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狄仁傑斷案傳奇-高羅佩-3 第 2 頁


「兩位相公進來請坐。」狄公和藹地說:「你們許是來稟報龍船賽的事吧,想來諸事都預備就緒了?」 兩位古板正經的鄉紳穿著素綢的長褂袍,頭上戴着黑紗便帽。 「正是,老爺。」卞嘉答道
作者:待考 / 頁數:(2 / 192)

「兩位相公進來請坐。」狄公和藹地說:「你們許是來稟報龍船賽的事吧,想來諸事都預備就緒了?」

兩位古板正經的鄉紳穿著素綢的長褂袍,頭上戴着黑紗便帽。
「正是,老爺。」卞嘉答道。他聲音乾澀卻善於辭令。「柯先生和我剛離開白玉橋,通共九條船都在起發點編排定妥。」

「槳手都不錯吧?」狄公問道。一邊回頭提醒端茶上桌來的丫環,「小心把牌撒弄亂了!」說著趕緊也把自己的牌面朝下放倒。
卞嘉答道:「每條船上的十二名槳手,不消幾日都募全了。二號船上的槳手全是運河船伕,他們賠了誓今番非要贏了城裡人不可,爭奪之劇烈自不消說。柯先生和我安排他們在白玉橋鎮的酒店裡盡情地飽吃了一頓,此時他們正心急着上場哩。」
「卞大夫,你的九號船且是輕快,我的那條敢情是輸,究竟是船身太沉。」柯元良噘了噘嘴說道。
狄公道:「柯先生,聽說你的船是嚴格按着我們祖先傳下的古老樣式打製的,只這一層就不同一般。」
柯元良的臉上浮起一絲笑容。他相貌端然,骨格奇拔,風度翩翩,舉止優雅。聽了狄公這一句獎美的話,慌忙欠身答道:「狄老爺乃是知音了,我斷不敢忘了我們祖先的舊制。信而好古,吾道不孤啊!」
柯元良累世鄉宦,詩書傳家,他一生只讀聖賢書,又是骨董古物的收藏家。狄公也曾幾番想親眼看看柯元良蒐集的古人字畫。如今聽了他這番話,心中讚許,不禁深有感慨地說:「聽柯先生之言,端的快慰。古往今來,普天之下,但凡有江河水瀆之處就有慶賀這龍船節的風俗。時尚書屋
海內的百姓勞累終年亦只有在這一日裡可盡情取樂一番。」
「本州百姓都道是賽龍船可使河神娘娘開個顏兒,河神娘娘一開顏那年頭便風調雨順,河塘魚滿,」卞大夫道。
柯元良皺了皺眉,看了卞嘉一眼,說道:「往昔,這賽龍船行動就着了魔道。賽船之後,用一個活人供祭,照例在河神娘娘廟裡殺一個美貌的後生,披紅掛綠,喚作是『白娘娘的新官人』。那貢了犧牲的人家竟還認作是難得的風光。」
「幸而國初定鼎就廢止了這悖戾人情的淫祭。」狄公道。
卞嘉忙道:「然而白娘娘的陰魂卻還不曾消歇。此地百姓至今還供奉着她的神像,河神廟裡終年香火不斷。我記起四年前,賽船時翻了一條船,有個人淹死了,閙得這一州百姓紛紛揚揚都稱是吉祥兆頭,道是該年敢情五穀滿囤,人畜興旺。」

柯元良不安地看了看卞大夫,他放下茶盅站起來說:「狄老爺,告辭了。我們此刻還要到彩台上去看看獎禮預備齊妥了沒有。」
卞大夫也只好跟着站了起來,他們拜辭了狄公出敞軒匆匆下船去了。
三位夫人緊接兒從屏風後轉將出來,又坐起了牌局。小妾急急地嚷道;「都剩幾枚牌了?正是煞末一搏了!」狄仁傑註:這位小妾是我的同鄉——蘇州人,煞末就是最後的意思
丫環送上新沏的茶,四個人又專心致志地打起了牌。狄公緩緩地捋着鬍鬚,算計着招式。他的牌勢已「三綫歸元」,只等「三筒」或「白板」任何一枚。「三筒」 已全出齊了,還有一枚「白板」在外,若是誰將那枚「白板」打出來,他就贏了。時尚書屋
狄公瞅着他的妻妾們興奮而發紅的臉頰,尋思着那枚牌究竟在誰手裡。
突然,近處一聲巨大的花炮轟擊,接着是一串兒爆竹聲,隱隱有蕭鼓樂動。
「出牌啊!」狄公對著他上家的大妾不耐煩地催道。「已放焰火了!」
大妾猶豫了一下,拍了拍她晶光油亮的頭髮,然後往桌上打出了一枚「四索」。
「我贏了!我贏了!」小妾興奮地叫着攤下了牌。——她只等着這枚「四索」。
狄公失望地問道:「你們誰把那『白板』藏住了,我多時間只等候着這枚倒霉的牌。」
他們把牌放倒,誰都沒有「白板」,剩下的牌裡亦沒有。
狄公皺着眉頭說道:「這可是作怪了,桌上只有一枚,我這裡一對,另有一枚 『白板』端的生翅飛走了不成?」
「莫不是掉到了地上?」正夫人說道。
他們一齊朝桌底下看,又抖抖衣裙,都沒有。大妾說:「會不會是丫頭忘了放進匣子裡?」
「豈有此理!」狄公氣惱地說。「匣裡倒牌出來時我通數了一遍,每次倒牌我依例都要數過一遍。」
「噓——」的一聲,然後又是一陣震耳的巨響,運河被焰火落下的密雨一般的彩星照亮了。
「尋什麼『白板』!這紅綠花傘兒一天光星,恁美的景緻都不看了?」正夫人說。
他們急忙站起來,都走到了船欄邊。焰火正從四面升起,爆竹聲連響成一片,人群中爆發出了高聲喝彩,一彎慘淡的銀月在天空掛出。此時競賽的龍船已馳出了白玉橋,觀賽的人們紛紛地議論着他們下的賭注。
「我們不妨也來押個寶吧!」狄公乘興說道。「今夜就是那窮愁小民也都要賭上幾個銅錢。」
小妾拍手贊同:「老爺主張的是,我押三號船五十銅錢。這兩天我手氣正旺。」
「我押五十在卞大夫船上。」正夫人也發了興。
「我押五十在柯先生的船上,我信先祖舊風。」狄公道。
忽然,他們看到兩岸船上的人都站了起來,伸長了脖頸注視着運河轉彎處,賽船就要作最後的衝刺了。狄公和他的妻妾又靠到欄杆邊,緊張期待的氣氛也感染了他們。
兩葉扁舟從岸邊馳出,在彩台前的運河中分開紮下了錨,船上的仲事官展開了一面大紅旗。
遠處鼓聲隱隱,船雖是尚未見到,但可知是逼近了河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