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頭條新聞》 第 8 頁


「好像是。因為有許多人作證了。」「嗯哼。那畢竟是男女關係了──」「那不一定。」石津把剩餘的茶漬澆在飯上。「也有酒肉朋友的。」然後猛吞茶漬飯。可是,片山很難想像栗原和□井
作者:待考 / 頁數:(8 / 11)

「好像是。因為有許多人作證了。」

「嗯哼。那畢竟是男女關係了──」
「那不一定。」石津把剩餘的茶漬澆在飯上。「也有酒肉朋友的。」然後猛吞茶漬飯。時尚書屋
可是,片山很難想像栗原和□井律子交往,純粹是在一起吃蛋糕的事。時尚書屋
「科長在租車的事上也撒了謊。幹嘛他要那樣做呢?」
「即是說,他實際上是早到了的囉。」
「是的──這件事警方還隱瞞着,一旦被人傳了出去,傳媒立刻把科長當兇手看待啦。」
福爾摩斯「登登登」地走過來,開始吃冷卻下來的晚餐。只因貓舌怕熱的關係。時尚書屋
「可是,你也看到栗原先生見到她的屍體時的震驚樣子吧?那不是演戲哦。」
「我也這樣想。但那個不成證據。」
「那麼,你要拘捕栗原先生?」
石津與此案沒有直接關係,所以說得輕鬆。時尚書屋
「別說這種叫人心跳的話好不好?」片山瞪他一眼。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突然抬起臉來,往玄關走去,回頭叫一聲。時尚書屋
「誰在外面?」晴美走去開門。時尚書屋
「──哎呀,栗原先生!」
正在喝茶的石津嗆住了。時尚書屋
「一切都是我的不正經造成的。」栗原說。時尚書屋
「那麼,科長你畢竟和她──」片山說。時尚書屋
「交往過。可是沒上酒店哦。我們的關係是清白的!」
一把年紀的男人說他和女人「關係清白」的話,反而怪異咧,晴美想。時尚書屋
「知道她被殺時,打擊很大,一想到她可能是因着我的關係被殺時,我備受良心的苛責。」
「是否有什麼頭緒?」
「沒有。不過,恨我的人多的是,也可能有人因愛上她而嫉妒我。」
對有人嫉妒栗原的事真有點接受不來,但片山瞭解他想說什麼。時尚書屋
「不是科長殺的吧?」
「那還用說!」栗原憤慨地說。時尚書屋
「那為何躲起來?」石津問。時尚書屋
「我沒躲。只是……為了治療傷心,四處跑來跑去而已。後來,報紙不是登出那則新聞嗎?如果現在回去的話,會有大騷動。」
「已經騷動了。」
「是嗎──我家人也很難堪的。」
「即是說如果你太太知道了,反應會激烈得很可怕吧!」晴美說。栗原假咳。時尚書屋
「那個嘛……多少有一點……」
片山拚命忍住笑意。時尚書屋

「對了,幹嘛你在車的事情上說了謊?」
「說謊?什麼事呢?」
「租車呀。」
片山說出原委時,栗原吃了一驚。時尚書屋
「我不知道!真的在高速公路上發生故障了。」
「那麼,為何在那間酒店後面找到你租來的車?」
「誰曉得!你不是刑警嗎?快去查!」
真是,當上司的可真輕鬆啊,片山想。時尚書屋
「科長,今晚怎辦?」
「今晚嗎──在這裡過一夜。」
片山和晴美驚訝地對望一眼。時尚書屋
「但科長──」
「不可以嗎?」
「不……沒有的事……」
「那就拜託了。只是借宿一宵而已,不附兩餐也行。」
看來他弄錯了以為這兒是旅館。時尚書屋
「那麼,科長,我也有個要求。」
「什麼呢?」
「關於以前我提出的辭職信的事──」
「啊,那個呀。」栗原點點頭。「這宗案子結束後,我優先考慮。」
片山覺得這簡直像跟首相答辯一樣,不太可靠啊。時尚書屋
□井律子的喪禮場面相當安靜,只有親友參加。時尚書屋
「真的會有誰來嗎?」石津說。時尚書屋
在稍離遠的車子內,片山和石津,以及有點不起勁的福爾摩斯在監視着。時尚書屋
「如果兇手愛她,可能會來。」
「可是愛她的人,怎會殺她呢?」石津擰頭。「換作是我,無法想像殺了晴美小姐的事。」又加一句:「殺片山兄的話倒有可能……」
「喂──」
福爾摩斯從窗口探臉出去,「喵」了一聲。時尚書屋
「什麼事?」片山探頭去看。時尚書屋
有個似曾見過的中年男子走過來。看來是來參加喪禮的,不穿黑西裝,也沒結領帶。是褐色的夾克裝扮。時尚書屋
「對了,是她公寓的管理員。叫水田吧。」
水田從片山他們的車子旁邊經過。他走過後,福爾摩斯翩然跳落地面。時尚書屋
「怎麼啦?」片山和石津同時說。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追在水田後面,在他的腳下纏住耍玩。時尚書屋
「咦,哪兒的貓?」
水田似乎很喜歡貓,彎下身去撫摸福爾摩斯的頭。福爾摩斯頻頻用前肢的爪去抓刮水田的鞋子。時尚書屋
「是不是叫他賠償?」片山心不在焉地說。時尚書屋
「片山兄,那個入院的男人怎樣了?」
「你說久保?他承認他恨她,但否認謀殺。不會是他。」
「他因奔跑而骨折,太傻了。」
「可不是──哦,回來啦。」
福爾摩斯慢慢地走回來。水田往喪禮會場方向消失蹤影。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你幹了什麼?」
片山開了車門,福爾摩斯跳進來,前肢搭在片山的膝頭上。時尚書屋
「什麼呢?」
福爾摩斯伸出爪來──尖端黏着黃色的物體。片山對那個顏色有點印象。時尚書屋
「這不是在現場找到的顏料嗎?」片山把那碎渣放進信封,興沖沖地說:「好,即刻拿去鑒證!」
正要發動引擎之際,福爾摩斯又「喵」了一聲,從車窗探臉出去。時尚書屋
「這回又是什麼?」片山窺望,心中「咦」了一聲。時尚書屋
有個面熟的青年,在不遠的地方徘徊。時尚書屋
「認識他?」
「啊,對了──是交通科的。呃……叫高根吧。」
「相當年輕咧。」
「嗯。還單身,聽說交通科的女士們都對他有意思。」
「跟片山兄同人不同命咧。」
「多管閒事。」
片山伸長脖子看著。時尚書屋
在年輕刑警高根的對面,有個女子向他走過去。她是……對了,不是參加選美的關香子嗎?時尚書屋
高根意外地望着關香子。兩人不知在談什麼,看樣子是關香子在責問高根,他在極力辯解的樣子。時尚書屋
「他們在幹什麼?」
「不曉得。看來好像有什麼似的。」
「大概女的借錢給他,向他催債吧?」
石津罕有地沒有發出有關食物的聯想。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