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狄仁傑斷案傳奇-高羅佩-3 第 5 頁


「發恁的愁,莫不小覷了你我自己?我此刻就上馬去白玉橋鎮,顯而可見,就在那裡的酒筵上董梅被人下了毒。我先去看看那酒店的情形,你上孔廟縣學去拜見歐陽助教,詢問一下董梅和夏光的學業操行。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92)

「發恁的愁,莫不小覷了你我自己?我此刻就上馬去白玉橋鎮,顯而可見,就在那裡的酒筵上董梅被人下了毒。我先去看看那酒店的情形,你上孔廟縣學去拜見歐陽助教,詢問一下董梅和夏光的學業操行。那老助教是個目光精深的人,我很想知道他對這兩個少年人作如何觀。你不必等候我,明日一早用膳後即可來內衙逕自尋我。」


他們走下彩台懸梯時,狄公又想到什麼,說道:「啊,再有,你此去經過衙府時順便要管家告訴一聲內眷,今夜裡我很晚才能回府。」
-
第4章

狄公從衙卒那裡牽過一匹馬,翻身上鞍,一溜煙兒向南奔馳而去。一路上擠滿了回城裡的人,誰也不曾留意於他。
官道約有四五里是沿著運河走的,堤岸邊這時還坐著三三五五的男女。繞過了一座小山崗,四面出現了幽深的樹林,馳出樹林到了平川便可看到白玉橋鎮口的燈綵了。跨過那座高高的白玉拱橋下面的市鎮便由此而得名,狄公見運河裡船帆林立,水波粼粼,那裡正是鎮河和運河的匯流處。
橋對面的市廛上燈綵閃耀,一派光明,大群的人聚在店舖周圍,生意兀自興隆。狄公下了馬,拉著轡頭將馬牽到一家鐵匠鋪,鐵匠正閒着,與他幾個銅錢囑他看守這馬,喂點草料。狄公暗自得意,那鐵匠並未認出他是本州刺史。
狄公沿著市街信步走去,尋思着到何處去打聽信息。忽而他見河岸上一株垂楊下遮着個小小廟宇。門牆樑柱都漆成了紅色,香火端的蕃盛,善男信女川流不息都朝那募化箱裡扔進幾文小錢。狄公走進廟裡不由好奇朝殿堂內張望,一個穿著破袖的老廟祝正往懸掛的一盞油燈里加油。時尚書屋
神壇供着一尊真人大小的娘娘,彩披綉裙盤腿坐在蓮花寶座上,半張半閉一對眼睛正瞅着他,嘴唇微微蜷曲,閃出一絲薄薄的笑意。
狄公是個堅定的正統儒者,他對這種俗祭淫祀一向深惡痛絶。今天這張嬌艷的笑顏更使他感到格外不安。他皺緊眉頭步下府外石階,繼續向前走去。不一晌,他看見一家修須店,店門正向着河岸。時尚書屋
他走了進去坐在長凳上等候。抬頭他忽見一個窈窕娉婷的女子正朝這店舖走來,她穿著玄緞長裙,下半個臉面用紫綾巾遮掩着。這女子明眼不是什麼窯姐粉頭,衣飾淡雅,舉止雍容,倒像個官府裡的貴婦人。走近到修須店門首她停了下來,將那紫綾巾慢慢摘下,緊緊瞅着狄公。時尚書屋

狄公心中好生狐疑,一個單身女子無人陪同,此時此刻在閙市中晃蕩,可會有什麼見得人的勾當?店舖裡的夥計笑臉上來照應,狄公只得安下神來隨那夥計擺佈。
「貴相公打哪裡來?」夥計一邊替狄公梳理鬍鬚,一邊開口問道。
「我是外鄉來的拳師,正待要上京訪親去。」狄公答道。
他知道拳師一般多俠義心腸,救人急難,故最是受人敬重和信賴。
「今夜你生意敢情興隆,這麼多人來看賽龍船。」狄公問道。
「相公這話說差了。實對你說吧,今夜人但有個好去處了,你不見前面那個酒店,賽船前卞相公、何相公兩位闊爺擺下了酒水,單宴請那眾槳手,一文銅錢不破費便可坐上桌去痛快吃喝,又誰還肯來這裡化去幾文銅錢梳理鬍鬚毛髮?」
狄公點點頭。他用眼角又偷覷了那個站在店舖門首的女子,那女子倚着柵欄正耐心地等着他呢!狄公思量她莫非真是個窯姐,專一等候我出去便來兜她的營生。他轉意又問那夥計:「我見那酒店裡只有四個夥計,這麼多的槳手吃喝,酒食怎生整理得妥當,可不忙亂壞了他們,聽說通共有九條船哩。」
「不,他們且是不忙哩。你看那店堂後有一張桌子,他們在桌子上放了六個大酒罈,今夜這六個大酒罈黃湯盛的滿乎乎的,隨你自個兒舀,務要灌個痛快。兩邊桌上又堆造了成山的盤碟菜餚,隨意挑揀,一文不收。菜餚都是珍佳上品。時尚書屋
人家卞相公、柯相公請起客來可真個有丞相的肚量,吃人眼紅得慌。他們自個兒又上上下下地張羅,忙得沒入腳處,偷個閒兒還同這個那個廝戀幾句……嗯,你要不要洗洗毛髮?」
狄公搖了搖頭。
夥計又自顧說道:「我敢賭個咒,那裡的人都要喝到半夜醉得踉蹌才肯盡興。噢,聽說賽船時出了事,有個打鼓的後生仰脖子伸腳去了,大夥兒可都樂了,白娘娘得了供奉,今年秋上可有個好年成了!」
「你也信白娘娘?」
「也信也不信。我這行營生前不靠水,後不靠山,多少可以斜眼兒閒裡觀看。我雖不去她廟裡燒香,但我可不敢走近那邊的曼陀羅林。」他用手中的剪子指了指方向,又說道:「那片林子都道是白娘娘的,莫道是進去,就是走近正面覷一眼都心中髮毛——」
「罷,罷,小心剪子!險些兒戳了麵皮,該幾個錢?」
狄公付了錢,道了聲謝,戴上弁帽,便出了這店舖。
那女子果然迎着他走來,輕輕地說:「官家,小婦人唐突了,有句話兒要與你說。」
狄公打住了腳步,敏捷地看了她一眼;乃低聲說道:「小娘子方便,但言無妨。」
狄公頭裡猜度得果然不差,那女子神態矜持,吐言溫馴,正是官府人家婦人的行狀。
「適間我聽說你是個拳師,乃斗膽擋了大駕,但有一事央煩,不知依與不依?」
狄公甚得好奇,尋思這女子究竟有什事央及,故意作勢道:「我是江湖間來去之人,眼瞳兒只認得銀子。」
「隨我走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