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隔牆有眼 第 14 頁


坐在龍雄旁邊的「貝雷帽」探出身子,朝上崎望了一眼。「喂,她是誰?」他小聲地問旁邊的女招待。「媽咪的朋友」「是商店的老闆娘吧?」「哪兒啊,不是的。」女招待只是搖搖
作者:松本清張 / 頁數:(14 / 72)

坐在龍雄旁邊的「貝雷帽」探出身子,朝上崎望了一眼。時尚書屋

「喂,她是誰?」他小聲地問旁邊的女招待。時尚書屋
「媽咪的朋友」
「是商店的老闆娘吧?」
「哪兒啊,不是的。」
女招待只是搖搖頭,不加說明。「貝雷帽」好像被說服了,把酒杯送到嘴邊。時尚書屋
從女招待的話裡,龍雄猜測上崎繪津子同這裡的老闆娘有關係。那也是同舟報英明的關係。進一步說,是開場同山杉喜太郎的關係。其間騙取了三千萬元的「倒票爺」在活動。時尚書屋
那麼,「倒票爺」潛伏在什麼地方呢?三千萬元不可能一個人獨吞的,給三成酬金的話,也有六百萬,凡是出了力的同夥,也該分到三百萬把。時尚書屋
龍雄很難想象,他拿了一大筆不義之財竟能按兵不動。也可以考慮,騙子窩藏在舟圾的組織裡。警方既不追查,他可以堂而皇之地哪兒都敢去。說不定此時此刻帶著女人去哪個溫泉了,也可能在東京某個大飯店或什麼酒家花天酒地哩。時尚書屋
為了這筆錢,關野科長做下妻兒老小自殺了。一方面是善良的人付出生命,遺屬痛哭不已;另一方面則有人在暗中好笑,逍遙法外。想到這裡,龍雄渾身怒火中燒,不抓到那個傢伙,決不罷休。當然這是一件困難的差使,背後又有右翼勢力這個怪物檔住去路。時尚書屋
他心裡雖有所不安,但決不泄勁。時尚書屋
不管怎樣,龍雄覺得那個自稱崛口的「倒票爺」一定會在這家酒吧露面的。紅月亮酒吧是舟阪和山杉這條紐帶上的一個點。崛口不可能不在這個點上出現。時尚書屋
「山本君!」這時有個客人喊道。時尚書屋
「是。」酒保擔過他那張慇勤待客的臉。時尚書屋
「今天你去過府中賽馬場了?」
客人喝着社松子酒問道。龍雄豎起耳朵聽。時尚書屋
酒保的臉上笑容滿面。時尚書屋
「嗯,去了一趟。」
「輸了吧!」
「嗯,……沒贏什麼錢。」酒保拿着威士忌酒瓶,邊往酒杯裡倒黃色的液體,邊答道。時尚書屋
「不行哪!你說過不去,怎麼又去了呢?」
「嘿嘿。」酒保把冰塊放進酒杯裡,用手摸摸頭。時尚書屋
「怎麼?你也去賽馬?」「貝雷帽」插了一句。酒保朝「貝雷帽」瞅了一眼。時尚書屋
「先生,您也好此道?」

「今天我也去府中了。」
「是嗎?結果怎麼樣?」酒保隔着櫃檯盯住「貝雷帽」問。時尚書屋
「我贏了。」
「你買的幾號?」
「第3場的六號和二號。」
「啊!那是哈曼和明道尼西基。我沒想到哈曼會出場。彩金是七百五十元吧。」
「第6場我買了三號和五號一萬元。」
「噢,你都賺了。我買的正好相反,結果輸了。彩金相當高,一張八百四十元。」
「你倒記得很清楚。」
「我賭的就是這個嘛,輸了,彩金自然是忘不了的。」
「你常去嗎?」
「哪能常去呢,一不經心,薪水輸光,還得靠預支。」
「那倒也是。難怪在馬票售票處沒見過你。」
’’嘿嘿!”
原來如此。這位酒保上了點年紀,年輕時大概是個美男子,鬍子剃得光光的臉上,似乎還殘留着早年縱情女色的倦怠。在這樣豪華的酒吧裡,看見這樣一副尊容,龍雄不由得感到一縷哀愁。時尚書屋
門開了。女招待一齊回過頭去看。時尚書屋
「您來了。」
「貝雷帽」身旁的兩個女招待也站了起來。酒保朝那邊望去,遠遠地一鞠躬。時尚書屋
龍雄若無其事地回過頭去看,一位白髮梳得整整齊齊、身材高大的男子帶著一位年輕的小伙子在廂座上坐下。西裝極其講究。那青年大概是跟包。時尚書屋
幾個女招待一下子圍攏在那客人身旁。一定是這裡的大主顧。時尚書屋
一個女招待朝櫃檯走來。時尚書屋
「山本,先生來了。」
酒保點了點頭,從櫃檯裡取出一隻黑酒瓶,動手董酒,想必連客人的口味都知道。時尚書屋
以「先生」稱呼,龍雄不由得豎起了耳朵。時尚書屋
先生是什麼人呢?在後銀座的酒吧,進出的大抵是些文化人,可是這位白髮紳士不是這種類型。一進門就稱先生,難道是舟阪英明嗎?但龍雄馬上就否定了,因為舟阪才四十多歲。時尚書屋
令人吃驚的是,不知什麼時候老闆娘已經回來了,坐在「先生」面前,上崎繪津子也走到他們身旁。時尚書屋
龍雄坐的地方離那廂座有相當距離,聽不清他們說些什麼,好像在閒聊,談笑風生。龍雄背朝着他們,不能頻頻回頭去看。時尚書屋
「貝雷帽」仍舊和酒保談賽馬的事。時尚書屋
龍雄向酒保示意。時尚書屋
「是」
酒保打斷話,湊近臉來。時尚書屋
「喂,那位先生是誰呀?我好像在哪兒見過。」
聽得龍雄問,酒保只是露出雪白的牙齒笑了笑,扭過頭,又和「貝雷帽」聊起賽馬來了。在這種場合,看樣子不肯把熟客的名字告訴別人的。時尚書屋
這時,兩個彈吉他的人進來了。時尚書屋
「阿新!」廂座裡的女人在喊。時尚書屋
彈起了吉他,聽見有人在唱。龍雄藉此機會回過頭去看一眼。時尚書屋
正對著「先生」的面,白髮紅顏。坐在身旁的青年很瘦。挨着老人坐的是上崎繪津子,和對面的老闆娘說著話。老闆娘身穿深色和服的背影對著龍雄。時尚書屋
穿不同花色衣衫的女招待夾在中間。時尚書屋
正在唱歌的男子,穿一件花格子襯衫,身體很胖,手上彈着吉他,他身後的高個子拉著手風琴。時尚書屋
這些情景映入龍雄的眼帘後,他又回過頭去。時尚書屋
那位「先生」到底是誰呢?和上崎繪津子很熟,同老闆娘也很親密。可以想象得出,他是舟阪和山杉線上的人。既然稱為「先生」,必然是有來頭的,而且身上的確也有那種氣派。時尚書屋
歌聲不斷從龍雄背後傳來,唱了一曲又一曲,全是流行歌曲。女招待世湊熱閙跟着唱。其他客人都目不轉睛地望着這闊氣的廂座。時尚書屋
一直唱了十五分鐘,最後以軍歌煞尾。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