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瑪格麗特 第 37 頁


一切?」 「是一切啊。」她笑說:「不過在我看來,人的心可以狹窄到容不下一粒沙,但也可以廣闊到像是多啦A夢的百寶袋一樣,只要自己願意,什麼東西可以一起放進去。鋼琴對我來說很重要,但我心裡還有很多同樣重要的東西,比如說
作者:(衛小游) / 頁數:(37 / 0)

他捉起她的手端詳著。「你有一雙好手。將來與我一起站上國際舞台,如何?」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郎彩眨了眨眼。「你什麼時候決定的?」
「沒有很久以前。」
是郎彩點醒了他。當他發現他又開始可以想像自己站上國際比賽的舞台時,他便知道他可以再一次喜歡自己的鋼琴。
「如果我說不呢?」
「那也沒有關係,但是有個好對手會是一件很棒的事。」
也許王潤芳說的沒錯,正是因為有競爭,鋼琴才會有趣。
郎彩回過臉,看著坐在對面的陌生乘客。「讓我考慮看看。」
揚起唇。「不過,有件可以確定的事是,不管以後會怎麼樣,我們可是以結婚為前提在認真交往的喔,那是與鋼琴截然不同的兩件事,你同意嗎?」
「鋼琴不也是你的一切?」
「是一切啊。」
她笑說:「不過在我看來,人的心可以狹窄到容不下一粒沙,但也可以廣闊到像是多啦A夢的百寶袋一樣,只要自己願意,什麼東西可以一起放進去。鋼琴對我來說很重要,但我心裡還有很多同樣重要的東西,比如說朋友啊,比如說你……」
呵呵,害羞地看了他一眼。「你同意嗎?」
他深深地看了她好一會兒,才道:「兩件事情我都同意。」

「那……我以後就好命了。」
很夢幻地想像著美好的未來情景。
「怎麼說?」
「等你以後變成國際知名的鋼琴家,要辦音樂會時,我就可以幫你賣門票兼收錢啦。」
掩著嘴竊竊地笑了笑。「我的數學還滿行的喔。」

「郎彩。」
他突然叫她的名字。
「有!」習慣性地高舉起右手。嘻嘻一笑。「什麼事?」
他很輕、很慢、很清楚地說:「等你開始認真的時候再通知我。」

「安東尼……」
郎彩沒有很久就投降了。「我真的有很認真啦,你相信我……」

「我不叫安東尼。」

嗚……「雲、雲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嗚嗚嗚……下次不敢了啦。她真的真的是……認真的唷。
第10一章 是尾聲,也是另一個開始
關於,一個可愛的小狗小姐與一位俊帥酷哥的愛情故事。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許多年以後……

龔千雅匆匆忙忙地拖著行李趕到了約定的地點。
進了飯店大廳以後,她伸長著脖子找尋著熟悉的臉孔——
「千雅!」剛從飯店門口走進來的秦寶蓁身上還穿著法官的大袍,顯然是剛剛從地方法院搭車直奔過來。
龔千雅緩了一口氣,走向秦寶蓁。「其他人似乎都還沒到。」
真是的,到底是誰訂了這家飯店來辦同學會的呀。這麼偏僻難找。時尚書屋
秦寶蓁看了下時間。「阿維說他會晚一點,在打一場官司。那些男生喔……」
瞥見她手上的行李箱。「你剛飛回來嗎?美國那邊的市場經營的怎麼樣?」
「還好,一切順利。」
龔千雅大而化之的道:「你呢?台灣史上最年輕貌美的法官大人,工作順利嗎?」
「累得要死。」
她毫不諱言地說。
「其實,我也是。」
龔千雅很能體會職場女性工作上的辛苦。
畢業這麼多年來,他們都各自有了新生活,然而最難忘的,還是大學時代那一段……
「對不起、對不起!」一個穿著正式西裝的男人跑了過來。一看見秦寶蓁,便一把抱起她轉了好幾圈。
龔千雅笑看著他們。
秦寶蓁連忙拍開他。「快放手啦。」
眼裡有著相識多年的瞭解。「打贏了是不是?」瞧他高興成這樣。時尚書屋
「贏了贏了——」瞥見龔千雅的身影,孔令維笑開。「好久不見了,大美人。」

「遲到的人,嘴再不甜就沒救了,大律師。」
龔千雅故意調侃他。
「咦,宗奇還沒到?這家飯店是他訂的耶。」
孔令維輓起袖子,正氣凜然地道:「待會兒看我好好修理他。」

「修理你自己吧。」
正義的使者——大法官——宣判了。小律師只能委屈地噤聲。
「啊,慕恩來了。」
孔令維大步走向門口,將一身風塵仆仆的畫家迎了進來。
「剛開完畫展,很辛苦吧。」
龔千雅問說。
李慕恩笑道:「再辛苦,也要來跟大家喝杯咖啡啊——」
「對不起、對不起,我遲到了,路上塞車——」
「塞你個頭!」四隻來自不同方向的拳頭一齊捶向曬得黑漆漆的劉宗奇。主辦人還遲到,真該打。
「哇,不對,是天上塞機啦。」

「海上還塞船咧。」
龔千雅涼涼地道。
劉宗奇嘆了口氣。「這個世界上,果然還是你最瞭解我。」

龔千雅驀地脹紅了臉,住口不語。
劉宗奇微笑地看了她一眼,轉頭對大家說:「今年還是老樣子,那兩個人還是不能來。不過Miss Dog交代我一定要告訴大家,她很想吃滷味,而Mr. Ice則說他很想念大家—好了,事情宣佈完畢,我們到包廂去吧,這家飯店的溫泉SPA很有名喔,待會兒填飽肚子、消化完後,一定要好好享受一下……」

至於那遠在天邊的兩個人呢,日子還很長,以後,一定會有再見面的一天的。
這是他們畢業第3年的同學會——秦寶蓁是學姐,不算喔。
同一個時間,在北半球的另一端——
江雲冰下了飛機,婉拒了接機人員,自行搭車前往英國著名的皇家音樂學院。
沿途攔下幾名學生詢問後,他在學院裡一個僻靜的角落找到了郎彩。
兩年前,她終於決定繼續進修,在拒絶被推薦的情況下,自己考進了皇家音樂學院。
看來她是決定要認真地彈鋼琴了。他真高興她做了這個決定。
找到她的時候,她正躺在樹蔭下睡午覺,臉上蓋著一本鋼琴琴譜。
他在她身邊坐了下來,拿起那本琴譜隨意地翻著。
郎彩依然睡得很熟,直到他終於忍不住在她身邊躺下來,修長的手指調皮地在她身上輕輕敲著。

Do Re Mi……

「嗯,好癢……」
翻過身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