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頭條新聞》 第 3 頁


誰也想不到,栗原會在咖啡室裡跟女孩子在侃侃而談。律子吹着口哨走在回家的路上。時間並不太晚,擦肩而過和追越她的人不少,也有聽見她的口哨聲而驀然回頭看的人。「蠻開心的。」跟
作者:待考 / 頁數:(3 / 11)

誰也想不到,栗原會在咖啡室裡跟女孩子在侃侃而談。時尚書屋

律子吹着口哨走在回家的路上。時尚書屋
時間並不太晚,擦肩而過和追越她的人不少,也有聽見她的口哨聲而驀然回頭看的人。時尚書屋
「蠻開心的。」跟以往的自己一樣的辦公室女郎經過時交頭接耳地說。時尚書屋
「又不是發放花紅的時期呀。」
律子差點失笑。她們什麼都不知道。當然不明白了。時尚書屋
律子和超忙碌的栗原共進晚餐回來。這樣一來,當女警的意義就有了,她想。時尚書屋
當然,律子並非為了跟栗原吃飯才做女警的。時尚書屋
不過,自從獲救那夜以來,律子對栗原產生思念也是事實,她決心當警員的理由一半在此,也是不能否認的事。時尚書屋
離開辦公室的栗原很有人情味,逗得律子很開心。搜查一科的人從不覺得跟栗原談話是一件愉快的事,這是因為剛纔栗原與律子是在不同的場合見面,而律子並沒有在工作上「受害」所致。時尚書屋
她不願意再想其他。今晚和栗原共餐了,她已覺足夠。時尚書屋
她抵達公寓,正要上樓梯時,卻被人叫住。時尚書屋
「□井小姐。」
「咦?晚上好。」
是受業主委託當管理員的,住在一樓,年約五十開外的畫家水田。若是成名的畫家,應當不會住在這種地方,事實上,他是靠着畫廣告傳單和手冊之類為生,自稱「不遇天才」之中的一個。時尚書屋
水田沒有家人,一個人獨居,是個天生散慢的人,時常和律子聊天以打發時間。時尚書屋
「好開心咧,吹口哨。」水田的裝扮像畫家,銜着煙斗,穿著拖鞋。「我去散步了。」
「畫畫方面如何?」律子問。時尚書屋
「最近沒有靈感。」水田嘆息。「如果□井小姐肯當我的模特兒,我就能畫出傑作。」
「唷,油嘴。」律子笑着上樓梯。時尚書屋
「對了,剛纔有個男人找你哦。」
「是嗎──誰呢?」
「我沒問他的名字。好像是上班族的樣子。」
「謝謝。」律子上了兩三級樓梯。時尚書屋
「□井小姐,怎樣?真的讓我畫你一次好不好?」
「讓我考慮看看。」律子笑說。「晚安。」然後飛快地走上樓梯。時尚書屋
來到自己的房間門口,從手袋掏出鑰匙時,突然發現有人站在走廊深處,她不由一驚。時尚書屋
「久保先生……」
「你回來啦。」

之前來訪的人是久保,律子醒覺。時尚書屋
「你一直站在這兒?」
「嗯。我有話非要和你說不可。」
久保的個子絶對不算矮,卻給人瘦小的印象,這跟他經常駝着背,低頭說話有關。時尚書屋
「等了很久吧。」律子說。時尚書屋
「兩小時左右。」
「先給我電話不就好了。」
「電話裡看不到你的臉呀。」
「說的也是。」律子不自然地笑了。「那麼──去咖啡室坐坐好嗎?」
「你的房間不行?」
「房間亂糟糟的。」
「我知道了。」久保點點頭。時尚書屋
律子又回到梯間。她不想讓久保進房間。時尚書屋
久保是律子曾任職的保險公司的職員。他本身並不適合做推銷這一行,業績一直不好,在公司內是個不顯眼的人物。時尚書屋
而律子之所以跟這樣的他談話,是因她不分彼此的社交性格所致。可是,預料中的結果──久保對律子魂牽夢縈起來。時尚書屋
律子也很後悔。後來她儘量疏遠久保……最後她辭了職。時尚書屋
走進安靜的咖啡室後,律子不停地向久保問起公司的情形。她怕他提起尷尬的話題。時尚書屋
可是,那些話也談不了多久。兩人發窘地沉默不語。時尚書屋
「□井小姐。」久保說。時尚書屋
「什麼?」律子不停地微笑着。時尚書屋
「跟我結婚,好不好?」久保的眼裡充滿暗淡的熱情。時尚書屋
終於回到自己的房間,律子把疲倦的身體拋在榻榻米上。時尚書屋
我想獨處。我想獨處。她只是這樣不停地想。時尚書屋
「不是我的關係。」律子喃喃自語。時尚書屋
「橫豎我都是討人厭的。」久保這樣打擊自己。那麼沉鬱和單向的戀情,誰也不會有反應的。時尚書屋
沒法子。她沒時間去想久保的事……
還是新入行的女警,光是適應工作就夠忙了。時尚書屋
不過,她無法預測久保對她的愛情,不,她可預測到的,但沒留心,因此她有責任。時尚書屋

人總是不能完美……

電話響了,律子好像不知不覺睡着了。時尚書屋
忙不迭奔向電話,看看時鐘,已接近十二點。是誰呢?這麼晚了。時尚書屋
「──我是□井。」
對方沉默。律子喊:「喂?喂?」
沒回音。等了一會,律子聳聳肩,放下話筒。時尚書屋
快快洗個澡睡覺吧。律子想,明天會很緊湊。時尚書屋
泡在浴缸裡時,電話又響,是誰?時尚書屋
她本想置之不理的,又想到父母住得遠,可能突然有事聯絡時,不得不接聽看看什麼事。時尚書屋
於是用浴巾裹住身體出去接聽電話。時尚書屋
「□井。」
還是沒回音。律子覺得恐怖。時尚書屋
「你是誰?停止惡作劇吧!」律子生氣地掉下話筒。時尚書屋
洗過澡,鑽進棉被後,律子馬上沉入夢鄉,後來,電話又「螂螂」作響。時尚書屋
第2章

「科長到底怎麼啦?」根本刑警悄聲對片山說。時尚書屋
「不曉得。」片山聳聳肩。「總之,我是因此獲救了。」
「你這人真奇怪。」根本抽着煙說。「大家想去而不能去。而你,難道去見殺人犯的臉比起見女人的臉來得好?」
「兩種都差不多。」片山說。「在這裡不一定遇見殺人犯,但若去到選美會場就一定有女人,所以留在這裡比較安全。」
片山的說話的確有道理,但根本表現出無法理解的樣子。時尚書屋
栗原哼着歌兒,結好領帶,從座位站起來。部下們吃驚也是當然的事,因向來不修邊幅的栗原,現在穿著簇新的三件頭西裝,結紅色領帶,連鞋子也像塗了鞋油般閃閃發亮。時尚書屋
「喂,根本。」他喊。「我出去一下。其他事拜託了。」
「是,慢走。」
「喂,片山。你在幹什麼?」
「嗄?在處理檔案呀。」
「趕快準備,該出門啦。」
片山吃一驚。「去哪兒──」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