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稚子證言》夏樹靜子(日) 第 5 頁


百子當時像是自己被指控是犯人似地嚇了一跳,她緊張地問小浩:「你確定那個人是男生嗎?」「是男生。」百子放了心,又說:「男生,穿著褐色羊毛背心……那不是董事長嗎?」不假思索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1)

百子當時像是自己被指控是犯人似地嚇了一跳,她緊張地問小浩:「你確定那個人是男生嗎?」

「是男生。」
百子放了心,又說:「男生,穿著褐色羊毛背心……那不是董事長嗎?」
不假思索說出這話的百子突然摀住嘴,轉身看著丈夫。時尚書屋
「難道……不可能吧!」北島雖感到困惑卻也表示同意。時尚書屋
股長又繼續追問:「小浩,這個人的長相還記得嗎?」
「嗯。」
「是認識的人?」
「嗯。」
「是誰?」股長緊張地問。時尚書屋
小浩停了兩三秒鐘,看了一下窗外,然後告訴大家一個令人吃驚的答案:「是憲哥哥的爸爸!」
「也不曉得是怎麼回事,平常董事長對小浩也不錯,弄得這樣真是難堪,但是問了這孩子好幾次,答案都是一樣。」
「我能不能直接和小浩談一談?」
「當然,沒有關係。要問什麼都可以。」
百子馬上從沙發上站起來,轉向室內,大聲地喊,「歇—浩——」裡矢子搖搖頭,百子也許性格過于爽朗,但實在不像個慈祥溫柔的母親。時尚書屋
在膝上擦了紅藥水又貼上了OK繃帶的小浩走進客廳,百子對裡矢子說:「我去幫你換杯茶。」便離開了。時尚書屋
「小浩,還痛不痛?」
「不痛。」
小浩看似勇敢地用力搖頭,臉上又浮現出害羞的微笑。時尚書屋
「小浩喜歡玩什麼?」
「嗯……遊戲呀、辦家家酒……」
「喜不喜歡上幼兒園?」

小浩沉默不語,眼神中隱約地憂傷起來。時尚書屋
「好像不喜歡上幼兒園?姐姐也不喜歡幼兒園哪!」
「為什麼?」
裡矢子意外小浩會提出反問。時尚書屋
「因為……路上有一隻很大很凶的狗,常常蹲在外面,每次我路過時,就會追我,好可怕。而且去幼兒園還要寫字、畫圖、用功讀書,姐姐很不喜歡!」
裡矢子聳了聳肩,小浩又開心地笑了。時尚書屋
「小浩,你喜歡畫畫嗎?」
「嗯……」
小浩的臉上再度蒙上一層陰影,裡矢子察覺出他是想起奧湯河原發生的事了。時尚書屋
「小浩,你經常和憲哥哥一起玩嗎?」
「嗯。」
「憲哥哥的爸爸,你也認識?」。時尚書屋
「嗯。」
「喜歡憲哥哥的爸爸嗎?」
「很喜歡。」小浩毫不思考地回答,又令裡矢子感到驚訝。時尚書屋
「那麼……小浩在奧湯河原那邊的旅館畫圖時,經過庭園的那個人是誰呢?」
裡矢子知道孩子已被問過無數次,便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隨質間問。時尚書屋
小浩轉向曉平府邸的方向看了看,蒼白的臉上垂下了小孩特有的長睫毛。從小浩的側面看過去,竟流露出說不清的落寞感。時尚書屋
「告訴姐姐,真的是誰呢?」
「憲哥哥的爸爸。」小浩沉重地回答。時尚書屋

「之後,我第2次又碰到小浩。那一次,我是晚上去拜訪北島升,也碰面了。我留下一點時間和小浩聊天,他告訴我很多他的事……但是當我再度問起奧湯河原的事時,他給我的答案依舊沒變。後來,他大概覺得要再回答這些問題很痛苦,就要求我不要再問了。」
自裡矢子和秋原拜訪松浦曉平一周後,8月l3日星期三的午後,裡矢子到秋原的律師事務所將最近幾天的情況告訴秋原。時尚書屋
「小浩看起來很瘦弱,卻是個相當聰明的孩子。但我總覺得他很孤獨、寂寞。北島夫婦給我的印象並不好,兩個人對孩子似乎都不是十分疼愛……不過,小浩是他們的獨生子,應該很重視才是,也許是我多慮了。」
看著裡矢子喃喃自語的秋原突然開口說「我沒告訴過你嗎?」
「什麼事?」
「小浩是北島前妻的兒子,現在的太太是再娶的。」
「哦?」
「北島的前妻叫佳香,他們在大學因相識而相戀。據說佳香是個大美人,但紅顏薄命,在小浩兩歲左右時罹患子宮癌死了。北島是個大男人,要上班又要撫養幼兒。確實是一件很困難的事,不到半年就和原來在荷蘭洋行上班的百子結婚了。」
「哦,難怪百子還那麼年輕。」
「我因為這次的事件和曉平曾在電話裡商量過。第2天我到曉平家去拜訪,碰巧那一天他被傳訊到奧湯河原警署審訊還沒有回來。這些人際關係我也是從他太太那兒聽來的。松浦太太叫八重子,和曉平是相親結婚的。時尚書屋
她提起這些事時,心裡好像有點疙瘩……」秋原眼神複雜地投向空中。時尚書屋
「八重子說:」我先生在學生時代好像也很欣賞佳香小姐,當他得知北島先生和佳香小姐已訂婚的消息,就馬上答應了和我的婚事……雖然是別人的謡傳,但似乎也是真相。‘八重子看起來是一位教養良好的婦人,應該不會無風起浪「百子不是小浩的親生母親,而北島因礙於百子而不敢過分溺愛小浩也說不定。不過,這些事和小浩的證言有什麼直接關係嗎?」
「也許有也說不定呢!」裡矢子開玩笑似地說。時尚書屋
蔡原改變語氣說道。:「曉平不論警察如何逼供、審訊,始終不曾承認是他殺害了春次!」
看秋原的表情彷彿深信曉平的無罪。時尚書屋
「如果以後仍然找不到小浩證言以外的證據,要警察不逮捕曉平也很困難了,是不是?」裡矢子擔心地說。時尚書屋
秋原揚起下巴,將一疊判例的影印件丟在桌上,算是給裡矢子的回答。時尚書屋
「看一看判例吧!很多兒童猥褻案件都是隻憑幼兒證言便使罪名成立。另外,類似交通事故的民事訴訟傷害罪也都能成立。」
秋原又接著說:「但是也曾有被判無罪的例子,原本高院一審時被判有罪,但是二審時,認為幼兒供述的憑信力不足而使得原判決無效,改判無罪,當庭釋放。」
「嗯……」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