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瑪格麗特 第 31 頁


臟跳得好快—— 「喀喀!」兩聲。她的臉倏地彈開,伸手掩著嘴道:「嗚,好痛。」 江雲冰差點為之氣結。他比較痛好不好! 沒想到牙齒撞在一起會這麼痛。 失敗為成功之母,待齒間那陣麻麻的感覺過去以後,她立即又燃
作者:(衛小游) / 頁數:(31 / 0)

「……不知道別人在交往的時候,都是過了多久才開始接吻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別人的事,你煩惱什麼?」真是奇怪。
「是一個月呢?還是兩個月、三個月……究竟是多久啊?」
幹嘛這樣看著他呀?狐疑地——「郎彩——」
「安東尼,我們認識多久啦?」她突然問。
「差十六天滿五個月——幹嘛?」
「這麼久啦,那我讓你吻一下好不好?」圓圓大眼期待地看著他。
錯愕地楞住。「什——」
「要不然你讓我吻一下好不好?」不知何時,她已經離開了琴凳,來到他面前。兩隻手遲疑又遲疑地搭上他的肩。「你會不會接吻啊?我先承認,我不太會喔,不過我是吃過豬肉的,我想應該不會太難才是……」

他瞪大著眼睛,看著她的唇緩緩地逼近。「彩……」
比他第1次登台表演還緊張的,他的心臟跳得好快——
「喀喀!」兩聲。她的臉倏地彈開,伸手掩著嘴道:「嗚,好痛。」

江雲冰差點為之氣結。他比較痛好不好!
沒想到牙齒撞在一起會這麼痛。
失敗為成功之母,待齒間那陣麻麻的感覺過去以後,她立即又燃起鬥志。「再來一次吧,這次一定會成功的。」
說著,她又傾臉過去。
但一雙大手連忙捧住她的瞼,阻擋住她。
郎彩睜開眼睛,看著他近在咫尺的臉。「別怕呀,我又不會咬你。」
說著又要把臉蛋擠過去,但他的手絲毫不肯放鬆。
「不要這樣子。」
他推著她的臉,不讓她靠近他。
「讓我吻一下就好,讓我吻讓我吻——」她使勁地把臉往前擠。
「等一下,你這樣會撞到我的鼻子。」
擋不住她的攻勢,他連忙把她的頭整個壓進懷裡,牢牢抱著。
郎彩悶悶的聲音從他胸懷裡傳出來。「唔唔唔……」
話不成句。
「靜下來,靜下來。」
他不自覺地誘哄著:「這是我們的初吻對不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郎彩總算靜了下來。點點頭。
「那我們應該要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是不是?」他又問。
她再次點頭。
「一直撞到牙齒似乎有點蠢,要傳出去了,也不太好聽,對吧?」
「嗯。」
同意。
鬆了口氣,他抬起她的臉,捧在手心裡。「那你現在不要亂動,乖乖讓我吻,知道嗎?」
「知道。」
她看著他,眼裡充滿順服與崇拜。
其實他很有安親班老師的天份嘛。
「那……閉起你的眼睛。」
他的大手覆上她的眼,感覺她的睫毛眨動時搔癢著他的掌心。

他傾下頭……

「安——」
「噓……」
緩緩吻上她的唇角。
沒吻到嘛,她抗議地道:「安東——」
他的唇覆蓋至她的唇上。她驚喘一聲,忍不住睜開眼,看見他靠得好近的臉,發現他有一雙好長好長的睫毛。
真奇怪。一樣是初吻,為什麼他會吻的比她好呢?
還是這種事情,男人不用學也可以做得很好?
真是……奇怪呀。
不過感覺很棒哦。好像、好像在彈鋼琴一樣。他軟軟的吻,像是一個主題加上多重變奏的主旋律與和弦的共舞。
是的,他是「對」的那個人。
透過這個鋼琴曲似的吻,她終於能夠確定了。
江雲冰是她郎彩會喜歡的那個人。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江薔霓一早就起來了。她趕在兒子又要出門前攔住他。「雲冰,過來一下,跟媽聊聊好嗎?」
江雲冰才剛喝下管家婆婆準備的牛奶,走進起居室裡,看見穿著家居服的母親。這樣的親膩在他們母子間是不太尋常的。平常江薔霓身上總穿著正式的套裝或外出服,臉上化著明艷的粧,他已經很少看到母親流露出這麼居家的感覺。
他在她身邊坐下來。「什麼事,媽?」
「你又要去學校練琴嗎?」她問。
「嗯。」
他說。雖然是暑假期間,但音樂學院的琴房還是有為學生開放,提供需要練琴的學生使用。他住的離學校不遠,三十分鐘車程就能到,因此到學校練琴還滿方便的。時尚書屋
江薔霓看著兒子臉上疏遠有禮的表情,內心不覺一陣揪痛。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們母子間除了「鋼琴」以外,几乎不再有其它的話題可聊?
「媽?」
「喔,」她連忙回過神來,說:「你不要再到學校去了,今天史坦威公司會送一台新鋼琴過來,規格跟你常用的那台一樣,你以後就可以留在家裡練琴了。」

江雲冰猛然楞了一下。「新鋼琴?」
「嗯。」
江薔霓說:「學校的琴總是沒家裡的來得方便,所以我想——」
「媽媽。」
他打斷江薔霓的話。「請把鋼琴退回去,我不需要新的鋼琴。」

「但是——」
「家裡已經有一台鋼琴了,沒有必要再買一台新的。」

「但是——」你拒絶彈家裡原有的那台鋼琴啊。
不用人提醒,江雲冰也知道母親為什麼要買一台新鋼琴的理由。「不是鋼琴的問題,」他說:「是我的問題……」

老鋼琴的音色依然很美。只是當初那份單純為喜愛而彈奏的心情已然消逝無蹤。物是人非,江雲冰,變了。
江薔霓正想更進一步地挖掘出兒子的心事,然而看見他倔強的表情,她轉而說:「潤芳說你沒有報名參加TNPC國際鋼琴比賽。」
兩年來,他拒絶報名任何比賽,她不是沒有留意到他的異樣。然而他什麼也不肯說。江薔霓十分心痛自己被兒子拒於心房之外。時尚書屋
「……」
突兀地別開臉。
「雲冰。」
他還是不肯說嗎?
「媽媽,」他勉強地回過頭來,沉默了許久,終於在江薔霓心碎的眼神下退讓了一步。「如果我連爸爸的鋼琴都贏不了,那麼我就算參加再多的鋼琴比賽又有什麼用?」
「你爸爸的鋼琴?」江薔霓十分驚訝。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