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金田一之夜行 第 8 頁


雖然我將別墅的外觀描述得很仔細,但是我之前根本不曾到過「綠色宮殿」,甚至連看都沒看過一眼,這些都是我聽仙石直記說的。我第1次踏入綠色宮殿的大門,是在仙石直記告訴我前面那些話之後
作者:待考 / 頁數:(8 / 55)

雖然我將別墅的外觀描述得很仔細,但是我之前根本不曾到過「綠色宮殿」,甚至連看都沒看過一眼,這些都是我聽仙石直記說的。時尚書屋

我第1次踏入綠色宮殿的大門,是在仙石直記告訴我前面那些話之後的次日——三月七日,就在那一天的晚上,綠色宮殿裡發生了可怕而殘忍的殺人事件。時尚書屋
事後想想,我當時真不該踏入綠色宮殿,因為那就像飛蛾撲火一般,讓自己置身于一樁血腥的殺人事件中……
仙石直記本來說要立即帶我去綠色宮殿,但因為當天他喝醉了,結果就先在我的住處草草睡下。時尚書屋
第2天我們才來到小金並,到現在為止,我仍忘不了初次見到綠色宮殿那一瞬間的印象。時尚書屋
當時我才剛踏入宅邪內,就遇上一件十分不尋常的事情。時尚書屋
綠色宮殿位於關東平原上,四周有淡紫色的土牆圍繞着,在周圍一片暗綠色之中更顯得突出,也給人一種優美沉靜的印象。時尚書屋
土牆上有一個古代諸侯階級才能興建的大門,上面嵌着大型金屬門環,看起來好像很沉重的樣子,似乎不常開啟。時尚書屋
「我們從那邊進去。」
仙石直記指着旁邊一個裝着鐵欄杆的小門說。時尚書屋
進入小門後,我們又看見一道內牆,上面同樣有一個鐵門。就在我要進入這個鐵門的瞬間,突然聽到一陣怒吼及慘叫聲。時尚書屋
現在回想起來,這樁大慘劇好像是故意等我們到達後,才要揭開序幕似的。時尚書屋
「怎麼回事?」
在進入門內的那一刻,我獃立在原地,一動也不動。時尚書屋
怒吼聲聽起來像是猛獸的叫聲,其中還夾雜女人的慘叫聲,以及令人膽顫心寒的惡毒叫罵。時尚書屋
「啊,是蜂屋!他幹嘛……」
仙石直記一切叫着,一邊任前衝了過去,我也緊追在後。時尚書屋
我們轉過屋角後,前面出現了一個非常寬廣的庭院。時尚書屋
這是一個具有日本古風的庭院,可是卻夾雜着一些西洋風味的裝飾品。時尚書屋
庭院中還有一個大約三十坪大小的水池,不過這個水地並非我前面所提到的天然湧泉。時尚書屋

後來我才知道天然湧泉位在更裡面。時尚書屋
正當我們走到房子的角落時,只見三個男人正繞着水池邊跑着。時尚書屋
跑在最前面的正是蜂屋小市,他仍然穿著黑色西裝,頸上打着雅緻的細領帶。時尚書屋
他的背部圓滾滾的,跑起來的樣子好像在地上爬一般。儘管他的身體有缺陷,動作卻很矯捷,他還不時地回過頭來拍着手,同時對身後的那個人發出嘲弄的聲音。時尚書屋
緊跟在他後面的是一個大約六十歲的老人——仙石鐵之進,他身上穿著像是古裝劇中的戲服,腰間圍着一條寬寬的白色腰巾,胸前的衣服敞開,個子矮矮胖胖的,頭髮已經半白,蓄着八字鬍。時尚書屋
令人感到驚訝的是,他手中正揮舞着一把發着白光、足以砍下人頭的日本武土刀。時尚書屋
我可能是受到那把武士刀的影響,才會聯想到古裝劇吧!
先前那如同野獸在叫的怒吼聲正是仙石鐵之進所發出來的,但他的身體並不像嘴巴那麼厲害,不但腳已經有點破,跑起來跌跌撞撞的,還上氣不接下氣地喘着。時尚書屋
每次他跌倒在地的時候,跑在前面的蜂屋小市都會回過頭來拍手叫好。時尚書屋
至于跟在仙石鐵之進後面跑的人,可能是這裡的長工,年紀大約四十歲左右,身上穿著粗布衣裳。時尚書屋
「鐵之進先生!不可以這樣!不管他有多無禮,你也不能殺人呀!鐵之進先生,鐵之進先生……」
「砍死你!砍死你!你這個無禮的傢伙、臭小子!」
「哈哈哈!如果你砍得到就砍吧!讓你砍啊!來啊!酒鬼!小鬍子!哈哈哈,老色狼!大猩猩!看你這副德性……」
三個人的叫聲混雜着不同的情緒,我看得真是心驚膽顫,但仙石直記看起來卻很悠哉。時尚書屋
「喂!仙石!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發酒瘋呀!」
「發酒瘋?」
「我父親只要一喝醉就會這樣,加上他又看峰屋不順眼,才會追殺蜂屋的。年紀都這麼大了,還這樣胡閙,說起來實在是很難為情。但我又不能不管,為了不讓他拿着武士刀亂砍我還故意把武士刀藏起來……」
仙石直記說到這裡時,我們已經很靠近仙石鐵之進他們了。時尚書屋
蜂屋小市似乎有點興奮過度,他倒退着跑,並拍手嘲弄仙石鐵之進的笨拙,結果半途中被地上的樹根絆倒而跌了個四腳朝天。時尚書屋
這時,仙石鐵之進發揮了驚人的速度.他好像飛石蝗蟲一般,刷地一聲朝蜂屋小市逼近,眼看著武士刀已經朝着蜂屋的正上揮了下去……
我不禁獃楞在原地,同時閉上眼睛,腦海中浮現銀色刀光向蜂屋小市的頭劈下去,鮮紅的血柱往上噴的恐怖景象。時尚書屋
頃刻間,我聽到撲通一聲,接着就傳來蜂屋小市惡毒的奸笑聲。時尚書屋
我張開眼睛一看,蜂屋小市正蹲在水池旁邊,他一面望着水池,一面拍着手,可是臉上卻慘白得沒有一絲血色。時尚書屋
水池的表面浮現一圈圈波紋,而波紋的正中心站着仙石鐵之進,他那一向自傲的鬍子因為浸水而鼓貼在嘴唇上,看起來實在很滑稽。時尚書屋
「啊哈哈!如何?八字鬍!老色狼!酒也該醒了吧!」
「蜂屋!」
仙石直記發出尖鋭的叫聲。時尚書屋
蜂屋小市聽到聲音轉過身來,這才注意到我們的存在。時尚書屋
他皺了皺眉頭,仔細端詳我的臉好一陣子之後,好像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發出冷笑,同時拖着駝背的身影,一跛一跛地朝對面走去。時尚書屋
經過「花酒廊」的殺人事件後,蜂屋小市身上除了駝背以外,還變得有點跛腳。時尚書屋
「源造,把我父親扶上來。」
「是!」
仙石鐵之進掉到水池裡以後,神智似乎清醒了,雖然他手中仍然握著武士刀,卻已經無力揮舞;他看到仙石直記的臉時,更顯得難為情。時尚書屋
「喂!屋代,走吧!」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