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瑪格麗特 第 34 頁


最後,終於驚動了樂器行的老闆。他剛接獲密報,從外頭趕回來,錯愕地看著湧進他店裡的人群。 「我最喜歡最喜歡最喜歡最喜歡鋼琴了——」郎彩再度嘶聲大喊。 「我最喜歡鋼琴N次方。」 「我最喜歡鋼琴N次方的N次方。」
作者:(衛小游) / 頁數:(34 / 0)

再次輪到郎彩時,她已經陷入半瘋狂狀態了。她搗住耳朵,尖叫著大喊:「我、最最喜歡鋼琴了!」然後搶著彈了挪威作曲家葛利格詼諧逗趣的「小人國進行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江雲冰嘶喊的比她更大聲。「我最最最喜歡鋼琴——」接著彈了莫札特的「土耳其進行曲」。
忘我的兩人渾不知,不僅僅是在樓上等候學生的鋼琴老師好奇地下了樓來,就連行經樂器行的行人也忍不住停下腳步,站在門外觀看,但不一會兒又走進樂器行裡好聽個過癮。結果小小的室內聚集了愈來愈多的人,所有的目光都看著開放式櫥窗裡的鋼琴和彈鋼琴的人。
每個走進來的人都在聽見有趣活潑的琴聲時,或微笑,或會心一笑,或跟著哈哈大笑起來。最後,終於驚動了樂器行的老闆。他剛接獲密報,從外頭趕回來,錯愕地看著湧進他店裡的人群。
「我最喜歡最喜歡最喜歡最喜歡鋼琴了——」郎彩再度嘶聲大喊。
「我最喜歡鋼琴N次方。」

「我最喜歡鋼琴N次方的N次方。」

「我是N次方的N次方加一。」

兩個人互瞪著對方好半晌,極其突然地,兩人不約而同地搶著坐到琴凳上,雙手也擺上琴鍵卡位——結果,一人搶到了一半的鋼琴和一半的琴凳。
哈哈大笑後,兩人相視一笑。
「貝加摩組曲。」
他說。
「好。」

郎彩一點頭,兩人一人彈著和弦,一人負責主旋律。四手聯彈地彈了這組本來並非為了四手聯彈而寫的鋼琴曲。
當組曲的最後一首「巴斯比埃舞曲」在明快的尾音下結束時,他們緊緊地握著對方的手。
而現場爆出的熱烈掌聲則令兩人錯愕地回到現實世界來。
「糟了,玩得太過頭了。」
她無聲地用唇語道。
江雲冰也發現了。「如今只有一計。」

「嗯。」
鄭重地點點頭。
兩個人若無其事地站了起來,越過重重人群,鎮走地走向大門。

而後——跑啊!

走為上策。
兩個人一路跑一路笑。完全不知道被他們留在身後的人們後來又發生了什麼事。
後來,一個七歲愛哭閙的小男孩拉著他母親的手說:「鋼琴好好玩,我想要學鋼琴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的母親感動得差點噴出淚來。他的鋼琴老師也是感激不盡。
而樂器行老闆則困惑地和店員討論著,究竟是誰想出了這個點子,請人來櫥窗裡當活廣告的?
郎彩與江雲冰直直跑過了三條街才停下來,兩人邊喘邊笑,最後還笑到沒力的跌坐在人行道上,肩靠著肩。
久久,郎彩才回過氣來。「啊,我最喜歡鋼琴了。」

「我也是。」

「真的?」她從他背後爬到他面前來。「最喜歡?」
「最最喜歡。」
他嘴角還掛著先前的笑意。
「你開心嗎?」
「很開心。」

郎彩溫柔了眼神,摸著他的臉說:「那麼要永遠記住這種心情喔,永遠永遠不要忘了鋼琴是用來喜歡的,不是用來絶望的,要記住這種喜歡的心情喔。」

江雲冰怔楞住,錯愕地看著郎彩的臉,心裡聽進了她的話。

鋼琴是用來喜歡的!

曾幾何時,他竟忘了這麼重要的事情呢?
突如其來的,他的眼眶控制不住地溢出淚來。
郎彩被他嚇到了。「別這麼感動啊,安東尼。」

他怔怔地摸了一掌心的濕意,微笑道:「你知道嗎?你的鋼琴和我爸爸的鋼琴有點像,每次一聽到你的鋼琴,我就會忍不住想起我很小的時候,他彈給我聽的那些曲子,每一首聽起來都好快樂,好令人開心,我爸……他也經常提醒我:真正好的鋼琴應該會帶給人幸福,而不是帶給人悲傷,即使是悲傷的曲子令人聽了落淚,也是滿足的淚……可是我都忘記了,直到剛剛纔又想起來。我一直想要彈得比他好,但是我反而連自己的鋼琴都彈不好了……彩,你早知道的,是吧。」

郎彩只是微笑地道:「我只知道,剛剛,你彈得比誰都好。」

他不由得大笑出聲。「典型的護短。」

「沒錯。」
郎彩笑道:「我就是喜歡護短。所以愛上我的人都會很幸福喔。」

他雖然沒有回答,以助長她的氣焰。然而他明白她說的確是事實。
愛她的人,會很幸福。
因為她總是全心全意地來回報那份愛。如同他所感受到那樣。
「不許喜歡上別人。」
他,我性本酷地丟下一句。
「知道知道。」
她巴上他的背。「只喜歡你可以吧。」

「本來就該要這樣。」

「是喔是喔……」
哈哈!
別看他們嘻嘻哈哈,他們,可是很認真的呢。
無比無比的認真唷。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然後,開學了!

終於……

郎彩歡天喜地的一一擁抱過兩個多月沒見的各路朋友,惹得她的安東尼在心裡大吃飛醋又不敢說出口。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禮拜四「藍屋」的鋼琴之夜,老闆特地提醒郎彩「今晚」千萬不可「過度陶醉」,請儘早放大家回去休息。郎彩答應了,果然在十一點鐘準時結束了今晚的演奏。
卻沒料到,她才蓋上琴蓋,餐廳的電燈突然啪地一聲暗了下來,接著耳邊就傳來一陣好大聲的響炮聲。
再一眨眼光影,一條條的綵帶便已經黏在了她的頭髮上。
「Happy Birthday!」一個點著蠟燭的蛋糕,從門口那邊飄了進來。
「有人生日啊……」
郎彩重新打開琴蓋,雙手一彈,卻是一首結婚進行曲,嘴邊掛著搞笑的上揚弧度,卻沒想到那蛋糕最後的降落地點竟是——

她自己的面前!

電燈又被打開了。
她看見了好幾張熟到不能再熟的臉孔。她的大學好友,以及藍屋的老闆和員工。
「是我生日?!」是今天嗎?今天是幾號啊?
「不然還會是誰。」
嘖!就知道她會忘記。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