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奪命試卷》 第 5 頁


「行啦!」少年在黑暗中躍到地面,得意地喃喃自語。冷不防有人啪地亮了燈,少年差點跳起來。「我在等你哦!」站在門口的是一名矮胖的中年男子,盤起胳膊瞪視少年。「哦!原來你
作者:待考 / 頁數:(5 / 34)

「行啦!」少年在黑暗中躍到地面,得意地喃喃自語。時尚書屋

冷不防有人啪地亮了燈,少年差點跳起來。時尚書屋
「我在等你哦!」
站在門口的是一名矮胖的中年男子,盤起胳膊瞪視少年。時尚書屋
「哦!原來你早知道了。」少年噘噘嘴。「何不在我出去時阻止我?」
「勇一。」那男人說。「準備一下。」
「知道啦!」少年慪氣地說。「到地下室去關一天,沒飯吃,對不對?我就這身打扮去好了。」
「不是的。收拾行李吧!」
「呃?趕我走嗎?我可高興都來不及啦!」
「你母親死了。」
少年停頓了一會,歪歪嘴唇笑起來。時尚書屋
「所長,這種玩笑開得太過分了吧?」
「真的。」被稱所長的男人無表情的說。「剛纔接到警方的聯絡,聽說你母親被人殺了。」
那叫勇一的少年一直獃立着,自言自語的說:「不是真的吧?」
「快點準備,穿上你來這裡時的衣服,好好梳理頭髮。我開車送你去。」
所長走出房間之前,稍停一會,回過頭來。「勇一,堅強哦!」
勇一沒答話。時尚書屋
當這間除了床和桌子以外,几乎什麼也沒有的簡陋房間只剩下有田勇—一個人時,他才突然回過神來的環視四周。時尚書屋
「媽……」他低吟着,坐在床上,垂下頭去。時尚書屋
母親死了,被殺的?時尚書屋
是誰幹的?畜牲!
「喂。」房門又打開,所長探臉進來。「你沒事吧!」
「嗯。」
勇一霍地站起來,急急脫掉牛仔褲。時尚書屋
所謂的準備極其簡單,不到三分鐘,勇一已提着一個小手提旅行袋走出房間。時尚書屋
所長穿著一件穿舊了的西裝。勇一從未見過所長穿過別的西裝。時尚書屋
所長的車和他的西裝一樣破舊不堪。時尚書屋
不過,走在夜路上,車子的速度總比步行快得多……
「你有親戚嗎?」所長邊駕駛邊問。時尚書屋
「沒有替我辦喪禮的親戚。」勇一在前座說。時尚書屋
「是嗎?」
然後,所長一路沉默地驅車前行。時尚書屋

「所長——你說我媽是被殺的——是什麼原因?」
「不知道,警察是這樣說的。」
「有哪個傢伙會殺我媽?」
「你母親是個好人。」
勇一覺得眼角發熱,感動得想流淚,但他別過臉去,不讓所長察覺。不過,所長大概發現了。時尚書屋
所長大致上知道他的一切。時尚書屋
勇一很高興聽見所長說母親是「好人。」
「勇一。」所長盯着前方說。「一旦沒有其他親戚在,你本人就是喪禮的負責人了。好好振作哦。」
「嗯,我知道。」勇一點點頭。時尚書屋
可是,勇一在想別的事。時尚書屋
母親被人殺了,是誰殺了她?時尚書屋
已經快天亮了,可是窗外觸目所見之處,依然一片黑暗。時尚書屋

危險的邂逅

「難得放假嘛!」珠美打個哈欠之後發牢騷。「這樣子不如上學更加輕鬆。」
珠美本來打算一個人在屋裡優哉游哉地躺着看電視。時尚書屋
然而,儘管自己是「無辜」的,終究是遭停學處分之身。時尚書屋
夕裏子說:「你使人擔心,好好做家事作補償吧!」
沒法子,只好打掃房子洗衣服了。時尚書屋
由於堅持不打免費工,所以最後成功地交涉到以五百圓作為酬勞……
「做兼職的主婦,時薪起碼好幾百圓。」她一面推動吸塵機一面嘀嘀咕咕地說。「這樣苛待中學生,是違反法律的哦!」
洗衣與打掃這些工作,通常姊妹間交替來做,接受這種「不當處分」簡直是精神虐待!加上體力勞動,珠美認為太過分了。時尚書屋
「哎,累死了!」
結束工作後,珠美以令人慘不卒睹的姿態躺在沙發上,當然,初三學生還是小孩子……
「咦?」
門鈴響了。誰呢?下午一點鐘,綾子或夕裏子都不可能在這個時間回來。時尚書屋
是不是推銷員?有趣有趣,作為打發時間的對象也不錯。時尚書屋
「哪一位呀?」她在對講機問。時尚書屋
「現款掛號信,請蓋章簽收。」年輕的男聲說。時尚書屋
現款?珠美對這兩個字起了敏感反應。時尚書屋
「來了來了。」
她一邊回答,一邊從廚房的抽屜拿出粗糙的普通圖章,然後急急走向玄關。時尚書屋
「辛苦啦!郵差先生。」

她一面說一面開門……

站在眼前的,怎麼看也不像「郵差先生」。頂多是十五、六歲的少年,年紀和自己差不多。時尚書屋
而且,珠美對他毫無印象。時尚書屋
「你是誰?」珠美說。時尚書屋
沒有回答。取而代之的是一把白閃閃的匕道,嗖地刺到珠美的鼻端。時尚書屋
「幹什麼呀!」
簡直就是低成本的電視劇一般,珠美想。她往後退,接着癱坐在玄關的入口處。時尚書屋
「別出聲。」少年說。時尚書屋
「出不了聲啦!」
「進去!」
少年上身穿著一件普通的運動外套,下身是牛仔褲。時尚書屋
當然珠美並不是不害怕的,可是對方和自己差不多年紀,而且長得不算高大,珠美多少回覆鎮靜。時尚書屋
又不是為結怨尋仇而來,假如對方要錢,給他就是了……
不管珠美怎麼吝嗇都好,她還是判斷得出,與其被刀所刺,不如錢被奪走的好。何況現在家裡沒有存放大事現款。時尚書屋
「好,坐吧!」
少年命令珠美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自己則在茶几上坐下,在珠美面前把玩刀子。時尚書屋
「幹嗎!要錢的話,廚房抽屜裡有錢包。我們有存摺,可是圖章在姐姐手裡,我領不到錢哦!」
「我不是為錢來的。」少年用嘲諷的語調說。「你是佐佐本珠美吧!」
珠美瞪大眼睛。時尚書屋
「是的……你是誰?」
「有田勇一。」少年說。時尚書屋
有田,彷彿在哪裡聽過的名字,珠美想。不過,熟悉的人之中肯定沒有這個姓。時尚書屋
「知道我是誰了嗎?」
珠美搖搖頭。有田——誰呢?時尚書屋
「我母親三天前被殺了。」有田勇一淡淡地說。時尚書屋
「啊!」珠美終於想起來了。「我想起來啦!在我們學校——」
「不錯。」有田勇一點點頭。「你該知道我為什麼來這裡了吧!」
「來找我嗎?——我不懂。」
「我想不可能的。」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