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奪命試卷》 第 9 頁


那裡有個飲水處。珠美飛快回頭望望田所他們,然後跑向草叢。「你在幹什麼呀?」「不要太大聲。」勇一喝止她。「為什麼不出現?這是你母親的喪禮哦!」「我知道,但我出去的話,又要
作者:待考 / 頁數:(9 / 34)

那裡有個飲水處。珠美飛快回頭望望田所他們,然後跑向草叢。「你在幹什麼呀?」

「不要太大聲。」勇一喝止她。時尚書屋
「為什麼不出現?這是你母親的喪禮哦!」
「我知道,但我出去的話,又要回去感化院了。」
「有什麼辦法?」
「我要親自捉拿兇手!」蹲在草從背後的勇一說。時尚書屋
「警察會替你捉到的,我們是為此而交稅的嘛!」
勇一眼神突然柔和下來,看著珠美。時尚書屋
「上次謝了。」
珠美一陣心跳,移開視線。時尚書屋
「怎麼突然改變態度了。」
不知怎地,她的臉一下子熱起來。時尚書屋
「你不會告訴老師他們吧?」勇一安靜地說。時尚書屋
「不說是可以……可是,太危險了,這是殺人事件哦!」
怎麼說,珠美在這方面經驗豐富得多。時尚書屋
「我知道。」勇一點點頭。「但是,對我而言,我欠母親太多了。」
「你欠了很多債不成?」
「我指她太勞苦了。」
「哦,可是,小孩子不都是這樣長大的麼?」
「你這人挺有趣的。」勇一笑了一下。時尚書屋
「你讚我?」
「總之,我想暫時躲起來尋找兇手。」
「我覺得危險重重哪!」
「沒關係。」勇一輕鬆地說。「即使因此而死去,我完全不在乎。」
珠美心頭一震,一個跟自己同年紀的人,竟然說出「死了也不在乎」的話,而且語調認真,還是第1次聽到。時尚書屋
女孩們常說「我為xx人而死也無所謂」,可是絶不會真的為自己欣賞的偶像而死。現在勇一輕描淡寫地說出那句話,對珠美是一種震撼。時尚書屋
珠美正想說什麼時,勇一說:
「好像有人來了。」
果然,接待處附近傳來說話聲。時尚書屋
「我要走了。」珠美說。時尚書屋
「嗯,保重啦!」
珠美走了幾步,回過頭來。時尚書屋

「如果沒地方去,到我家來吧!」
走回接待處時,珠美也暗自驚訝,為何自己說出那句話來。時尚書屋
即使只住一晚,他也不會帶錢來吧!
「那事——」田所的聲音。時尚書屋
「交給我好了。」說話的是一名白髮紳士。時尚書屋
珠美一眼看出,那位紳士的西裝是英國料子,他身旁站着一名像是秘書的年輕男子。社區入口停了一部勞斯萊斯!肯定是那紳士的車。時尚書屋
這人是大富豪啊!但他幹什麼到這裡來?時尚書屋
「請等一下。」大倉打岔。「你和死去的有田信子是怎樣的關係?」
白髮紳士嘆一口氣,然後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失禮了,我沒報上姓名身分,提出這種要求,難怪你們驚訝了。——我姓小峰,信子是我的女兒。」
珠美忍不住啊了一聲,然後慌忙按住嘴巴。怎不叫人震驚呢?時尚書屋
小峰老紳士轉眼看珠美。時尚書屋
「對不起。」珠美道歉。時尚書屋
可是很奇怪,那位紳士一直注視珠美,眼神中卻沒有一絲不滿。時尚書屋

珠美以為臉上沾了什麼東西……

「你是有田信子的父親?」
田所的聲音把小峰喚回到現狀。時尚書屋
「信子和男人私奔,自此消失蹤影,」小峰說。「她是我唯一的孩子,我也很頑固,不允許她和自己喜歡的對象結婚,我以為她離家出走後,很快就會回來……」
「但她從此沒回去?」
「信子沒有回來。我一時固執起來,不派人找她。到了最近才聘人開始調查她的行蹤,卻在這時聽到她被殺的消息……我仔細查過了,肯定她是我女兒信號。」
「那真不幸。」大倉說。時尚書屋
「我想務必讓我親手辦女兒的喪禮——當然可能給你們帶來麻煩。」
「不,若是有那樣的內情,倒無所謂。」田所說。「這麼說來,勇一君是你的孫兒了。」
「勇一,他是信子的——」
「她的兒子,今年十五歲。其中還有各種內情——總之,進來談談好嗎?」
「好的。」小峰迴頭對年輕的男秘書說:「你到車上等我吧!」
「喂,佐佐本。」田所對珠美說。「你先回去學校吧!替我轉告校長,我會遲一點回去。」
「好的。」珠美說。「那我先走了。」
然後鞠躬離去。時尚書屋
目送她的背影離開的小峰問田所:
「她是誰?」
「學生代表,是來燒香的,名叫佐佐本珠美。」
「佐佐本嗎?」
小峰似乎若有所思的樣子,點一點頭,跟隨田所走進放置棺樞的房間。時尚書屋
另一方面,珠美從外側繞去剛纔的草叢,但已經不見勇一的影子。時尚書屋
剛纔那些話,勇一聽見沒有?時尚書屋
珠美聳聳肩,喃喃地說句「算了」,立刻快步離開。時尚書屋
在意那種人的事,口袋也不會增加一文錢,且由他去。時尚書屋
可是,他在哪兒吃飯睡覺?時尚書屋
珠美畢竟還是擔心的。時尚書屋

敵手

「奇怪……」夕裏子側側頭。時尚書屋
在約好碰面的咖啡室有如此表現,並非因為對方沒準時出現。現在距離約好的五點鐘,還有十五分鐘左右。時尚書屋
對方並非不想見的人,甚至是很想見的對象——她等候的是國友。時尚書屋
那麼,有什麼好奇怪的?時尚書屋
在學校上完最後一堂課,跟片瀨敦子收拾東西準備回家之際,事務室女職員過來喊:
「佐佐本夕裏子,有你的電話。」
「嗨,夕裏子嗎?」傳來國友出奇愉快的聲音。「今天可見見面嗎?」
「好是好……你的工作不要緊麼?不是還在辦那宗案子?」
「嗯,其實,我就是為了那宗案子,待會要去見那位出題的數學老師。」
「那是等一會了?」
「我想你也會有興趣的。與我一起去如何?」
國友的話令夕裏子受寵若驚。時尚書屋
「我倒無所謂,可是,我可以在場麼?」
「希望你務必到來。」
這是夕裏子覺得奇怪的原因。時尚書屋
國友不喜歡夕裏子捲入案件中。如果夕裏子插手的話,他會很生氣。時尚書屋
當然,這是由於他擔心夕裏子有危險之故。時尚書屋
然而今天他卻主動提出跟他一起查訪……夕裏子因此搖頭不解。時尚書屋
「歡迎光臨。」
傳來侍應的聲音。夕裏子望向入口方向。不是國友,不過,可能就是那位數學老師。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