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瑪格麗特 第 5 頁


鋼琴像是一頂尊貴的王冠,被陳列在這間透著陽光的琴房中。 隨著黑鍵與白鍵流暢的跳動,華麗的旋律迴蕩在室內,而後輾轉流泄到敞開的窗外,震懾了一旁聽眾的感官。 坐在鋼琴前彈琴的人恍如跌進了自己的冥想裡,他修長得不可思議
作者:(衛小游) / 頁數:(5 / 0)

個子不怎麼高大的郎彩揚起頭。「這還只是前菜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頓了頓。「我可以把你當成要追求千雅的凱子哥嗎?」
「我叫劉宗奇。」
他聳了聳眉。
「哦,劉宗奇,我先告訴你喔,我是千雅最要好的朋友,你知道的吧,討好我就等於討好千雅喔。」
狡黠的表情再度一閃而逝。
龔千雅也不阻止她,只是微笑著。很縱容。
劉宗奇並不正面回答,只是笑了又笑。「是嗎,那麼我知道了。」

不知怎地,他有一種預感,以後的日子似乎再也不會無聊了。
光是眼前這位獅子狗小姐本身,就有一籮筐的笑料。
他几乎等不及把她引薦給他那群死黨了。
只是不知道……事件的男主角——安東尼——會作何感想?

第2章

午後的陽光斜照進琴房裡。黑得發亮的平台鋼琴像是一頂尊貴的王冠,被陳列在這間透著陽光的琴房中。
隨著黑鍵與白鍵流暢的跳動,華麗的旋律迴蕩在室內,而後輾轉流泄到敞開的窗外,震懾了一旁聽眾的感官。
坐在鋼琴前彈琴的人恍如跌進了自己的冥想裡,他修長得不可思議的手指以著傑出的彈奏方式,詮釋著李斯特的練習曲,每個跳躍在琴鍵上的音符都準確無誤地出現在該出現的地方。絲毫沒有因為窗外擠了一堆人而受到影響地亂了拍,彷彿在眾人前演奏,對他而言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他時而閉起眼睛,時而垂眸看著琴鍵。譜架上沒有樂譜是因為已經太過熟悉這首練習曲的每個音符、節拍,那几乎就像是已經深深鏤刻於他的血液一樣。只要他的血液還是熱的,還會流動,即使閉起眼睛,他也能完美地彈出這首曲子。
直至最後一個音符彈出,繚繞於琴房裡的琴聲嘎然而止。
擠在窗外聆聽的數名聽眾紛紛鬆了一口氣,籲出一聲好長的輕嘆,就好像剛剛數分鐘的彈奏時間裡忘了呼吸似的。
江雲冰在高中時期以傑出的鋼琴技巧獲得多項比賽優勝,進而被保送進這所國內第1學府的音樂系時,與他同時期的學生無不備感壓力。
畢竟,這麼優秀的鋼琴才子是有資格到國外知名的音樂學院去進修的。然而他卻選擇了留在國內,跌破所有人的眼鏡。而要跟這麼厲害的人競爭,更是一個可怕的夢魘。
他們許多人從小就接受音樂的訓練,才能在這一行裡表現得比一般演奏者稍微突出一些。可江雲冰跟他們不一樣。他的母親江薔霓是聞名國際的鋼琴家,可惜在演奏事業達到最高峰的時候,因為一場車禍而導致右手神經受傷,痊癒後,靈活度不似從前,才慨然隱退,從事教職,並在國際性的鋼琴比賽裡,經常受邀擔任評審的工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有那樣一個知名的母親,江雲冰在鋼琴上的天才是眾所矚目的。在學校,他甚至有專屬的指導教授,儼然被視為鋼琴界的明日之星。
然而他個性冷淡,並不好相處。
跟他同窗快兩年的同學,可能還沒有幾個人曾經跟他交談過十句話。
他們都怕他。
也都敬畏他。
而那份敬畏裡,多多少少還有一點仰慕與羡護的情結。因此大多數人對江雲冰這個人的感覺是很複雜的。
他練琴的時間不固定,但一向會在禮拜四下午到琴房練琴。因此這個時間,琴房外總會聚集一群仰慕他琴藝的女生。
他從來沒有跟她們講過話,只是專注地彈奏著鋼琴,然後在接近兩個小時的練習時間結束後,會輕輕地蓋上琴蓋,一言不發地走出去。
沒有人窺得破他那隔在一道冰牆後的內心世界。

就像現在——

一曲結束了。
他正要蓋上琴蓋,但今天突然有了一點點變化。
他們看著去年剛被推薦進音樂系的鋼琴才女走向他,兩個人隨即低聲交談起來
據說,這位鋼琴才女是江雲冰那位鋼琴家母親的關門弟子,兩個人很早以前就認識了……
據說,這位鋼琴才女與江雲冰過從甚密,兩個人之間的交情遠不僅止於師兄妹的關係。
據說……有很多很多的據說……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這台鋼琴沒你自己的好用吧?」身後的女孩說。「有時候會覺得你真奇怪,家裡那麼舒適不住,要一個人住外面。自己的鋼琴不彈,要來彈學校裡的鋼琴……你說,你是不是很奇怪?」
他頭也不回地放下琴蓋。
王潤芳將手搭在琴蓋上。「據說你還沒報名這一屆的TNPC國際鋼琴比賽。」

江雲冰不得不抬起頭看她。
「我假設你是忘了,所以來提醒你一下,報名日期快截止了。」
微笑地拿出一個牛皮紙袋。「你看,表格我都幫你填好了,你只要再填幾項資料,期限前寄出去就行了。我連郵票都幫你貼好了喔。」

他一語不發地看著那個紙袋。
見他動也不動,她嘆了口氣,將一張表格從袋裏掏出來。「自選曲你選哪一首?李斯特還是蕭邦?我想是李斯特對不對,你一向喜歡拿高難度的技巧去驚嚇評審。另外還得自選一首,你選德布西還是拉赫曼尼諾夫?不說話我就自己替你選嘍,反正這兩個人的練習曲你都很熟——」
有點惱怒起來。「別麻煩了。」
拉開她的手,蓋上琴蓋,站起來往門口走去。
「意思是……你會自己填報名表?」有點懷疑。
「意思是,我的事我自己決定。」
急匆匆地說。
「所以我會在國家音樂廳和你一起出賽?」緊追不放的問。
猛回過頭。奪走她手中的紙袋。「別太過份了。」

「要求一個好對手參加比賽,是一件很過份的事嗎?」
江雲冰冷冷地道:「王潤芳,你搞錯了,我不是你的對手。」

「我懷疑。」

「不用懷疑。」
他說:「因為你根本就還沒有資格向我挑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