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奪命試卷》 第 6 頁


刀尖指向珠美的臉。這可不太妙了。「等等——危險呀!」珠美悚然一驚。這種角色適合二姐夕裏子,多過適合我!因為我一點也不喜歡冒險!「你不說,我在你臉上留下永不脫落的印記!」
作者:待考 / 頁數:(6 / 34)

刀尖指向珠美的臉。這可不太妙了。時尚書屋

「等等——危險呀!」
珠美悚然一驚。這種角色適合二姐夕裏子,多過適合我!因為我一點也不喜歡冒險!
「你不說,我在你臉上留下永不脫落的印記!」
「說——說什麼呀?」
珠美不禁壓住沙發靠背往後退,可惜頂多後退幾公分而已。時尚書屋
「殺我母親的是誰?」
這件事連珠美也莫名其妙。時尚書屋
「不知道!我怎會知道?」
「別裝蒜了。你以為我不是說真的?若是那樣……」
「我並沒有裝什麼蒜——」
「我是說真的哦,看來你不相信。」勇一探前身體。時尚書屋
珠美直直回望他的眼睛。她很清楚,對方是「說真」的。時尚書屋
裝作冷靜的臉透出紅潮,雙眼閃光,他是認真的。時尚書屋
即使知道又怎樣?珠美實在答不上來。時尚書屋
「快說!」勇一又逼到眼前。時尚書屋
「危——危險啊!」珠美吞吞吐吐地說。時尚書屋
「嗯,真的危險。但我母親被殺了,你一個人受點輕傷,算得了什麼個?」
他說得很快,顯然十分激動。時尚書屋
「說呀!」
「危險——」
勇一的身體往前探出更多。時尚書屋
他坐在茶几邊端。茶几上只是放著一片厚玻璃……
「嘩!」勇一喊。時尚書屋
玻璃片往上升,負載勇一的體重那邊傾斜起來,於是咚的一聲,勇一結結實實地跌到地上。時尚書屋
玻璃片隨着轉了一圈,發出轟然巨響,直敲勇一的腦袋!
「好痛……」
勇一頓時頭暈眼花,拚命推開玻璃片,就像一隻落網的猩猩。時尚書屋
珠美看到刀子從自己腳前兩三公分的地方掠過,並且割破沙發,不由嚇得毛骨悚然,動彈不得。時尚書屋
這時,玄關的門鈴又響了。時尚書屋
「來啦來啦!」
有救了!珠美從沙發跳起來。時尚書屋
「等一下!」

當勇一推開重甸甸的玻璃片站起來時,珠美已經衝到玄關去了。時尚書屋
「嗨!」
站在那裡的,乃是刑警國友。時尚書屋
「國友先生!」
珠美有點懷疑自己的眼睛。竟然在這麼要命的時刻有刑警來到……她覺得事情發展得未免太順利了些。時尚書屋
「怎樣?停學期間,是否謹言慎行、閉門思過了?」
「嘎?嗯,差不多啦!」
「姐姐們還沒回來吧?」
「還沒——嗯,還沒。」
「其實,我有話對你說。只有你一個人嗎?」

珠美有一瞬間發獃……

「嗯,我一個人。」
「是嗎?我可以進來麼?」
「請。」
珠美把國友帶進客廳。茶几已回覆原樣了。時尚書屋
「我去泡茶。還是咖啡?」
「咖啡好了。」
「好的。」
珠美走進廚房,幸好剛纔煮了開水。時尚書屋
泡好咖啡端出去時,國友坐在沙發上翻報紙。時尚書屋
「哎,刑警工作太忙,反而沒時間看報紙。有時讀到自已承辦的案件報導,甚至奇怪案情已進展到某個自己也想像不到的地步。謝謝。」國友慢慢啜了一口咖啡。時尚書屋
「對了,我想告訴你的是,關於三天前發生的兇殺案。」
珠美有點心驚膽跳。時尚書屋
「是不是——在教室被殺那件……」
「嗯,受害者名叫有田信子,她是你學校裡一個學生的母親。」
「我們學校的?」珠美皺皺眉。「有田……幾年級的學生?」
「本來應該和你一樣是三年級生。」
「怎麼說?」珠美問。時尚書屋
「死者的兒子叫有田勇一。初中二時,從外地轉校來的,聽說品行不良,不受管教,也不常去上課,有一次他和朋友吵架,結果弄死了對方。」
聽國友這麼一說,珠美才想起有過那件事,可是完全記不得肇事者的名字。時尚書屋
「結果他被送去少年感化院,然後轉送去現在的機構。」
現在他在我這裡哪,珠美在心中喃喃自語。時尚書屋
「知道兇手是誰嗎?」珠美問。時尚書屋
「還不知道。」國友搖搖頭。「沒有目擊者,也找不到線索。只有一個而已……」
「找到了什麼?」
「這個。」國友取出一張折好的紙,然後攤開。「這是複印本。」
「考試題目!是不是老師擬題的原稿?」
「這份複印試題放在被殺的有田信子的手袋裏,不過皺成一團了。」
「這是那份複印本的再複印本。」
「不錯,因為該複印試卷是證物。不過,從它上面也拿不到指紋就是了。」
「跟在我書包裡找到的一樣。」珠美看著那份考題複印本點點頭。「不過內容不同。這張全是應用題,在我書包裡的一半是計算題。」
「是嗎?我就是想證實這一點。」
「那麼——國友先生,你認為這份複印本和殺人事件有關?」
「這個我不敢說。不可思議的是,為何它會放在有田信子的手袋裏。」
「對嘛,她兒子已沒上學了。」
「就是,總之奇妙。」國友說。「我在意的是那張紙皺成一團,不像是死者本人放進去的。」
「那麼,可能兇手另有目的——」
「可是,為何兇手拿着那份複印本,則是個謎。」
「有什麼線索沒有?」說著,珠美苦笑。「我好像受到夕裏子姐姐的偵探病傳染了。」
「再把你們牽入危險的事,我會受不了啦!」國友苦笑不已。時尚書屋
「不要緊,我和姐姐不同,不能賺錢的事我不幹的。」又說。「不會有獎金拿吧?」
「很遺憾。」國友笑了。時尚書屋
「那個有田勇一……」
珠美有點遲疑地說。「他死了母親啊!」
「嗯,聽說他父親在很久以前就離家出走了,這是他墮落的原因,不過,他好像很愛他的母親。」
「那一定造成很大的衝擊了。」
「為了母親的喪禮,他曾經回家過,最後瞞過感化機構所長躲了起來,我們也在找他。」
「怕他又惹是生非?」
「不……」國友頓了一會,說:「根據那位所長所言,那叫勇一的孩子大概不會傷害別人的。」
「那麼……」
「他們反而擔心他可能閙自殺。」國友說。時尚書屋
國友離開後,珠美把咖啡杯拿去廚房清洗,之後回到客廳,大聲喊說: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