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狄仁傑斷案傳奇-高羅佩-3 第 9 頁


狄公道:「我可以告訴你,柯先生,他們就是在董一貫府邸,那荒涼的翡翠墅會面的。那是一幢空宅,在白玉橋鎮邊的那片茂密樹林裡。琥珀並不知道董梅已死,另一個知情人冒名董梅去了那裡。就是那人
作者:待考 / 頁數:(9 / 192)

狄公道:「我可以告訴你,柯先生,他們就是在董一貫府邸,那荒涼的翡翠墅會面的。那是一幢空宅,在白玉橋鎮邊的那片茂密樹林裡。琥珀並不知道董梅已死,另一個知情人冒名董梅去了那裡。就是那人殺了琥珀,搶去了金錠和那個……那個花瓶——是不是花瓶?柯先生。」


「董邸翡翠墅——我的天!她為什麼要……她對那裡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非常熟悉,但——」他的眼光垂了下去。
狄公問:「人們為什麼說那裡閙鬼?」
柯元良抬起頭驚惶地看著狄公:「閙鬼?不!狄老爺,那裡是白娘娘的曼陀羅林,昔時倒常聽說過白娘娘顯靈。幾百年前那一帶是一片茂密的樹林,你知道那時白玉橋下那條河比現在寬闊得多。這裡的百姓最是信奉河神娘娘,遠近的漁民和船快都要來這裡朝拜。曼陀羅林那時很大,周圍幾十里,林子當中建有一座神廟,廟裡供奉着一尊河神娘娘的巨大石像。時尚書屋
每年有一個年輕男子在隆重的祭典時被宰殺當作她的犧牲,供上祭壇。後來運河的開鑿正通過這裡,大片樹林被砍去了,只有圍繞着那神廟的一片樹叢被保存了下來,為的是尊重當地百姓的信仰。官府又明令禁止用活人血祭的舊俗。第2年這裡便發生了災難性的地震,毀壞了那神廟的大部,廟裡的長老和兩個小侍童突然被人殺了。時尚書屋
一時議論蜂起,都道是白娘娘動了怒。於是人們放棄了樹林中那個神廟,在白玉橋鎮的河岸上重建了一個新廟。進出那神廟的道路很快被荒草野樹覆沒了,從此便再也沒有人敢走進曼陀羅林。甚至連採藥草的人都不敢去冒那個險,儘管曼陀羅花和根莖有很重要的藥用價值,生藥鋪收購的價錢也很是高昂。」

柯元良皺了皺眉頭,意識到話扯遠了,乾咳了幾聲,又呷了一口茶,繼續說道: 「十年前,董老先生開始在曼陀羅林附近營建館墅,當地百姓都警告他說與那曼陀羅林為鄰,驚動白娘娘聖土,白娘娘會發怒,一發怒便要降災。當地的民工拒絶為他修築,但老董——可能由於是北邊的人——卻是非常頑固,他不信河神娘娘的謬說,從鄰近四鄉募工建起了他的館墅。他命之曰翡翠墅,取館墅外一片空翠流玉之意。他舉家搬進了這翡翠墅,並在那裡儲放他蒐集的銅鼎鐵彞、石鼓經卷。時尚書屋

我曾去看過他幾 回,他藏的青銅鼎果然不同一般,海內罕見。老爺你可知道,如今要搞到一個商周時的青銅鼎端的非易……」
他話說到這裡又停住了,神情沮喪地搖了搖頭,象是又嫌話扯遠了。
「四年前的一個夏夜,也是這般悶熱天氣。老董與他一家正坐在亭閣前面的花園里納涼,白娘娘突然出現了。張牙露齒,奔出了曼陀羅林。——老董事後告訴了我當時那可怕的情景,白娘娘她穿著一條血跡斑斑的白裙,披頭散髮遮去了一半臉面。時尚書屋
她高舉起血淋淋的雙手向他們狂奔而來,發出一聲聲恐怖的叫喊。老董全家嚇得頓時四散奔逃,這時突然狂風暴雨,雷電交加,老董他們跌跌撞撞奔到白玉橋鎮尤驚喘未定,心悸神怖。全身衣服都被樹椏荊刺撕破了,渾身上下濕透。老董乃決意放棄那幢館墅。時尚書屋
更有甚者,第2天他便聞報在京師的商行倒閉了。他只得將這翡翠墅及墅外那片曼陀羅林典賣給京師一個有錢的藥材商,羞愧回去北方老家。—— 人都道是白娘娘的報應。」
狄公專心地聽著柯元良的敘述,一面慢慢捋着他那又長又黑的大鬍子。他溫和地問道:「那麼,琥珀小姐她今夜又為何還要冒險去那翡翠墅呢?她當然知道白娘娘顯靈的事,她真的不怕麼?」
「老爺,她並不信那裡真閙鬼或顯靈。她常說那些鬼影鬼跡作祟之事只不過是當地百姓為驚唬老董而故意弄出的詭計。而且,身為一個女子更不必害怕白娘娘,白娘娘是女子的護衛神,從來只有宰殺男子去供奉她的神靈,並不聽聞拿了我們女子的性命去當犧牲。」。時尚書屋
狄公點頭稱善,又呷了一口茶,放下茶盅,突然嚴厲地說道:「柯先生,你讓琥珀夫人為你去辦理這件危險的差使,如今她被人殘酷地殺害了,你必須為自己的膽怯承擔全部責任!你還敢在我面前扯謊,你以為我真會相信天底下竟有價值十根金錠的花瓶?——快與我從實說來!琥珀究竟要為你買進什麼?」
柯元良心中叫苦,他站起身來心神不安地來回踱步。最後在狄公面前停住了腳步,回頭小心看了看房門,彎下腰來湊近狄公耳邊,低聲說道:「實不相瞞,我要買進的就是那顆名聞天下的禦珠。」
-
第6章

狄公默默注視着神情激動的柯元良, 突然用拳頭狠狠一擊桌子, 厲聲叫道: 「大膽柯元良,竟又敢拿禦珠的鬼話戲弄本官!快與我講出真情!我沒有記錯的話,當我還是牙牙學語的孩童時,我祖母哄我睡覺就與我講過了這禦珠的故事——不意今天你又來拿禦珠之話搪塞矇混。」
柯元良坐下,用衣袖拭了拭汗濕的前額,正色說道:「小民焉敢矇混老爺?這是真話,我可以賭誓。琥珀她見到了那顆禦珠,像鴿卵般大小,通體射出晶瑩透亮的白光。琥珀說誰見了都會禁不住噴噴稱奇。」
「那麼,董梅他又是用什麼高妙的本領將這顆名聞天下的稀世之寶弄到手的呢?」 狄公不無譏諷地問道。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