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瑪格麗特 第 35 頁


雅,全部都獃住了。 眼神緩緩地栘向江雲冰。「哇,又是一對姐弟戀嘍。」 孔令維「友善」地搭住死黨的肩。「歡迎加入『金交椅』俱樂部。」秦寶蓁立刻偷捏了他一把。 劉宗奇抖瑟地看著龔千雅問:「你不會也是個姐姐吧?
作者:(衛小游) / 頁數:(35 / 0)

這不是郎彩第1次過生日,卻是第1次被這麼多朋友包圍,她覺得自己好像幸福得快要死掉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劉宗奇捧著蛋糕,笑嘻嘻地道:「壽星,許個願吧!」
「沒問題。」
郎彩開心地數著插在蛋糕上的蠟燭。一根、兩根、三根……耶?「怎麼只有二十根?」
「只有二十根?」龔千雅氣得想踹去買蛋糕的豬頭。
負責準備蛋糕的劉宗奇困惑地道:「不對嗎?彩今年不是二十歲嗎?」同樣剛升上大三,大家應該都是同一級的吧。
郎彩微笑地宣佈:「錯了,我起碼有二十一歲了。」
可能還要更老一些,因為她的生日是登記成在聖安娜之家門口被發現的那一天啊。
所有人——除了龔千雅,全部都獃住了。
眼神緩緩地栘向江雲冰。「哇,又是一對姐弟戀嘍。」

孔令維「友善」地搭住死黨的肩。「歡迎加入『金交椅』俱樂部。」
秦寶蓁立刻偷捏了他一把。
劉宗奇抖瑟地看著龔千雅問:「你不會也是個姐姐吧?」論起年紀,他還是四個男生裡最「幼齒」的呢。
「笑話。」
她才不回答這種幼稚的問題。
現場人仰馬翻,只有江雲冰提醒她:「蠟燭快熄了,快許願吧。」

郎彩點點頭,雙手合十,十分虔誠地許起願來。「第1個願望,我希望自己青春美麗——」
「唉,實在不怎麼高明……」
作夢也想不到郎彩會許這種願。來點新鮮的吧。
「第2個願望,希望我能有電腦般超強的記憶力,讓我不管過了多少年,都還能記得像今晚這樣美麗的晚上。」

這個願望就有點傷感了。再來咧?
郎彩一點不拖泥帶水。「第3個願望——」視線在眾人之中尋找著,直到找到他的目光。她忽而神秘一笑。「保密。」
然後在大夥兒的抗議下一口氣吹熄了蠟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沒有不切實際到向上帝祈求永遠,因為她深深明白,永恆往往只存在於電光石火的一瞬之間。只有把握現在的人才能看到。
許多年後,郎彩回想起這段往事,才發現,原來她許的願望,每一個都實現了。

第10章

「喂,先說好喔,我的老師他真的真的很奇怪喔。所以你看到他的時候絶對不要太驚訝。」

「怎麼樣的奇怪法?鼻子尖尖的,鬍子翹翹的,還拿著根釣竿?」
郎彩瞪他一眼。「拜託,那是波爾先生好不好。我老師才不是那種奇怪法。他可是個美男子呢。」

「美男子?」江雲冰不太相信地道:「可從你的描述裡,我怎麼感覺他好像是一個很詭異的老頭子?」
「會嗎?他是有點怪沒錯,幽默感也有點異於常人……」

「你知道嗎?」他伸手按了公車的下車鈴。「是下一站下車沒錯吧?」
「嗯。」
郎彩蹦蹦跳跳地從椅子上站起來。「知道什麼啊?」
「其實你形容的那位很奇怪的老師,跟你給我的感覺很像耶。」
還不僅只是一點點像而已。事實上,他懷疑郎彩個性會這麼怪,極有可能是被她的鋼琴老師教壞的。教育真是人格養成裡不可輕忽的一環啊。時尚書屋
「哪裡像了?」郎彩大叫著跳下公車。「我跟他才不像!」
「見了面就知道了。」
頓了頓,他回過頭問:「你有跟他說會帶人拜訪他嗎?」
「不用說。」
她笑。「他不會介意的,」
「希望如此。」
還是不太放心。但他的確很想見見這位把郎彩教得這麼好的鋼琴老師。
幾個拐彎轉角後,郎彩道:「到了。」

冬末時,郎彩接到訊息,知道她的鋼琴老師從巴黎回來,立刻拉了親親男友跳上捷運,再轉乘公車,奔往淡水小巷裡的這棟平凡的白色小屋。
從屋外看不出來主人在不在家。郎彩從背包裡掏出一串鑰匙,拿起其中一根,打開了白屋大門。
屋裡很靜,不像有人在的樣子。
江雲冰有些拘謹地跟著郎彩走進屋裡,而郎彩則已踢掉鞋子,丟開背包,在迷宮似的小屋裡左轉右拐,直奔屋裡唯一的一台鋼琴所在——
「哇,親愛的,想死你了!」一見到鋼琴,她便立刻飛撲上去。江雲冰立刻知道那就是郎彩口中那台對她來說十分重要的鋼琴。
鋼琴就放在一扇落地窗前,窗帘拉開了一半,午後的陽光透了進來。窗外則是淡水河,水波在光線的折射下,在黑亮的琴身上映照出粼粼波光。
同樣是出自著名廠史坦威的鋼琴,其實外型看起來都大同小異。音色大多也是相近的,只有極好的耳力才能分辨得出兩台同廠鋼琴間的細微差異。
郎彩已經掀開琴蓋,固定好頂蓋和支撐架了。她坐在磨舊了的琴凳上,眼神愉快地看著他說:「安東尼,我彈我最心愛的鋼琴給你聽。」

江雲冰走了過去,卻在看見雕刻在琴身側面的英文縮寫時,楞了一下。

J·C……

他走到鋼琴旁邊,伸手撫摸著那在歲月的善待下依然可以辨認的刻痕。這是……
「安東尼,你怎麼了?」
「這是……」
他猛地抬頭看著郎彩關切的眼神。「這台鋼琴是我媽媽的鋼琴!」不會錯的,爸爸鋼琴上的英文縮寫是S·K,媽媽的則是J·C,兩台鋼琴的型號一樣,他不會認錯。只是媽媽車禍後,一氣之下將她的鋼琴賣給了中古商,J·C的下落自此成謎,他再怎麼樣也想不到會在這裡看見它……
「呃?」
「彩,你的老師是……」

「到了也不先打聲招呼,還是一樣沒禮貌啊,丫頭。」
一個宏亮的聲音在玄關處響起。
郎彩轉頭看向右後方,眼神為之一亮。「哈囉,雪金老師。我以為你不在呀。」

雪金老師?!江雲冰的肩膀為之一僵。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