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金田一之夜行 第 11 頁


仙石直記不回答我,八千代代替他回道:「他是我的叔父。」「你的叔父!」「嗯,是我父親的弟弟……」八千代尚未說完,守衛又搶着說明:「是祖父和女傭人生的,我父親同父異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55)

仙石直記不回答我,八千代代替他回道:

「他是我的叔父。」
「你的叔父!」
「嗯,是我父親的弟弟……」
八千代尚未說完,守衛又搶着說明:
「是祖父和女傭人生的,我父親同父異母的弟弟。我父親可憐他,才讓他留在家裡白吃白喝,他到現在還沒結婚。」
「他好像有一點……」
因為顧慮到八千代及守衛在場的關係,我沒有把話說完,但蜂屋小市卻接著說:
「我看不是『有一點』,他根本就是個大白痴!你看不出來嗎?古神家族的血緣關係非常複雜,這裡的每一個人都不正常,不是身體有缺陷,就是神經有問題。」
這時,守衛臉色慘白地站了起來。時尚書屋
我看到他的臉真的嚇了一跳,畢竟再怎麼懦弱的男人,忍受別人的嘲弄也是有限度的。時尚書屋
他帶著憤恨的眼睛睜得像牛眼一般大,可惜嘴巴完全不聽使喚,連一句完整的話都罵不出來,只能用他那顫抖的手指着蜂屋小市說:
「你、你你……」
「你什麼你!你現在這個樣子和剛纔那個男人沒什麼兩樣,我看你再過個五、六年,也會變成那個樣子!」
蜂屋小市面不改色,坐在椅子上大聲嘲弄守衛。時尚書屋
守衛氣得握緊了拳頭,他很想出口反駁,但最終只能伸手拿起鋼琴上的花瓶,作勢要丟向蜂屋小市。時尚書屋
「危險!」
我很快地站起身來,但花瓶已經從蜂屋小市那縮着的頭頂飛了過去,重重地摔在門廊地板上。時尚書屋
蜂屋小市怒容滿面地跳了起來,八千代則比他快一步站在他們兩個人的中間勸道:
「不要閙了!今天大家是怎麼了?都吃錯藥了嗎?不要這樣嘛!哥哥,我們到那邊去。」
她說完就拉起守衛的手朝走廊走去。時尚書屋
蜂屋小市氣得臉孔都扭曲變形,憤怒地望着守衛兄妹倆離去的方向,後來好像突然發現我的視線,便收斂態度坐回原位,訕訕地說:
「真是倒霉哦!剛纔是差點兒被砍成兩半,現在又險些被人用花瓶打破頭,難道這就是古神家的待客之道嗎?」
「我先去把武士刀放好。」
仙石直記沒有理會蜂屋小市的惡意嘲諷,逕自離開房間。時尚書屋

現在屋內就只剩下蜂屋小市和我,他露出不安的表情望着仙石直記的背影,過了一會兒,又滿臉疑惑地轉向我問道:
「喂,你來這裡做什麼?」
「沒有什麼,是仙石要我到這裡玩玩……」
「你和古神家很熟嗎?」
我搖了搖頭說[
「我只認識仙石,今天是第1次來古神家,第1次看到他們家的其他人。」
「你和仙石是……」
「我們是大學同學。」
蜂屋小市發出冷笑,諷刺地說:
“原來如此。我還在覺得奇怪,你老寫一些沒人看的小說,竟然也可以過那麼舒適的生活。時尚書屋
以前我就聽說有人在贊助你,我看這個金主八成就是仙石吧!簡單地說,你根本就只是他的跟班。”
我對蜂屋小市說的話一點都不生氣,也許是因為我已經很習慣這種輕蔑的言語了吧!
何況就算我要生氣,也不會在他面前表現出來。時尚書屋
但蜂屋小市仍然不放過我,他繼續說:
「不過,我看仙石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前幾天才把一個奇怪的女人關在這裡,兩、三天前又不知道把她帶到哪裡去了。」
「把一個女人關在這裡?」
我驚訝地望着蜂屋小市的臉。時尚書屋
“是呀!在後面的林子裡有一棟神秘的小洋房,整間房子的窗戶永遠是關着的,屋外看起來很破爛,我原本還以為是一間空屋,不料裡面卻傳出女人的哭聲。時尚書屋
我並沒有看到有人在裡面活動,但是卻有聲音傳出來,聽起來好像滿年輕的,我覺得很奇怪,所以就去問八千代……”
「那八千代小姐怎麼說?」
「她一副很理所當然的表示,那是仙石的愛人,因為神經有點不正常,仙石怕她被傷害,所以讓她暫時住在那裡。」
聽完後我覺得十分懷疑,因為仙石直記的女人我大概都知道,況且他和女人交往很少超過半年……
到目前為止,我還不知道他曾和一個精神不正常的女人交往過,而且仙石直記還將那個女人藏在家裡。不過,或許這個女人是他在我當兵那一年才認識的也說不定。時尚書屋
「嘿嘿!跟班先生,你該不是想利用這個秘密來敲仙石一筆吧!」
「你說仙石在兩、三天前把那個女人帶到別的地方?」
「嗯,他叫了一部車把那女人強行帶走,大概是前天的事吧!」
「你有沒有看見那個女人長什麼樣子?」
我焦急地問道。時尚書屋
蜂屋小市搖着頭說[
「當時距離滿遠的,我看不清楚她長什麼樣子,而且我對她也沒有興趣。」
我靜靜地想著,仙石直記為何要對我隱瞞這件事?仙石直記通常木管碰到什麼事都會告訴我,並要求我協助。時尚書屋
蜂屋小市接着又說[
“這個家族真的很奇怪,全都是一些怪物。仙石和他的父親、柳夫人、守衛,還有八千代和剛纔那個白痴
「你說的那個白痴是指誰?」
「就是守衛的叔父,他叫做四方太。」
「你說這裡的人都是怪物,可是,你難道不是他們的朋友嗎?」
「呵呵呵!我可能也是其中之一吧!」
「你為什麼會到這裡來?」
「是八千代招待我來的。」
「你以前就認識八千代小姐了嗎?」
蜂屋小市突然轉過身來,瞪着我的臉說:
「認識八千代也是最近的事,她呀!是我畫作的幕後買主,可是卻不懂我的畫。反正她喜歡我,叫我到她家玩,所以我就來了。」
「你以前認識守衛先生嗎?這個家中竟然有個長得和你那麼像的人……」
「我怎麼會認識他!我到古神家之後也嚇了一跳呢!屋代先生,如果你知道我被找到這裡來的原因,請你告訴我。」
「我怎麼會知道!難道不是八千代小姐喜歡你,所以才……」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