有什麼地方弄錯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龔千雅在半小時後才回到學舍。但女子學舍裡燈火通明,原本這時候該上床睡美容覺的幾名樓友,竟然都還清醒著。龔千雅有些訝異。

發生了什麼事呀?

沒有回到自己的寢室,她敲了敲隔壁二一三室的門。
正在與湖濱詩人約會的郎綵頭也不抬地喊道:「再等一會兒,現在沒空!」
龔千雅只好停止敲門,逕自打開沒有鎖上的門,往小房間裡梭巡一圈後,在床鋪上坐下來。
五分鐘過去了。
十分鐘過去了。
到了第10五分鐘時,龔千雅忍不住了。她攤在床上。「彩,我想睡了,消夜如果冷掉,你就將就著吃吧。」

聽到「消夜」兩宇,正在前線奮戰的郎彩立刻丟開柯立芝老兄,投奔向食物的懷抱。
龔千雅哈哈一笑。將裝有滷味的塑膠袋遞給她。
郎彩跳上床,餓死鬼般的扳開免洗筷,向滷味進攻的同時不忘飲水思源,讚美一下——「千雅,你真是一位好媽媽。」

龔千雅瞥了她一眼。「媽媽?」
率先吃掉一大塊百頁豆腐。「衣食父母啊!給衣服穿的是爸爸,給東西吃的是媽媽。你好心照顧我的胃,當然就是一位好媽媽嘍——來,吃一片香菇。」

「算你會掰。」
龔千雅張嘴吃下香菇,瞪她一眼。「還是不吃香菇啊?」
「就叫你不要破費咩,香菇貴得要死又不好吃。」
說著,再夾起半朵送進她嘴邊。「張開嘴,啊。各人造業各人擔。」

吞下香菇後,龔千雅道:「總有一天,我會叫你吃下一大堆香菇、青椒和紅蘿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沒見過這麼嘴饞,卻又這麼挑食的人。
嚥下一嘴粉絲後,打了個嗝。郎彩苦著臉道:「不要啦,香菇讓我想吐,青椒使我過敏,紅蘿蔔會讓我變成兔子眼睛,粉可憐的耶。」

龔千雅翻了翻白眼。「還有沒有什麼更具說服力的沒有?」偏食就偏食,還扯那麼一大堆。
藏在蓬鬆頭髮裡的圓圓小臉霎時放出萬丈光芒。「還有啊,千雅你是最最最善良的好人了,絶對不會逼良為娼的。」

「你在說什麼呀?」真會把她給氣死。
「啊,喔哦,說太快了,是把人給逼上樑山啦。」
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作勢打了郎彩一拳,龔千雅笑到肚痛,她側過身抱住肚子。
圓圓的小臉寵物般在她肩膀上蹭了蹭。「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諂媚大王。」
龔千雅嬌嗔道。回過頭來捏住郎彩圓圓的臉頰。
郎彩誇張地擠出一滴眼淚。「痛啊,別捏。」

「我根本沒出力。」
龔千雅早已識破她的伎倆。但還是鬆開了手。
揉了揉臉頰。郎彩笑嘻嘻地道:「碰不得,碰不得的,我這臉皮薄得跟餛飩皮一樣,你可別當成水餃皮揉來捏去。」

「是哦,你最嬌貴!」
「哈哈,正是溫室裡一朵鮮花。」

「不正經。」

「錯,是沒神經,哈哈哈。」

龔千雅再度笑出聲。「你今天晚上怎麼這麼亢奮啊?」趕報告趕到腦袋出問題了嗎?還是腎上腺素分泌失調?
談笑間,滷味已然灰飛湮滅。
「哈哈。」
郎彩將筷子毀屍滅跡,丟進垃圾桶後,興奮得眼睛都亮起來了。「我跟你說唷,今晚有人來跟我告白耶。」

「哦。」
龔千雅很感興趣地問:「是誰這麼有眼光?」
「有眼光呴。」
郎彩愉快地倣傚先前在窗底下喊話的那個男生。「瑪格麗特,我愛你!」再度眨了眨眼。「很有趣吧。」

「是很有趣。」
尤其是郎彩那張活靈活現的臉,更是有趣極了。
郎彩的頭髮有點自然卷,加上發量多,因此感覺起來份外蓬鬆。她的頭髮長度大約在肩綫左右,當她沒將頭髮束起來時,看起來會有些凌亂。再搭上她那張圓圓的小臉,感覺起來實在可愛極了。看起來就好像……她家養的小型犬——哈利喔。時尚書屋
郎彩有一張小狗般可愛的臉。個性俏皮得緊。龔千雅覺得跟她在一起,不管什麼時候,都好開心。能有這麼棒的一個朋友,她覺得很榮幸。時尚書屋
喜歡郎彩可以有一千個理由,至於第1千零一個理由則是——她們有著相同的英文名字。
她們是大一修同一門通識課時認識的。
那門課的教授喜歡點學生的英文名字。她還記得那門課上總共出現了三個喬伊斯,四個依莎貝,五個阿曼達。
因此會有兩個瑪格麗特似乎也不怎麼稀奇。
不過在那之前,她還以為只有喬治和瑪麗才是菜市場名哩。看來一點都不是那麼一回事。這年頭連菜市場名都文雅起來。
話匣子一開,郎彩便停不下來似的,嘰嘰咕咕地向龔千雅描述先前那窗下告白的浪漫情事,當然其中還加入了不少自己喜歡的調味料。
於焉,一盤熱熱閙閙、五味雜陳的菜便端上了龔千雅面前。她嘗了一口,笑著對郎彩說:「味精似乎放了太多。」

郎彩這才稍稍收斂,裝腔作勢地撩撩頭髮。「沒辦法,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有人向我這麼赤裸裸地告白——對我耶。」
眼神有點夢幻的。「哦,安東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