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頭條新聞》 第 7 頁


「留在同一個房間裡的十七人中有兇手存在的可能性。」「根本兄!大家都是警員哦。」片山瞪大了眼。「警員也是人。不是嗎?」「那……」片山想起那個狠瞪□井律子的女警關香子。
作者:待考 / 頁數:(7 / 11)

「留在同一個房間裡的十七人中有兇手存在的可能性。」

「根本兄!大家都是警員哦。」片山瞪大了眼。時尚書屋
「警員也是人。不是嗎?」
「那……」
片山想起那個狠瞪□井律子的女警關香子。的確,二人之間好像有「什麼」似的。時尚書屋
「總之,有必要調查所有的可能性。科長,有什麼!」根本往栗原一看,頓時住口。時尚書屋
栗原怔怔地凝視空中,彷彿心已飛到很遠去的神情。時尚書屋
「呃,科長!」根本大聲說,栗原赫然回過神來。時尚書屋
「嗯──是嗎?好,知道了。就照你們的想法去做好了。」
他站起來。時尚書屋
「科長,上哪兒去?」
「我去吃午飯。」
片山和根本目送栗原的背影。時尚書屋
「怎麼啦?科長?」
「不曉得……」
只因現在是下午兩點,栗原剛在半小時前吃過午飯回來而已。時尚書屋
「大概過勞吧。」根本說。「可能活不久啦。」
片山開始擔心起栗原保管着的辭職信來。時尚書屋
「你是久保先生吧。」片山說。時尚書屋
□井律子以前工作過的保險公司的接待處。接待小姐說久保是跑外務的,不到四點半不回來,他已等了三十分鐘以上。時尚書屋
「是的。」
語氣有點陰沉的男人。難怪他被□井律子拋棄了。時尚書屋
片山想起似乎在哪兒見過這人,對了!
「□井律子遇害時,你來過會場吧。」片山說。血色一下子從久保的臉上退去。片山擔心他會暈倒。時尚書屋
「不知道!我不知道!」
「你不是和她在交往中嗎?不久前,你也去公寓探訪過她的。」
「我沒去過!」
「公寓的管理員水田先生記得你哦。」
久保噤口不語。時尚書屋
「那天,我也在會場。我認得你。」
「不是我!」久保一喊完就奔了出去。時尚書屋
「喂!等等──喂!」片山追出去。時尚書屋
保險公司在五樓。所有電梯都下去了。久保往樓梯方向跑。時尚書屋
「等等,喂!」

片山正要下樓梯時,下面傳來驚人巨響。他急急下去一看,但見久保倒在途中的休息平台。他的腳踏空了。時尚書屋
「唉……」
也許是骨折了,僅僅失去知覺,性命無礙。時尚書屋
逃跑的事,往往等於兇手行兇的自白。只是這種膽小的男人卻不一定是。時尚書屋
也有人一聽說是警察就怕得很。這個久保看來是這一類型。片山連忙回到五樓,託人叫救護車。時尚書屋
走到久保身邊時,片山聽見下樓的腳步聲。時尚書屋
「你是刑警先生?」年約廿五的寫字樓女郎。「我叫園井明代。我和□井小姐很熟稔。」
「哦。那你認識久保囉。」
「嗯。久保對□井一往情深。不過,終究被她拋棄了。」
「他這樣說的?」
「不。他是個沒朋友的人──只是有一次醉得很厲害,卻跑來公司……當時我聽到他嘟嘟嚷嚷地說什麼。」
「很痛恨的樣子?」
「不曉得。」園井明代困惑地說。「因他什麼也不肯說。」
「知不知道□井的戀人之類的事?」
「當她表示要當女警時,我真的很意外。如果她以前就這樣說的話,我還能瞭解,可是太突然了嘛──我問過她,為何突然有那種想法。」
「她怎麼答?」
「她說警視廳裡有她心儀的人喎。」
「警視廳?」
「嗯。名字什麼的一概不知。因她不肯說出來。」
片山沉思。時尚書屋
「那我去向久保問口供啦。」
回到搜查一科時,根本這樣交代一聲就出去了。時尚書屋
不見栗原的人影,令片山有點在意,但他現在還有許多事情要想。首先,有必要跟關香子談一談吧。時尚書屋
但萬一問得不當,傳出兇手好像是警局內部的人的謡言時,事情就麻煩了。關香子和□井律子──她們兩人之間有些什麼恩怨?時尚書屋
稍微打聽一下才去問她好了,片山想。時尚書屋
栗原桌上的電話作響。旁邊沒有其他人在,片山只好拿起話筒。時尚書屋
「這裡是N租車公司。」
「栗原出去了──」
「是嗎?其實是關於他租用紅色跑車的事,聽說發生意外……」
「嗯,好像是。」
「自從那次聯絡以後,他一個電話也沒有,我們不曉得車子放在哪裡。」
的確,看栗原失魂落魄的樣子,他的腦筋不可能轉到租車的事上。時尚書屋
「今天我們在S酒店的後巷找到那部車子,為那件事──」
「你說在哪兒?」片山反問。時尚書屋
「S酒店的後巷。」
說起S酒店,正是選美會的會場所在地──豈不是發生命案現場的酒店嗎?時尚書屋
「會不會弄錯了?記得他說是在高速公路……」
「不,是在S酒店的後巷。」
片山收線後沉思──這是怎麼回事?時尚書屋
租車公司沒有必要說謊。這麼一來,難道是栗原胡謅?為什麼?時尚書屋
跟栗原見到□井律子的屍體時那副震驚的樣子合起來想,令人覺得無法泰然處之。時尚書屋
正在沉思時,一名科員衝進來,手裡握著一份報紙。時尚書屋
「喂,不好啦!科長的事──」
留在一科房間的人一同聚集過來,當然包括片山在內。時尚書屋
看到晚報的社會新聞版時,所有人發出「啊」一聲或想叫而叫不出的聲音來。時尚書屋
「遇害女警是搜查一科科長的愛人?!」──這樣的文字飛進眼裡。時尚書屋
第4章

「栗原先生怎樣說?」晴美問。時尚書屋
「不曉得。失蹤了。」
「失蹤了?」
「嗯。不在他自己家,我們也不知道他去了何方。」
一陣沉重的沉默,然而打破沉默的是石津。時尚書屋
「晴美小姐,對不起,再來一碗……」
無論怎樣沉重的氣氛,似乎也不能壓制石津的食慾。時尚書屋
「那是怎麼回事?不可能是栗原先生殺了那個□井律子吧……」晴美說。時尚書屋
「新聞界是嗅出那個味道來的。」
「因為那樣的報導比較有噱頭的關係吧。」石津說。時尚書屋
「你不在搜查一科,所以說得出那種話來!」
「對不起。」
「哥。你向石津發脾氣也沒用的。」
「嗯──但科長也真叫人為難。只要開個記者招待會就好了嘛。」
「他和她有交往是事實?」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