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隔牆有眼 第 1 頁


東京站頭等、二等候車室1六點鐘過了。一小時前去專務董事辦公室的會計科科長還沒有回來。專務董事兼營業部主任有單獨的辦公室,和會計科分開。天空分外清澄。從窗外射進來
作者:松本清張 / 頁數:(1 / 72)



東京站頭等、二等候車室

1
六點鐘過了。一小時前去專務董事辦公室的會計科科長還沒有回來。專務董事兼營業部主任有單獨的辦公室,和會計科分開。時尚書屋
天空分外清澄。從窗外射進來的光線已很薄弱,暮色蒼茫。室內燈光幽暗。十來個科員沒精打采,桌上雖然攤開着貼本,卻無所事事。時尚書屋
五點鐘下班時間一過,其他科只剩下兩三個人影,唯有這會計科像座孤島似地亮着燈,人人滿臉倦容。時尚書屋
副科長秋崎龍雄想,科長一時回不來,於是開口對科員們說:
「科長恐怕要遲一些回來,大家先走吧。」眾人正等着這句話,一聽立刻恢復了活力,開始收拾東西,一個一個關上燈,說聲「我先走一步」,便告退了。他們三步並作兩步,趕緊把自己的身影投到街上明亮的燈火下。時尚書屋
「秋崎先生,你還不走嗎?」有人問他。時尚書屋
「不,我再等一會兒。」龍雄答道。時尚書屋
屋裡只亮着一盞燈。燈光下,香煙的煙霧裊裊上升。時尚書屋
龍雄想著科長的事。巨額票據明天到期,又趕上發薪的日子。把銀行存款和明天的進款一共計算在內,還差六千萬元,票據要兌現,自不必說,薪水也拖欠不得。這昭和電器製造公司,連同下屬工廠和分店,共有五千員工,近發一天工資,工會是不會答應的。時尚書屋
會計科長關野德一郎從昨天起几乎席不暇暖。月底雖有進款,但還必須為籌劃一部分應急現款而四處奔走。凡是涉及這類事宜的電話,科長一向不在自己辦公桌上撥打,生怕走漏風聲。對自己科員,即便是副科長,他也閉口不談。時尚書屋
需要交涉時,他去使用專務董事辦公室的電話,和董事商量着辦。時尚書屋
這種事以前常有,可是這一次和銀行的洽談似乎進行得並不順利。還拖欠着同其有往來的銀行一億元,銀行此時不肯再通融。從昨天起,科長設法疏通其他金融渠道,忙得暈頭轉向。這情形,龍雄心裡很明白。時尚書屋
然而,今天這麼晚,科長依然獃在專務董事辦公室裡,準是事情不好辦。龍雄想,明天是個關口,董事和科長一定心急如焚。時尚書屋
「科長真作難啊!」
一想到善良的關野科長急得滿頭大汗、拼着命想方設法的樣子,龍雄便不忍心先回家。時尚書屋
外面天黑了。窗上映照着霓虹燈光。龍雄看了看牆上的電鐘,七點過十分了。正想再點燃一支菸,忽聽得「咯咯、咯咯」的腳步聲,關野科長回辦公室來了。時尚書屋
「懊,秋崎君,你還沒走嗎?」科長一邊說,一邊匆忙地歸餐桌上的東西。時尚書屋
「辦完了嗎?」

龍雄的話雖然簡短,但彼此心照不宣。時尚書屋
「哦。」
關野科長簡短地應了一聲,但聲音裡透出興沖沖的勁頭。龍雄心想,看樣子事情辦得還順手。時尚書屋
科長轉過瘦長的身子,從屏風後取下外套,穿在身上。忽然想起什麼似地對龍雄說:
「秋崎君,你今晚有事嗎?」
「沒什麼事。」
「你住在阿左谷吧?」
「是的。」
「你乘中央綫,正順路。八點後,我要在東京站會見一個人,你能陪我一起去嗎?」
龍雄回答說,可以。反正已經晚了,乾脆讓科長散散心,便一口答應下來。兩人肩並肩走出漆黑的辦公室。只有夜間的警備員留在那兒。時尚書屋
董事大概已回府了,大門口不見他的汽車。時尚書屋
他們常去的酒館在銀座后街上橋旁,靠近公司的一條衚衕裡,十分方便。時尚書屋
在狹窄的店堂裡,客人熙熙攘攘,煙霧騰騰。老闆娘笑容滿面,慇勤地招呼來客,從屋角里拉出兩把椅子。時尚書屋
龍雄舉起冰威士忌蘇打酒杯,向科長表示祝賀,輕聲問道:「事情辦妥了嗎?」
「晤,差不離了。」
科長眯起細長的眼睛,眼角上現出幾條皺紋。手裡捏着玻璃杯,眼睛凝視着橙黃的酒液。龍雄見狀不由得一怔,他發現科長神情緊張。每逢遇到這種情況,他的眼神總是這副模樣。時尚書屋
這是他的一貫表現。時尚書屋
科長心裡並沒有解脫,還牽掛什麼事。對了,剛纔他說要去東京站會見一個人。也許就是這件事吧。龍華尋思,這事不難猜測,一定與當前的金融有關。時尚書屋
科長的眼神說明他還沒有完全放下心來。時尚書屋
然而,龍雄不便細問。這是科長和董事的事,作為一個副科長,不穿插嘴。當然,他也能猜個大概,但科長沒有把詳情告訴他,他不便直截了當地過問此事,其中親疏有別。時尚書屋
龍雄對此沒有什麼不平。去年他被提拔為副科長,年紀輕輕,才二十九歲,晉陞算是快的,因而招人妒忌。背地裡自然少不了閒言碎語。為了不讓人反感,眼下他處處謹慎小心。時尚書屋
再說,除了董事的賞識以外,他沒有別的靠山。時尚書屋
老闆娘圓圓的臉,雙下巴,笑容滿面地向他倆走來。時尚書屋
「每次都讓二位擠在角落裡實在過意不去。」
龍雄伺機和老闆娘搭訕,想逗引科長說話。科長偶而插上幾句,跟着笑笑。其實他的心情並沒有放鬆,一種無形的緊張束縛着他,無法自由自在。他不時地看看手錶。時尚書屋
「走吧!」過了不多時科長說。已經快八點了。時尚書屋
春意盎然。銀座后街行人熙熙攘攘。時尚書屋
「天暖和多了。」
為了讓科長心情寬鬆些,龍雄隨嘴說道。但科長不作回答,先坐進一輛出租汽車裡。時尚書屋
車窗外閃過五光十色的街燈,燈光映照在科長的側臉上,一亮一滅,顯出惶惶不安的樣子。時尚書屋
事情緊迫。明天必須籌措六千萬現款。科長為此絞盡了腦汁。他雙手插在外套的口袋裏,眼睛盯住方向盤前面的車窗,一動不動。時尚書屋
丸之內一帶的黑洞洞的高樓大廈從車窗外掠過。時尚書屋
「科長的工作真不輕鬆啊!」龍雄心裡想道。時尚書屋
他特意點燃一支菸。時尚書屋
「您今晚回家會很晚吧!」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