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奪命試卷》 第 12 頁


「強詞奪理。」綾子死心地搖搖頭。「總之,即使對方是刑警,還是令人擔心的。」「為什麼?」「因為刑警也是男人呀!夕裏子是女人嘛!」珠美嚇一跳。「原來姐姐擔心這個呀!你怕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34)

「強詞奪理。」綾子死心地搖搖頭。「總之,即使對方是刑警,還是令人擔心的。」

「為什麼?」
「因為刑警也是男人呀!夕裏子是女人嘛!」
珠美嚇一跳。時尚書屋
「原來姐姐擔心這個呀!你怕二姐和國友先生上酒店或……」
說到這裡,珠美咯咯聲笑起來。時尚書屋
「你是小孩子才會覺得好笑,男人和女人在某些環境和氣氛下,就會情不自禁做出那種事來。」
「對,姐姐在這方面有經驗嗎?」
被珠美嘲笑,綾子頓時羞紅了臉。時尚書屋
「胡說什麼呀!」
看來綾子還是不很成熟。時尚書屋
「二姐已是高三學生了,即使跟情人有點什麼又有什麼關係。」
「我不說這個。」綾子嚴肅地說。「在她出嫁以前,應該好好珍惜——」
「不過,國友先生大概懂得避孕吧!如果搞到要墮胎的話,一方面對身體不好,另一方面是要花錢……」
綾子放棄了,嘆息不已。時尚書屋
「哦,電話!」
「一定是二姐打回來的。」珠美站起來,「說不定是從床上打來的哪!」
「叫她早點回來吧!」
綾子一直在等夕裏子回來的緣故,現在才開始吃晚飯。時尚書屋
「是——夕裏子姐姐?你從哪兒打來?」
「剛剛現場才清理完畢哪!」
「好像有警笛聲,什麼現場?」
「殺人現場呀!」
「嘿!」珠美直眨眼。「這不是正中姐姐下懷?」
「沒有人喜歡碰到命案的。」夕裏子不太高興地說。「我的肚子好餓——」
「國友先生不是和你一起麼?」
「我們同在現場,卻不是吃飯的時候。我現在就回家吃飯,告訴大姐一聲吧!」
「知道了。何不接着去捉拿兇手?」
「沒那麼簡單的。對了,被殺的是你的數學老師哦!」
「呃?」
「總之,等我回去慢慢再說好了。拜拜!」
珠美放下話筒,側側頭喃喃自語:
「明天的習題不做也沒關係吧……」
正要回去客廳時,珠美停下來。時尚書屋
彷彿傳來咚咚的敲門聲。時尚書屋
「是不是心理作用?」
若是訪客的話,應該按鈴才是。時尚書屋
她走過去,這次很清楚的聽見敲門聲。時尚書屋

「誰呢?」珠美走向玄關,穿上拖鞋。時尚書屋
「哪一位?」她喊。時尚書屋
外面的腳步聲停下來,珠美從防盜孔往外看。時尚書屋
好象是……男人……不,男孩子。時尚書屋
「怎麼是你呀?」
珠美打開大門。時尚書屋
有田勇一稍微遲疑地走過來。時尚書屋
「嗨。」他說。時尚書屋
「怎麼啦?」
「呃……沒什麼——」勇一的雙手插在口袋裏,說話含糊。時尚書屋
「進來嗎?」
「你一個人?」
「我姐姐在。」
「是嗎?」勇一聳聳肩。「那我改天再來好了。」
「沒關係啦!我大姐不會羅羅嗦嗦的。」
「但我沒什麼事來找你。」勇一說。時尚書屋
「是不是肚子餓了。」
話沒說完,勇一的肚子「咕」一聲發出抗議。時尚書屋
珠美撲哧而笑。時尚書屋
「別勉強自己了。進來吧!」
「那麼……」勇一不好意思地紅着臉,走進屋裡。「讓我先洗洗手,手臟了。」
「好哇!盥洗室在那邊。」
珠美走向廚房,綾子抬起臉來。時尚書屋
「夕裏子回來了?」
「不,有客人。」
「客人?那就請進客廳——」
「進來這裡可以了。」
「帶客人來廚房,太失禮啦!」
「方便嘛!」
「方便?」
就在這時,勇一出現了。時尚書屋
「坐吧!我去端飯給你。」珠美說。「他是有田勇一,這是我大姐。」
「你好——」勇一輕聲說。時尚書屋
「歡迎。」綾子霍地站起。「珠美承蒙照顧——」開始說起客套話來。時尚書屋
勇一慌忙站起來。時尚書屋
「哪兒的話,彼此彼此——」
「兩個都坐下呀!」珠美吃驚地說。「只是普通朋友,何必裝模作樣呢?」
「是嗎?」綾子似乎感到有點遺憾。「請慢用。」
當勇一開始吃飯時,連綾子也不想說話了。飯和菜一轉眼就消失了,就像被吸入四度空間一樣——雖然形容得誇張了些。事實上,他的速度快到連珠美也啞然。時尚書屋
「看樣子……他相當餓。」
當綾子終於開得了口時,勇一已在添第3碗飯了。時尚書屋
「哎,美味極了!」放下空碗後,勇一舒一口氣說。時尚書屋
「今天一整天什麼也沒吃是嗎?」珠美吃驚地說。時尚書屋
「不僅今天,」勇一說。「昨天也沒吃。」
「竟然活到現在呀!」珠美笑了,然後驀然一驚——我今天怎麼啦?時尚書屋
若是平時的話,我絶不會免費請一個不太相熟的傢伙吃飯。即使讓他吃了,一定會開一張帳單給他「追數。」
可是……莫名其妙的,她不想這樣做。不過,一眼就可以看出他身無分文,催他付錢也是徒然。時尚書屋
「好累……」勇一打個大哈欠,這次想睡覺了吧?「可以讓我——休息一下嗎?」
「好哇!往沙發倒下去就行了。」
「謝謝,就這麼辦。」
勇一走向客廳去了。時尚書屋
「珠美。」綾子說,「你有個怪朋友哪!」
「嘎?對,他有點獨特,是不?」
「他說話的措詞倒是不敢恭維,不過,看來人很好。」
「是嗎?」
「沒有給人一般不良少年的感覺,而像是被逼成不良似的。」
綾子是個不懂世故、單純若小孩的人,她那種天真的直覺,有時反而看透別人的內心。時尚書屋
「呵,姐姐說得很有意思嘛!」
「不准嘲笑姐姐。」綾子說。「哎呀!」
「怎麼啦?」
「留給夕裏子的菜,全部被他吃光啦!」綾子說。時尚書屋
「你說什麼?」夕裏子懷疑自己的耳朵。時尚書屋
走進玄關後,夕裏子獃立着。時尚書屋
「這個給你……」珠美遞過來的是——·
「珠美,你知道那是什麼嗎?」
「千圓鈔票呀!」
「對呀!你說把它送給我?」
「嗯。」
夕裏子急忙把手貼到珠美的額頭上。時尚書屋
「沒有發燒嘛!」
「好沒禮貌!」
「但你竟然從自己的零用錢裡拿出一千圓給我……」
「我不是說了嗎?我的朋友把菜全部吃完了,所以請你去外面吃東西來補償。」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