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隔牆有眼 第 10 頁


「這兒停車行嗎?」司機看著計程表,說道,「那輛車開進一座大公館裡去了。」他跟蹤達吉牌汽車,好像跟出興緻來了。「辛苦你了。」龍雄付了車錢說道。「祝您成功,先生!」司機
作者:松本清張 / 頁數:(10 / 72)

「這兒停車行嗎?」司機看著計程表,說道,「那輛車開進一座大公館裡去了。」

他跟蹤達吉牌汽車,好像跟出興緻來了。時尚書屋
「辛苦你了。」龍雄付了車錢說道。時尚書屋
「祝您成功,先生!」
司機掉轉車頭走了。龍雄心裡苦笑了一下。時尚書屋
雨依然漸漸瀝瀝地下着。濕淋淋的街道上沒有一個行人。路兩旁,在修剪過的樹木深處,隱約地看得見一幢幢房屋的藍屋頂和白牆。時尚書屋
龍雄撐着傘在雨中緩緩行走,來到剛纔汽車開進去的那座公館門前,他若無其事地觀察了一番。時尚書屋
足有二十米長的石頭圍牆,地上養着草坪,每隔一段距離,草坪上整整齊齊地擺着一盆盆杜鵑花。院內樹木茂密,只能望見綠樹蔭中屋頂的一角。時尚書屋
作為一座住宅,那是相當大了。從敞開的大門望去,能看見通向裏邊的石子路和庭園裡的樹木。時尚書屋
龍雄從門口經過,走了十幾米又走了回來。這裡當然聽不見裡面的說話聲。這時,從對面人家傳來了鋼琴聲。時尚書屋
門柱上掛着一塊舊門牌,上面寫着「舟阪寓」三個字,字型粗獷,頗有特色,也被雨水淋得亮光光的。時尚書屋
龍雄走到拐角處又踱了回來。街上沒有行人。這樣來回地走也不成體統。覺得好像有人在看不見的地方監視他可疑的行動,心裡不免有些忐忑不安。時尚書屋
他觀察了三次,沒有什麼新的發現。庭園裡的樹木、石子路、和裡面的屋頂,還有下個不停的蒙蒙細雨,絲毫沒有變化。時尚書屋
龍雄躊躇再三,要不要等上崎繪津子從裏邊出來呢?誰知道她什麼時候露面。天又下着雨,再說,周圍已暗下來。他沒有耐心再等下去。而且這一帶根本叫不到出租汽車。時尚書屋
那麼這家公館的主人舟阪究竟是什麼樣身份的人物呢?看那氣派準是相當有錢有勢。上崎繪津子為了什麼事來的呢?是山杉金融生意上的事?還是同生意無關,為私事而來?時尚書屋
那輛一九五三年出廠的達吉牌車,是山杉商事公司的,還是這公館裡的?根據汽車牌號也能查出車主是誰,可是自己一時粗心,沒記下車號。龍雄想道,到了緊要關頭,自己的心眼總是不夠使的。時尚書屋
舟阪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物呢?時尚書屋
他在去獲窪車站的路上,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時尚書屋
車站前的藥房有公用電話。龍雄突然靈機一動,走進藥房。時尚書屋
「請借用一下電話簿。」
他從厚厚的電話簿裡翻到「舟」字部。舟阪這個姓大概很少,只有三個名字。時尚書屋
舟阪英明,杉並區獲佳00號。時尚書屋

龍雄心想,準是這個。他掏出記事本記下,順便按下電話號碼。時尚書屋
舟阪英明,難道就是那公館的主人嗎?是什麼職業?電話簿當然不會提供這些情況。時尚書屋
沒有辦法,經過一家書店,他便走了進去,裝作站着看書的樣子,查找年鑒附錄的人名錄,沒查到舟阪英明的名字。年鑒是一家報社出版的,這引起他的聯想。第2天下午,龍雄去報社拜訪他的老同學田村滿吉。田村接到傳達室的電話,一邊穿衣服,一邊從三樓跑到門口。時尚書屋
「真是稀客。」田村滿吉一見龍雄便說,「你公司就在這兒附近,很少見你露面。」
「你現在忙嗎?」龍雄問。時尚書屋
田村回答說,只有三十分鐘空閒。時尚書屋
「想跟你打聽一件事。」
「是嗎?那就到那邊坐坐,喝杯茶。」
兩人走進報社附近的一家咖啡館,顧客不太多。時尚書屋
田村摘下眼鏡,用熱手巾使勁擦擦臉,問道;
「打聽什麼事?」
他還和從前一樣性急,一點沒變。時尚書屋
「嗯。我問的也許很怪,你知道舟扳英明這個人嗎?」龍雄小聲地問。時尚書屋
「不知道,這不是我接觸範圍裡的人。也是作排句的嗎?」田村立即回答說。時尚書屋
他早就知道龍雄會作現代排句。時尚書屋
「不是,你弄錯了。我問的是報社知不知道這個人?」
「叫什麼名字來着?」
「舟阪英明。」
「舟阪英明?……」田村嘴裡嘟囔了兩三遍,陷入了沉思。時尚書屋
「這麼一想,好像聽說過這個名字。」他眼睛盯住天花板,自言自語地反問龍推道:「此人和你工作上有關係嗎?」
「嗜,就算有吧。」
龍雄點了點頭,田村便說:
「的確聽說過這個名字,既不是大學教授,也不是藝術界人士—…·等一等,讓我打電話問問報社。」
說著便站了起來,剛端來的咖啡連碰都沒碰。時尚書屋
龍雄抽出一支香煙點燃,還沒拍完,田村笑容可掬地跑回來了。時尚書屋
「弄清楚了。」田村攪着快涼的咖啡,說道。時尚書屋
「是嗎?那太感謝了。是幹什麼的?」龍雄盯住田村的臉。時尚書屋
「剛纔我就記得好像聽說過這個名字,不過是很早以前的事,一時想不起來。舟版英明這個人物……」
「哈。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一句話,是右翼勢力的一個頭子。」
「哦?右翼勢力?」
「是的,當然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人物。三年前因恐嚇罪被捕過。我總覺得好像在什麼地方聽說過這個名字,那是在三年前。」
右翼頭子和上崎繪津子有什麼關係呢?龍雄獃滯的眼睛現出茫然若失的神情,田村見狀便問:
「你究竟有什麼事?」神氣中帶著幾分好奇。時尚書屋
「關於舟阪英明這個人,你不能瞭解得再詳細嗎?」龍雄答非所問他說。時尚書屋
「這個麼……」田村喝完咖啡,點上一支菸,笑眯眯地瞧著力雄。時尚書屋
「你不要隨便亂猜。」龍雄說,「以後要你幫忙的時候,我會全告訴你的。」
這是真話。龍雄私下裡想,說不定真要他幫忙也未可知。時尚書屋
「是嗎?那好吧。」田村爽快地點了點頭。「我把剛纔打電話問過的那傢伙請來。他知道得詳細些。時尚書屋
很久以前我們出過一期專刊題為《最近右翼勢力動向人他曾四處採訪,瞭解情況較多。你等一下,我去打個電話,同他商量商量。」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