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瑪格麗特 第 4 頁


,周公老伯,對不起,她要爽約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果然弄錯了。 江雲冰和劉宗奇一起站在管理學院的門口,看著自他們面前走過去的龔千雅。 這位傳說中的系花有著
作者:(衛小游) / 頁數:(4 / 0)

龔千雅突然想起一件事來。「瑪格麗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有。」
郎彩反應迅速的舉手。
是了。這就是龔千雅的疑問。「大一上那堂通識課時,你怎麼確定教授是在喊你?」而不是喊她?
郎彩低聲笑道:「因為你經常蹺課,不在現場,你忘了嗎?」
龔千雅點點頭,笑著接受了這個答案。「沒錯,我不在現場。」
經常,不是總是啦。
兩個人不知道聊了多久,直到龔千雅開始打呵欠。
郎彩突然從床上驚跳起來。「慘了,我的報告!」
龔千雅揮揮手。「加油,床借睡一下。」
閉上沉重的眼皮。自在地睡在郎彩凌亂的床鋪上。時尚書屋
瞪著才進行到一半的報告。郎彩哭喪著臉。看來今晚是不用闔眼了,嗚嗚嗚,周公老伯,對不起,她要爽約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果然弄錯了。
江雲冰和劉宗奇一起站在管理學院的門口,看著自他們面前走過去的龔千雅。
這位傳說中的系花有著一頭削薄的直短髮,明眸皓齒,身材修長窈窕,臉上掛著自信從容的表情。全身上下,完美得絲毫不像前天晚上探出窗口的那個女孩。
「弄錯了。」
他訕訕地承認。
劉宗奇笑笑地搭著他的肩。「沒關係啦,你的失敗就是我們的快樂——呃,我是說……失敗為成功之母,你還可以再接再厲,再來一次。」

「沒興趣了。」
他拿開肩膀上的手。視線隨著龔千雅行走的方向望去。
然後,極其突然的,他又別轉過臉。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郎彩正朝著龔千雅快步地走來?「千雅——」視力極好的她,立刻看到站在距離她們不遠處的兩個男生。
她頓時興奮得臉都紅了。
「安東尼!安東尼!」拖著龔千雅的手奔向蘇格蘭的小山丘上。
江雲冰扯了扯獃楞住的劉宗奇。「我們走吧,沒什麼好看的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但還是晚了一步。
「安東尼。」
郎彩氣喘吁吁地跑到江雲冰面前。
「安東尼?」劉宗奇和龔千雅各自帶著不同的好奇打量著郎彩和江雲冰。
江雲冰和郎彩也打量著對方。
她有極好的視力,因此看過一眼就認得出他。
而他有著極尷尬的回憶,因此也很難忘記她——以及她那頭蓬鬆得不像話的頭髮。
兩個人又發現,前一夜其實還是沒有看清楚。
他的確如記憶般好看沒有錯,但在大白天裡,他看起來好高貴哦。舉手投足與表情都帶有一種貴族式的氣息。
而她,也許他的記憶還是有些模糊了。因為記憶之中,她的頭髮似乎還沒有現在這麼蓬鬆,是因為風太大,吹亂了的關係嗎?
她圓圓的臉蛋藏在那堆頭髮後面,看起來簡直就像是……一隻寵物狗引只差沒吐著舌頭向他要骨頭——但也相去不遠了。
氣息總算平復過來。郎彩笑得好燦爛。「哈囉,安東尼。」

文學院就在管理學院旁邊,因此她跟龔千雅總是約在兩個學院之間的迴廊碰頭。她從來沒有在這附近看過他,因此很容易認為他可能是特地到這裡來等她的……可能嗎?
見他沒反應。郎彩伸出一隻手在他臉前晃了晃。「還記得我嗎?我是你的瑪格麗特呀。」

她臉上的表情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淘氣嗎?是有一點。但好像又有一點故意,卻又還不到惡作劇的程度。
江雲冰素來是冷靜自持的。然而此刻卻也有些不知所措起來。只好儘量維持面無表情的樣子,假裝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然而……

「安東尼?」劉宗奇摸摸下巴,頗感興味地看著郎彩那一頭跟小甜甜有得比的蓬鬆頭髮。半調侃地推了推江雲冰。「怎麼樣,你要不要解釋一下,你是怎麼認識這位小甜甜的?」
江雲冰下巴的線條更形僵硬。「不要。」
他簡短地丟下一句,轉身便走。
「嘩。」
郎彩圓圓的眼睛瞪得好大。「很酷哦。」

一直站在一旁觀察的龔千雅附議:「的確是滿酷的。」
可是跟郎彩前天晚上嘰嘰咕咕向她形容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啊。郎彩怎麼會覺得這位安東尼很浪漫呢?至少她就不這麼認為。
劉宗奇微笑地看著這一高一矮、一個美女一隻寵物——呃,像寵物小狗的圓臉女孩,友善地伸出手。「你們好,我是數學二的劉宗奇,一起吃個飯好嗎?」
「你請客?」郎彩興奮地問。
龔千雅則狐疑地打量著他。
「當然。」
他海派地說。
「那就走吧。」
郎彩高興地轉著圈。「今天真是個好日子啊。」

看著郎彩快樂得像要飛上天的樣子,劉宗奇想笑之餘,忍不住也有點疑惑起來。這寵物……呃,這個像小狗的女孩,是不是很容易被取悅啊?瞧她樂的……劉宗奇還是第1次看見真有人會高興到手舞足蹈的。一點兒都不掩飾自己的情緒。
似是看穿了劉宗奇的疑問。
「是的。」
龔千雅點頭說。因為剛剛認識郎彩時,她也有相同的疑惑。
劉宗奇詫異地看向她。
龔千雅神色自若地道:「既然有人出錢,那就先謝了。不過……」

「不過什麼?」好奇地追問。
龔干雅扯了扯嘴角。「不問電話,不要地址,不查生日,不等何時有空。」

「你的『四不』規矩嗎?」是了,這麼漂亮的女孩子當然有不少追求者。
「沒錯。」
她是可以順便當一下陪客。反正她本來就要和郎彩一起去吃飯。但是再多就不行了。時尚書屋
她最受不了講沒幾句話就向她要電話的男生。
劉宗奇平淡煩悶的大學生活,突然間,意外地插進了一段不尋常的樂章。看著龔千雅自信亮麗的臉龐,他揚起嘴角。
「我要吃炸豬排、烤馬鈴薯、漂浮冰淇淋……還要一個特大號的海陸潛艇堡……」
既然有人自願請客,郎彩已經不客氣地設計起中午的菜色來。
「你的食量這麼大?」劉宗奇訝異地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