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頭條新聞》 第 5 頁


「喵。」晴美逕自跑去前面了。片山悠閒地盤起雙臂,想著會場多豪華,不知花費多少租金之類的事。環視四周,見各地警局的署長和麵熟的同行們,穿得像藝人般時髦,攝影師和記者等蜂擁而上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1)

「喵。」

晴美逕自跑去前面了。片山悠閒地盤起雙臂,想著會場多豪華,不知花費多少租金之類的事。時尚書屋
環視四周,見各地警局的署長和麵熟的同行們,穿得像藝人般時髦,攝影師和記者等蜂擁而上,深覺總監的宣傳目的已充份達到。時尚書屋
那是誰呢?片山的視線停留在一個人身上。廿五、六歲左右,是普通上班族的類型,很憂鬱的樣子,顯得份外矚目。如果有機會的話,好像要吃掉什麼人的表情。時尚書屋
那是犯罪者類型咧,片山想。片山對自己的判斷毫無信心可言,因而並不認真相信。時尚書屋
石津走過來說:「時間快到了,還沒見到栗原先生哦。」
「奇了。他和我一起出來的。」
「前面不見人嗎?」
「我在這裡,晴美他們去了前面。」
「那麼,我也去前面看看。」石津興高采烈地跑去前面了。那是他可愛的地方。時尚書屋
終於司儀宣佈比賽開始,先是警察總監站在麥克風前面致辭。他的態度極之親切,就像歌藝節目的主持人般穿上燕尾禮服。時尚書屋
記者陣頻頻按動鎂光燈。時尚書屋
嗚呼,希望不被大眾非議說警視廳浪費金錢就好了。時尚書屋
有人急步走來。時尚書屋
「你是片山先生嗎?」
「是的。」
「請到評審席來。」
「發生什麼事?」
「栗原先生沒來。對不起,請你代替他當評審員。」
片山瞠目。時尚書屋
「不可能的事!我不去。」
「沒法子呀。搜查一科沒有其他人在呀。」
「可是──」
「你不來就沒法開始了。來吧!」
片山被半拖半拉地帶到舞台正面的評審席去。時尚書屋
「坐吧。這是記分表。」
「怎麼做才對?」
「這裡不是有號碼嗎?下面一欄是十分為滿分,只要填上分數就可以了。」
「話是這麼說,但我──」
「來,開始啦。」

燈光打在舞台上,音樂響起,片山的抗議聲完全聽不見。時尚書屋
片山只好死心。他的位子在最邊端,旁邊是搜查四科的科長。算了,隨便偷看旁邊的寫分數好了,他想。時尚書屋
手頭上有資料的複印本,出場者的姓名和所屬部門等全都記錄在內。時尚書屋
找到□井律子的名字。好像是剛纔在巴士上遺失了口紅的那位美女。時尚書屋
叫關香子的,是那個用奇怪眼神看□井律子的女子吧。時尚書屋
出場者總共十八名。在巴士中驚鴻一瞥之餘,似乎以□井律子最美麗出眾。時尚書屋
全體參加者先一同上台。不顯眼的制服打扮。不過,當逐一介紹時,就有適合她們的制服,穿上制服時凶巴巴的、以及不協調的女子也有。時尚書屋
片山也因見慣了穿制服的女警而處之泰然。時尚書屋
記分欄是以「給人感覺親善與否」為評分標準。時尚書屋
令人驚訝的是,資料顯示,那叫□井律子的女子當女警才不過半年,卻已顯得很熟練的樣子。美人畢竟占便宜吧!
片山也適當地給了分數。時尚書屋
其後,選美會以單調的方式進行着,觀賞人士開始覺得乏味起來。時尚書屋
當然了。怎麼說,這是警視廳的宣傳活動,總不能載歌載舞。時尚書屋
「如何?」四科的科長悄聲搭訕。時尚書屋
「呃……」
「我覺得十一號好。你呢?」
「不太清楚……」
「下面有好戲看了。」科長咧嘴一笑。時尚書屋
「是不是做倒立?」
「傻瓜。她們穿泳裝出場咧。」
「泳裝?」片山瞪大眼。「……是那種下水的泳裝嗎?」
「並不是穿去洗澡的。」他說。「大家都有運動來鍛鍊身材,狀態應不錯的。」
「原來如此……」
「因有這一項我才出席的。」四科科長雙眼發亮。「穿最小布料的泳裝出場的人,我給她十分。我是這樣決定的。」
好過份的評審標準,片山想。可是泳裝嘛……片山開始頭痛了。時尚書屋
「好了,到了最後的環節啦!」司儀扯高嗓門。「請觀賞警視廳之花,美貌女警們的泳裝姿態!」
看來記者陣也在等看這環節的樣子,攝影師們哄然蜂擁而上。時尚書屋
「那麼,從一號開始!」
舞台旁邊的門打開,一號出場者登場了。片山瞠目──是超比堅尼的泳裝。時尚書屋
全場嘩然。似乎是個年輕女子,不在乎露出修長大腿,還作出各種撩人姿勢。鎂光燈閃個不停。時尚書屋
片山移開視線,看看四科的科長。他張口獃望着,評分用的原子筆從手掉落……
真是的,怎麼搞的?時尚書屋
接下去是二號、三號,都是大膽性感的泳裝。片山只飛快地望一眼,便馬上低下頭去,寫下分數,然後一直閉起眼睛。時尚書屋
四科科長好像忘了給分數般,挺起身體看得入了神。時尚書屋
假如他被人拍進鏡頭的話,豈不是成為負面宣傳?片山想。時尚書屋
「接下來是八號?」司儀說。時尚書屋
片山也抬起頭,因為八號是□井律子。時尚書屋
舞台旁邊的門一直不開放。時尚書屋
「──八號,請。」司儀再喊。時尚書屋
可是,門還是不開。時尚書屋
在幹什麼呀……等得不耐煩的攝影師們閙嚷着。時尚書屋
片山盯住那道門。門開了一道縫,有說話聲泄漏出來。時尚書屋
「哎呀!」
尖鋭的悲鳴響徹會場。片山站起來。時尚書屋
門開了,會場負責人臉青青地衝出來。時尚書屋
「遇害了!在裡面被殺了!」男人喊。時尚書屋
一瞬間,會場鴉雀無聲,片山覺得危險。時尚書屋
他必須先發制人。片山踢掉椅子,衝向舞台。跑到半路,在磨得滑不唧溜的舞台地板上栽個筋斗。時尚書屋
作為刑警,片山的意圖是符合身份的。時尚書屋
換句話說,這群記者陣的攝影師及記者們絶不會放過採訪眼前發生命案的機會。所以他擔心,萬一他們一齊湧入現場的話,任何證據都會被搞得亂七八糟了。時尚書屋
很不幸地,他的預感命中了──片山的預感,通常只有壞的才會應驗。時尚書屋
攝影師及記者們一窩蜂衝上舞台,湧向通往休息室的門去。時尚書屋
第3章

「最好的宣傳啦。」根本刑警苦着臉說。時尚書屋
片山也有同感──警視廳小姐選美兇殺案!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