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隔牆有眼 第 11 頁


田村站起來去打電話,沒耽擱多久就回來了。「他說馬上就來。」田村轉達說。「是嗎?現在正是忙的時候,真對不起。」龍雄表示謝意。田村接着轉了話題,兩人談了些朋友的情況,打發着
作者:松本清張 / 頁數:(11 / 72)

田村站起來去打電話,沒耽擱多久就回來了。時尚書屋

「他說馬上就來。」田村轉達說。時尚書屋
「是嗎?現在正是忙的時候,真對不起。」
龍雄表示謝意。田村接着轉了話題,兩人談了些朋友的情況,打發着時間。時尚書屋
不到二十分鐘,一位留着長頭髮、面容清瘦的男子推門進來,站在跟前。時尚書屋
「這位是關野君,也是社會部的。」田村給兩人作了介紹。自身像藝術家那樣,用手指撩了一撩頭髮,便坐了下來。時尚書屋

田村指着龍雄對關野說;

「他想瞭解一下舟阪英明的詳細情況,你給他談談怎麼樣?」
「百忙中麻煩您,實在過意不去。」
龍雄這麼一客氣,關野羞澀地笑了笑。時尚書屋
「以前我採訪時曾經調查過右翼勢力的一些情況。可是對舟阪英明這個人並不十分瞭解。」關野不慌不忙地開始說道,「他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人物,譬如說,……」’關野舉了幾個出名的右翼頭子的名字。時尚書屋
「他的地位和戰前已出名的大頭目不在一個檔次。怎麼說好呢?或許是正統派的一支旁系。有人說他是某某的私淑弟子,後來又跳槽另立一派,又說他和老頭子閙翻了,另一說他是被趕出來的。總之,情況不甚了了。時尚書屋
不過,從以上情況,大致可以瞭解他的為人。」
「以前那次恐嚇罪是怎麼回事?」田村插嘴道。時尚書屋
「那是借政府的補助金,向煤礦敲詐勒索。」
「哦,原來如此。」
田村看了看表,站起來說:
「我還有點事,失陪了。」
田村滿吉走後,關野繼續說道:
「此類敲詐勒索的事,是他的家常便飯。他手段高明,有魄力,在戰後出現的這類人物中,他很快就嶄露頭角。這些情況是兩年多以前採訪來的。目前看來,舟阪的勢力已發展得相當可觀了。時尚書屋
手下的徒子徒孫,估計也不在少數。他的勢力能發展到目前這樣的規模,也說明舟阪英明在籌措資金上很有辦法。」
聽到「資金」兩字,龍雄不由得一怔。時尚書屋
「他用什麼辦法籌措資金呢?」龍雄熱切地問,心裡翻滾起來。時尚書屋

「對舟阪來說,無非是敲詐煤礦公司。那次犯案,恐怕是冰山的一角,沒有暴露的還有的是。」
「敲詐的對象主要是公司企業嗎?」
「我想是的,因為向企業撈錢最容易不過。」
「是否也用詐騙的辦法呢?」龍雄又叮問了一句。時尚書屋
「那就不清楚了。不過,舟阪也不見得不幹這種勾當。」
「他籌措資金是否全憑這種惡劣的手段?」
「這個嘛……沒有真憑實據,無法肯定回答。不過,像舟阪這樣無名的新興的右翼勢力,手頭一定很緊,所以,採用非法手段,可能性很大。當然這只是猜想而已。」
「你說得是。」
「聽說舟阪英明現在手面闊多了。好像影響也越來越大了。」
「他是什麼出身?」
「聽說是北陸一帶的農家子弟,沒有上過學,全靠自學。這都是傳聞。我沒有見過他。據說四十六七歲。時尚書屋
沒有什麼理論,全是老一套忠君愛國精神。」
「他的家在獲窪吧?」龍雄問。時尚書屋
「是吧,聽說住在那一帶。」
說罷,關野眼神若有所指地笑了笑,問龍雄:
「西銀座後面有家紅月亮酒吧,你知道嗎?」
「銀座后街一帶我比較熟,在什麼位置?」
「從林蔭道往新橋方向……」
關野向他說明,龍雄不好喝酒,沒聽說過紅月亮酒吧。時尚書屋
關野見龍雄摸不着頭腦,便放低聲音說:
「聽說紅月亮的老闆娘是舟阪英明新交的情婦。」
龍雄在咖啡館同關野分手後,從有樂叮出來,突然迷失在銀座裡。用「迷失」兩字比較貼切,因為他漫無目的,信步亂走,為了追尋一個意念,下意識地移動着雙腿。時尚書屋
本來,他認為「倒票爺」和山杉喜太郎之間有條無形的紐帶,現在又出現了相互牽引的另一條線索。時尚書屋
說不定這三千萬元已流入右翼頭子舟阪英明的金庫裡去了。時尚書屋
右翼勢力!龍雄碰上了這堵怪物似的障壁,不由得眼睛裡現出迷們的神情。時尚書屋
—這不是一件單純的支票詐騙案。時尚書屋
這個騙局裡還有內幕。龍雄頓時感到那黑幕重重疊疊,而右翼這個不可理喻的暴力組織就在其中穿行。時尚書屋
龍雄不禁躊躇再三,或者說有些畏懼膽怯。彷彿有一把凌厲的白刃,蠻橫地在他眼前掠過。時尚書屋
深究下去,太危險了。還是就此罷手吧。時尚書屋
然而,還有一個人牽繫着龍雄的興趣,一個亭亭玉立的倩影在他眼前閃現,那就是上崎繪津子。他在高利貸的事務所裡見過她一次。在咖啡館的窗戶中也見過。她的眸子炯炯有神。時尚書屋
非同尋常。秀氣而筆挺的鼻子,稚嫩而端正的嘴唇,整個臉蛋實在是光艷照人。時尚書屋
她難道是暴力組織中的一員嗎?這個疑竇至少給了龍雄以某種類似解放的感覺。好像船隻遇險將沉之際,突然看見一個美麗的女客。同船的旅客會產生一種迷信的錯覺。他們自我安慰,以為有她在,就能化險為夷。時尚書屋
龍雄想到上崎繪津子時,心裡無形中也產生了這樣的錯覺。似乎有了她,對右翼勢力的畏懼也不復存在了。現實的恐懼離他遠去,他又恢復了勇氣。時尚書屋
這勇氣,當然是為了追究把關野科長逼上絶路的那一夥人。同時也是為了弄清上崎繪津子究竟是什麼人。從這一刻起,龍雄對案子的追查,下意識地變得異常熱切起來。時尚書屋
-

紅月亮酒吧

1
天氣轉暖,暮春之夜寒意料峭。時尚書屋
紅月亮酒吧位於西銀座一條熱閙非凡的衚衕。 秋崎龍雄用肩膀頂開一扇漆黑。沉重的百葉門,走了進去。時尚書屋
裡面煙霧騰騰,這得燈光昏暗不明。站在一旁的女招待,扭過一張白臉嗲聲嗲氣地招呼龍雄。右側是櫃檯,廂座設在盡裡頭。龍雄瞅了一眼,廂座裡坐滿了顧客和女招待。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