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隔牆有眼 第 12 頁


兩個彈吉化的人,站在裏邊彈唱,顧客摟着女招待跳舞。龍雄侷促地從他們身後擠過去,坐到櫃檯跟前。酒保站在擺滿洋酒的酒櫃前兌鷄尾酒。他身旁站着兩個女招待,一個穿和服,一個一身西裝。「
作者:松本清張 / 頁數:(12 / 72)

兩個彈吉化的人,站在裏邊彈唱,顧客摟着女招待跳舞。龍雄侷促地從他們身後擠過去,坐到櫃檯跟前。酒保站在擺滿洋酒的酒櫃前兌鷄尾酒。他身旁站着兩個女招待,一個穿和服,一個一身西裝。時尚書屋

「您要點什麼?」
眼睛大的一個問道,很漂亮、年輕,看來不像是老闆娘。時尚書屋
「威士忌蘇打。」
他要了一杯威士忌加蘇打。這時,三四個女招待送走客人,便踱到龍雄跟前。時尚書屋
「您來了,歡迎,歡迎!」
龍雄喝了幾口,這時一個女招待挨着他坐下了。龍雄打量着她的臉問道:
「你是老闆娘?」
女的笑了。時尚書屋
「對不起,您弄錯了。媽咪還要漂亮哩,您瞧那邊。」說罷,扭頭用眼睛示意。時尚書屋
廂座裡,三個女的挾着一個顧客,顧客已醉得相當可以了,一隻手摟着女人的肩膀。分不清哪個是老闆娘。他正要問,其中一個把臉轉過來,手上夾着香煙,站起身走了過來。時尚書屋
「瞧!媽咪過來了。」身旁的女招待說。時尚書屋
那女子身穿和服,細高挑兒,比想象的要年輕,一長臉,細眼睛。黑地碎白花紋的和服上繫著黃腰帶,打扮得不俗氣。她裊裊亭亭地走過來。時尚書屋
「晚上好,初次見面。」她端詳着龍雄。笑盈盈地說,「不知該怎麼稱呼您。」又立即對身旁的女招待說:「不僅是醉酒的緣故,也許是上了年紀?最近我常常把客人的模樣一下子給忘了。」
她轉過臉,鼻子的輪廓很美。時尚書屋
「媽咪!」
女招待正要站起來,老闆娘使了個眼色,示意叫她坐下,手指按住龍雄的肩膀。時尚書屋

「是第1次來吧?」她裝模作樣地歪着頭,湊在龍雄的耳際,嬌聲嬌氣地問。時尚書屋
「是的,聽朋友說,這兒生意興隆。」
龍雄端着酒杯,扭過身來。湊近看,女人笑時,眼角上已有細細的皺紋,臉頰上還光艷照人。時尚書屋
「真的?那太高興了。請多光顧。」
這時,三個客人推門進來。女招待在後面「媽咪,媽咪!」喊個不停。於是老闆娘離開龍雄,身旁的女招待也朝新來的客人奔去。時尚書屋
—原來她是舟圾英明的情婦!
林子裡的冰塊磕碰着牙齒。龍雄喝着黃澄澄的飲料,出神地想著。女人的面影已留在眼帘裡了,可是他還想看她一眼。時尚書屋
方纔一直沒有留意,坐在一旁同別的女招待說話的客人,此刻正盯住龍雄看。一會兒,他拿起自己的杯子踱過來。時尚書屋
「你是第1次來吧?我今晚是第3次。」
此人戴一項貝雷帽,三十二三歲。樣子像公司小職員,兩眼醉意朦朧。剛纔他一直獨自喝悶酒。時尚書屋
龍雄不知所措。時尚書屋
他雖然沒有放棄追蹤上崎繪津子的念頭,可是她的背後出現了舟阪英明。事態有了新的發展。案子的範圍越來越廣了。三千萬元支票肯定落到右翼頭子手裡了。時尚書屋
迄今為止,龍雄總以為山杉喜太郎操縱着「倒票爺」,看來並非如此。「倒票爺」的後台是舟阪英明這個右翼頭子。正巧山杉得知昭和電器製造公司急於籌措一筆款子,便把情報出賣給舟阪英明。時尚書屋
因此,在這個案子中山杉也扮演了一個角色,但運籌帷幄的主謀卻是右翼頭子舟阪英明。 這樣看來,在R相互銀行中自稱崛口的「倒票爺」和他的幾個同謀是怎麼一路貨色了。議員岩尾輝輔的名片不過是戲中的小道具,被他們用來做手腳的。時尚書屋
龍雄從關野科長的遺書中,瞭解事情的詳細經過,並把要點記在記事本上。至于岩尾輝輔議員這張名片,龍雄打算過幾天去查一下來歷。時尚書屋
可是,案子的關鍵人物自稱崛口的「倒票爺」,關野只寫了一行字,三十來歲,瘦長臉。沒有記下別的特徵,單說三十來歲,瘦長臉。不足為憑。不過,一般人對別人的長相只能留下模糊的印象。時尚書屋
龍雄之所以要來紅月亮酒吧看看,因為他有種茫然的期望,或許能在這兒找到崛口。當內野提起這兒的老闆娘是舟阪的情婦時,他腦子裡便閃過這個念頭。時尚書屋
龍雄本來不清楚崛口的長相,只是覺得崛口同舟阪有聯繫,他不會不到這酒吧來。崛口根本沒有必要東躲西藏。警方還沒有動手破案,他盡可以滿不在乎隨便上街閒逛,很可能在紅月亮酒吧露面。龍雄覺得,只要崛口出現在自己面前,他有把握認出他來。時尚書屋
這樣一想,上崎繪津子在他心目中漸漸淡漠起來。龍雄意識到,山杉商事公司已成為支流,發現崛口才是案子的主綫,他直感地認為,追查這條主綫才是關鍵。時尚書屋
然而,他又感到不安。時尚書屋
那就是因為有舟阪英明這個人在,或者說有右翼勢力這個特殊組織存在。他擔心崛口會藏身于這個組織之中。這樣一來,置身在這個組織之外的他,便會感到束手無策。時尚書屋
然而,崛口會不會是普通的「倒票爺」呢?時尚書屋
這是_條可靠的線索。只要崛口不是那個組織裡的重要人物,只是偶然被利用一下,他準會一個人在街上閒逛。時尚書屋
龍雄把希望寄託在這一點上,但他擔心會出現別的情況。時尚書屋
他怕舟阪一夥得知崛口受到追查,會起而反撲。舟阪雖然是戰後起家,卻是右翼勢力中的新興力量。一想到右翼勢力組織這個怪物,龍雄不禁不寒而慄。時尚書屋
可是,山杉商事公司的上崎繪津子為什麼出入舟阪英明的公館呢?他們僅是一般來往,還是有別的關係?龍雄不得而知。時尚書屋
他無法撇開上崎繪津子這條線索,中間為了追查崛口,才貿然進了紅月亮酒吧。秋崎龍雄游移不定,恰好說明他這個外行偵查的侷限性。時尚書屋
坐在龍雄身旁的那個男子,舉起酒杯,做出乾杯的姿勢。時尚書屋
「在這地方,你若不是常客,根本弔不到什麼女人。」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