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狄仁傑斷案傳奇-高羅佩-3 第 6 頁


她走到河邊那柳樹蔭裡搬了個粗石凳兒坐下,狄公欠身坐了對面。那女子長得十分標緻,年紀約莫在二十五上下,杏兒臉,不施粉黛,淡淡的緋暈使她細膩柔滑的臉頰分外光鮮動人。她一雙閃閃含神的大眼
作者:待考 / 頁數:(6 / 192)

她走到河邊那柳樹蔭裡搬了個粗石凳兒坐下,狄公欠身坐了對面。那女子長得十分標緻,年紀約莫在二十五上下,杏兒臉,不施粉黛,淡淡的緋暈使她細膩柔滑的臉頰分外光鮮動人。她一雙閃閃含神的大眼睛打量了狄公半晌,乃開了口:「今夜之事也無需你冒什麼風險,我要會面一個人商洽一樁緊要之事,在曼陀羅林邊一幢沒人住的宅子裡,打這裡走去約莫半個時辰。那日商定此事時我竟忘了今夜是賽龍船的日子,無賴、閒漢、搗子、潑皮都會在這裡前後出沒。時尚書屋

我要你陪伴我去那幢宅子,護着我別吃人擠踩了。你只消將我帶到那宅子的門樓便行。」說著她
狄公想她理應把就裡詳備吐個口兒,故意猛可站立起身來,冷冷地說:「話不是這等說。這賞銀我何嘗不想得,只是我這個頂天立地的拳師哪能去助成偷會密約敗壞人倫的勾當?」
「你豈敢胡扯!」女子憤怒地叫了起來。「我要你做了什麼黯味之事來?這全是正大光明的。」
「你要我出力須先得將那正大光明的話題抖露個明白。」狄公下緊地逼道。
「你且坐下,時間不多,我自然得先將你說服。你這個行狀倒使我先幾分信了你的忠誠正直。實與你說了吧,我受人之託今夜要買進一件稀世之寶,價錢已說定,只是情形不同一般,賣主要我賭誓不准走漏半個風信兒,因為還有別人想要得到這件寶物。倘若被別人知道了,賣主可從此不得消受。時尚書屋
他此刻正在那宅子裡候着我,那裡多年無人居住,正是做這等買賣的一個穩實去處。」
狄公看著她那垂下的長袖,又問道:「這般說來,你已將這筆巨金攜帶在身上了?」
女子從長袖裡取出一個方紙包兒,默默地遞給狄公。狄公四顧無人,便撥開紙角往裡一看,不覺倒抽一口冷氣——紙包裡面齊齊整整十根沉沉的金錠捆紮作一處。他將方紙包還給了那女子,問道:「不敢動問小娘子尊姓?」
「休要胡枝扯葉!我這等信賴於你,你卻恁的羅唣。」她一面平靜地嗔着,一面將方紙包又納入了抽中。重新拿出那塊銀餅,說道:「這買賣彼此無欺,望你好歹也信賴於我。」
狄公點了點頭,接過了銀餅。
狄公與修須店裡那夥計一番交談,心裡明白到這裡來搜尋董梅被人毒死的線索顯然無望,酒店裡宴請槳手時一片閙哄哄,任何人都可能在董梅的酒食裡投毒。此刻他倒不妨留心看看這女子究竟要幹什麼。

當他們穿過市廛時,狄公說:「小娘子稍息片刻,待我去買一盞燈籠。」
那女子不耐煩了:「那地方我瞭如指掌,燈籠燭火反惹人眼目。」
「但我可得要獨自歸去!」狄公淡淡地說。
他在一家雜貨鋪前停下,摸了幾文銅錢買了一盞燈籠。
他們繼續行走時,狄公忍不住問道:「未知小娘子要會的那人又是如何出來呢?」
「他閒常就住在那宅子裡。若是你感到害怕,他可送我回來這白玉橋鎮。」
兩人默默無聲地向前走着。剛穿進那條通向樹林的暗黑小路,前面便見一群浪蕩公子正與三個妓女在那裡嬉戲調情。他們用下流的言語議論狄公和那女子,只是畏懼狄公高大雄武的身軀才不敢上前貿然尋釁。狄公昂頭走去,更不理會。時尚書屋
向前又走了好一截路,那女子突然岔進一條幽徑,這幽徑正通向濃密深黑的曼陀羅林。這時他們遇上了兩個在樹林間晃蕩的無賴,彼此走近時狄公反迭了雙袖,工穩着步子,警惕地擺出一副拳師迎斗的姿勢。那兩個無賴本想攬事,見此情狀也略知些淺深,憤憤然啐了一口,自走遠了。
狄公心想:這路果然難行,那女子端的有慧眼,識英雄,不枉付了我那塊銀餅。她獨自一個能平穩進出這林子?
幽徑曲折,林愈密,樹愈高。地上覆蓋着厚厚一層落葉,偶爾斑駁灑落下幾點蒼涼的月光。早已聽不見市廛的喧閙,只有夜鳥淒厲的哀鳴偶爾打破這令人膽寒的靜謐。
女子轉過身來,指着一棵高大參天的松樹說道:「記住這株松樹,你回去時,從這裡左拐,一直向左便可出這林子。」
她自顧走入一條雜草叢生的小道。她對這裡一切異常熟悉。狄公急忙跟隨在後,只覺腳步踉蹌,幾番險些絆倒在坎坷不平的路上。
他停下稍喘了口氣,驚異地問道:「小娘子,這地方因何如此荒涼?」
「這裡是白娘娘的曼陀羅林,極是神聖的地方。白娘娘時常顯靈,你沒聽那店舖裡的夥計說麼?官家莫非膽怯了?」
「小娘子放心,在下雖有點膽寒,究竟不是懦夫。」
「好!這就到了。千萬別出聲!」她停下了腳步。
狄公見慘淡的月光下一幢荒圮敗壞的高大門樓,門樓兩邊高牆逶迤,遮沒在幽黑的林木裡。那女子走上水青石階,推開了兩搧風雨剝蝕幾近腐朽的木門,回身輕輕地說了聲「官家請自穩便」,便踅進了那宅子。狄公轉身回走。
狄公走回到那株高大的古松下不禁停下了腳步,略一尋思,便將燈籠放在地上,將袍襟塞入腰帶,捲起了衣袖,然後提起燈籠回身又朝那門樓走去。
他想要親眼見一見那兩個神秘的人會面的地方,占一個有利的隅角,從那裡可以窺視着他們。如果真是一宗純粹的買賣,他便立即離開這裡,倘是有半點可疑,他便公開自己的身份,當場問破究竟是如何一回事。
狄公輕輕推開那兩扇大門走進門樓,門樓裡是一個空敞的前院,周圍黑黝黝一片並不見人跡。定睛細看乃見前面不遠的抹角處微微有燈火閃出。狄公穿入一條黑暗的過道朝那燈火閃爍處急急走去。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