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隔牆有眼 第 2 頁


「可能吧!」科長低聲答道。話音裡含着一種茫無頭緒的意味。「很久沒到府上拜訪了。」龍雄又說了一句。科長答道:「過幾天來玩吧,內人常說起你。」從銀座到東京站約十分鐘。一路上
作者:松本清張 / 頁數:(2 / 72)

「可能吧!」科長低聲答道。話音裡含着一種茫無頭緒的意味。時尚書屋

「很久沒到府上拜訪了。」龍雄又說了一句。時尚書屋
科長答道:「過幾天來玩吧,內人常說起你。」
從銀座到東京站約十分鐘。一路上兩人只交談了這麼幾句。龍雄幾次想提起話頭,但提不起勁。時尚書屋
汽車到了東京站的出站口。時尚書屋
科長先下車,朝站內走去。站內旅客們人頭攢動。一種令人不安的氣氛像激流一般裹挾着人群,推來搡去。時尚書屋
科長沒有徑直走,拐向左首。明亮的燈光透過玻璃門,照射到門外。那是頭等、二等的候車室。時尚書屋
科長推開門回頭對龍雄說[
「我在這兒等個人。」
「那麼我就失賠了。」
「那好吧。」科長朝室內掃了一眼,又說:「好像還沒有來。你進去坐一會兒吧。」
候車室和外部隔開,室內明亮寬敞。藍色的沙發圍着桌子擺了好幾圈。寬大的牆壁上,鑲嵌着日本名勝古蹟的浮雕,地名用的是羅馬字。時尚書屋
這兒與其說是候車室,倒更像座大客廳。實際上,這兒外國人居多,一群穿藍色軍服的軍人湊在一塊兒閒聊,還有帶孩子的夫婦。正面窗口前,有兩三個男人在打聽什麼,也有人仰坐在椅子上看報。那些外國人的身旁,橫放著大皮箱。時尚書屋
只有三個日本人小聲地說著話。時尚書屋
科長走到靠牆的椅子上坐下。龍雄隔着茶几坐在他身旁。時尚書屋
龍雄想:科長在等什麼人下火車,要不,就是會見從東京站上車的人。時尚書屋
「多麼豪華的候車室啊!」龍華說。時尚書屋
人們會以為這兒是外國人專用的候車室哩。時尚書屋
門開了,進來兩三個日本人。科長沒有站起來。看來不像是他要等的人。時尚書屋
龍雄隨手拿起桌上的美國畫報,一頁一頁地款起來。時尚書屋
剛翻了兩三頁,只見科長霍地站了起來。時尚書屋

龍雄目送着科長瘦削的背影,只見他慢吞吞地在有圖案的地板上走過去,走到對面有京都風景浮雕的牆下站住,微微一鞠躬。時尚書屋
龍雄不由得一怔,那坐在椅子上的正是方纔進來的兩個男子。難道科長沒有發現他們麼?要不,科長壓根兒不認識他們。時尚書屋
其中一人背朝外坐,另一個人打橫坐。離得相當遠。龍雄看那人的臉,約摸四十來歲,短頭髮,胖胖的紅臉,戴一副金絲邊眼鏡。時尚書屋
兩人從椅子上站起來,向科長回敬一禮。背朝這邊的顯得更恭敬些。他向科長揮手示意「請坐」。於是三人重新落座。時尚書屋
龍雄看到這裡便站了起來。他向臉朝這邊的科長略施一禮,科長點頭示意。這時,紅臉膛的男子扭過頭來,看了龍雄一眼,眼鏡片反着光。那個背朝外坐的男子,一直背對著他,一次也沒有”回過頭來。時尚書屋
龍雄慢吞吞地向門口走去。時尚書屋
這時,他瞥見門外站着一個女人,穿著時髦的黑色西服,白皙的臉孔彷彿緊貼在玻璃門上。燈光的反射,把女人的臉和身影撕成兩半,那樣子分明是朝裏邊張望。時尚書屋
龍雄剛定睛看,那女人突然閃開不見了。也許她見龍雄走過來,有意躲開了。時尚書屋
龍雄大步緊走幾步,推門出去。門外,人頭攢動。穿深色西裝的無計其數。他拿不準究竟誰是方纔那個女人。時尚書屋
龍雄想,這個女人僅僅出於好奇心才向頭等、二等候車室張望呢,還是在尋找什麼人?找人固然無妨,但好像盯着誰似的。時尚書屋
「奇怪!」
龍雄心裡七上八下地走上中央綫二號月台。時尚書屋
2
上午十一時二十分,會計科長關野德一郎接到一個電話。時尚書屋
「是位姓崛口的先生打來的。」
接線員的話音剛落,話筒裡傳來一位男子的聲音。時尚書屋
「關野先生嗎?」
「是的,是崛口先生嗎?昨夜太失禮了。」
關野一直在等待這個電話,語氣中自然地流露出急切的心情。時尚書屋
「不客氣。我已經和對方談通了。請你馬上來一趟,我在T會館的西餐廳恭候。」對方低沉地說。時尚書屋
「是T會館嗎?」關野葉間了一句。對方回答:「是的。」然後掛斷了電話。時尚書屋
關野放下話筒,朝副科長秋崎龍雄看了一眼,正碰上龍雄從賬本上抬起來的目光,龍雄的眼神表明他已明白電話的內容了。時尚書屋
「秋崎君,請準備一下,去取現款。」聽關野的話音,好像才鬆了一口氣,顯得頗有活力。時尚書屋
「有三個大箱子足夠了。」
科長指的是硬鋁做的大箱子,公司每次從銀行提款,總是用這種箱子。霎時間,龍雄也在盤算,十萬元一捆鈔票,三百捆該有多大的體積。時尚書屋
「是哪家銀行?」龍雄問道。時尚書屋
「是R相互銀行總行。 」關野清楚地答道,「一接到我的電話,立刻派兩三個人坐汽車去相互銀行。」
「明白了。」
聽到龍雄的答話,關野立刻站起身來。時尚書屋
他用手摸了摸上衣裡面的口袋,口袋裏裝着一隻信封,裡面有一張票面三千萬元的期票,是今天早晨剛準備好的。時尚書屋
關野拿着外套,走到董事辦公室。時尚書屋
董事正在會客,見到關野,從椅子上站起身向他走來,小個兒的董事,身高只及關野的肩膀,一隻手插在褲袋裏。時尚書屋
「辦妥了嗎?」
董事小聲地問道。臉上雖然若無其事,其實心裡也是挺擔心的。時尚書屋
「剛纔接到電話,我這就去一趟。」
「那好,拜託你了。」董事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神色。時尚書屋
關野斜眼看著董事回到客人身旁,才走出房間。時尚書屋
從公司坐車到T會館只需五分鐘, 和暖的陽光灑在大樓林立的馬路上,前面行駛着一輛遊覽車。關野從車窗茫然地眺望着乘客的背影,心想:春天已來到了。時尚書屋
到了T會館, 走過紅地毯,進入地下室西餐廳時,那人坐在椅子上看報,一見關野進來,趕忙疊起報紙站起身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