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瑪格麗特 第 32 頁


,她才明白絶望的不是琴曲本身,而是彈琴的人透過指尖所傳達出來的意念。她從來沒有聽過這麼糟糕的鋼琴。 當然以技巧來論,她的安東尼絶對是無懈可擊的。然而真正好的鋼琴應該要能夠帶動聽者的情感。而一個人的情感不應只有悲傷或絶
作者:(衛小游) / 頁數:(32 / 0)

「是的,我聽過爸爸留下來的鋼琴錄音,也看了錄影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眼神哀傷地說:「雖然我恨他,但我仍然不得不承認,他的鋼琴是我所聽過的鋼琴之中最傑出的——我恨他。」
悄悄地,他站了起來。「我去練琴了。」

江薔霓有好半晌說不出話來。她曾經懷疑,她對那個人的恨意是否造成了她兒子對他父親的恨意。現在她不再懷疑了。她的兒子是恨他自己的父親。時尚書屋
而她從沒想到,恨一個人會帶來這麼強烈的毀滅感!天啊……她是不是無意中鑄成了什麼大錯?

第9章

午夜,他陪她練琴。
白天,則換她聽他的琴。
郎彩其實早就察覺到江雲冰琴聲裡的絶望,然而初初時,她錯以為那只是他所彈的曲子本身憂傷的曲風所致。
多聽了幾回以後,她才明白絶望的不是琴曲本身,而是彈琴的人透過指尖所傳達出來的意念。她從來沒有聽過這麼糟糕的鋼琴。
當然以技巧來論,她的安東尼絶對是無懈可擊的。然而真正好的鋼琴應該要能夠帶動聽者的情感。而一個人的情感不應只有悲傷或絶望之類的負面情緒,還應該有快樂和歡欣交揉其中。然而,她在他的鋼琴裡聽不到這些東西。時尚書屋
是的,他們合彈過一次。那次雙鋼琴的演出震撼了她的心。但那次的彈奏與現在的感覺是截然不同的。那一次,他的心裡並沒有這種陷入谷底的絶望感,她只感覺得到他熱切想與她共彈一曲的期盼。時尚書屋

他究竟在煩惱什麼呢?

努力地再聽了一個樂章,還是覺得很難過。
好的鋼琴應該要有將聽眾吸引進琴聲裡的親和力,而不是相反的將聽眾排拒在外,只專注於自己的內心世界裡。
好的鋼琴,即使是彈錯了音階、漏了拍,也仍會讓人精神一震,而不應只是在無懈可擊的華麗技巧上迷惑聽者的耳朵。
因為感官容易被技巧迷惑,但是真正感人的音樂,必須要先感動了自己與別人的心才算數。
一早下來,他已經彈過了好幾首練習曲。見他還要繼續彈下去,似乎打算把蕭邦的二十七首練習曲都彈完,郎彩有點忍耐不住了。
她走到他身邊,在他又要開始下一首練習曲時,雙手用力按在琴鍵上,使得鋼琴發出震耳欲聾的噪音。
練習的心情被打斷了,江雲冰驀地醒了過來,瞪著她道:「你做什麼?」
她拉著他的手,試圖將他拉離琴鍵。「走吧,我肚子好餓,今天就到這裡吧。」

她總是肚子餓。「我再彈一首就好。」

「不要彈了啦。」
繼續拉著他。
「郎彩!」
「走走走——」她邊拉他,邊替他蓋上琴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但他不理她,再度將琴蓋打開。他給自己排了進度,該練到什麼地方,就要練到什麼地方。
見他頑固地又放下琴蓋,她煩惱極了,決定使出死纏爛打神功最高招——她抱住他的手,在他耳邊大喊:「不要彈了!」
江雲冰著著實實給她嚇了一大跳。「做什麼啦?」
她拉下琴蓋,兩手牢牢地抱住他的腰。「我捨不得你彈鋼琴彈得這麼不開心。」
在她的認知裡,彈鋼琴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開心最快樂的事情才對,她不喜歡有人這麼不開心地彈鋼琴啦,尤其不喜歡這個人是他。「不開心就別彈了……」
免得別人也跟著不開心。時尚書屋
是罪過呀。
江雲冰錯愕得說不出話來,看著撲進他懷裡那顆黑髮蓬鬆的頭顱,他一時間,竟不知該推開她,還是將她抱得更緊一點?
「問問你自己,你喜歡你自己現在的鋼琴嗎?」
江雲冰心裡猛然一震。是啊,知鋼琴如她,怎麼可能聽不出來他那顆生了病的心。他喜歡自己的鋼琴嗎?他明白他的答案是「不」。多麼諷刺,居然連他自己都不喜歡自己所彈的鋼琴。時尚書屋
苦笑著。「好吧,今天不彈了。」
然而明天、後天、大後天,還有以後的每一天呢?他能永遠這麼下去嗎?
他絶望地看著自己的手,眼裡充滿了不確定。
郎彩握住他的手,手好暖,眼神也是。「我要吃大碗公的牛肉麵,還要切兩盤海帶、豆乾、和滷蛋——」
「最好我碗裡的牛肉還要全部撈給你。」
這個嗜吃主義者!
「哦,今天不用。」
她難得有良心的說:「你心情不好,要吃飽一點,心情才會愉快喔。」

「既然你也知道我心情不好。」
不啻是個報仇的好機會。「那麼你碗裡的牛肉要全部撈給我,海帶、豆乾、和滷蛋也全部都是我的。」

「啊……」
郎彩面失血色地道:「不要啦,大爺,我已經三天沒吃飯了,肚子好餓好餓喔,你可憐可憐我吧。」

「辦不到。」
他偷笑地耍酷。
「大爺,你做做好心,我家裡人還需要我供養,我得吃得飽飽的才有力氣養家活口啊……」
讓郎彩一路哀怨地跟他手牽著手到溫州街去吃牛肉麵。
「你家裡幾口人?」他高高地挑起眉。
「上有兩位八十歲老母,下有三張嗷嗷待哺的小口,再加上一個臥病在床的丈夫——」
「嘖!一個臥病在床的丈夫?」她把他置於何地?
「唉,他得了憂鬱症。」

「我看你來當我家的女傭吧,供吃供住,三餐還可以包飯回家。」

「真的嗎?」
「嗯……」

「大爺,你真是好心啊。」

「但是有個附加條件。我要你在我有需要的時候隨召隨到——」
「呃,大爺,你常作惡夢嗎?」
「怎麼說?」
「我那三個小蘿蔔頭在作惡夢時也老需要我隨召隨到。」

「扣一碗飯。」
哼!
「哇,我只是開玩笑的啦,大爺你不喜歡聽笑話嗎?」
「含沙射影的笑話不喜歡……」

「那我來說個白雪公主去瘦身中心的笑話好了,保證不會引起任何錯誤的聯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