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隔牆有眼 第 3 頁


長臉盤,細眼睛,筆直的鼻樑,厚厚的嘴唇往下耷拉,毫無表情。總的說來,相貌很不顯眼。此人自稱崛口次郎,昨晚在東京站頭等、二等候車室裡,關野剛跟他相識。「昨晚討擾了。」崛口行禮道。
作者:松本清張 / 頁數:(3 / 72)

長臉盤,細眼睛,筆直的鼻樑,厚厚的嘴唇往下耷拉,毫無表情。總的說來,相貌很不顯眼。此人自稱崛口次郎,昨晚在東京站頭等、二等候車室裡,關野剛跟他相識。時尚書屋

「昨晚討擾了。」崛口行禮道。時尚書屋
剛一坐下,崛口便遞給關野一支菸。跟他的長相不同,人倒很機靈。侍者端來咖啡。崛口慢吞吞地吐着煙,說道:
「剛纔跟銀行通了電話,說董事外出還沒有回來。先在這兒等一會兒吧。」
關野不由得一怔,立刻想到時間緊迫。腦子裡一盤算,拿到現款後,會計科全體出動,往工資袋裏裝現款需要多少時間。一看表,已經十二點鐘了。如果趕上吃午飯,那更耽誤工夫了。時尚書屋
「不要緊,一會兒就會回來的。」崛口似乎看透了關野的心思,安慰道:「已經談妥了的,二十分鐘準能回來。彆著急,稍等一下吧。」
「讓你費心了。」關野臉上露出苦笑,心裡稍稍釋然。時尚書屋
「還有,…關野先生。」崛口從椅子上探出身子,湊近臉說:「我要的那一份錯不了吧?」好像耳語一般,、聲音很低,但很清楚。時尚書屋
「您指的是二十萬元的回扣吧?我們答應照付,一切按約定的辦,請放心。」關野細聲回答。時尚書屋
「多謝了。」崛口道過謝後說:「要說服大山先生撥款,可費了大事了。因為金額太大.連大山先生也掂量好久哩!」
「您說得是。」
關野點點頭,心想,大概如此吧。大山利雄是即將見面的對方的董事。關野事先查過人名錄,知道此人現任R相互銀行的常務董事。時尚書屋
「說實話,總算幫了我們大忙。」
「哪裡的話,因為貴公司信譽可靠才談妥的,否則拆息再高,人家也不願意擔這個風險。這下可以放心了。不過金額實在太大了。」
「是的。正因為數目太大,別處都不肯通融。」關野「別處」二字說得特重,暗指別的往來銀行。時尚書屋
「下月十號到二十號之間,版公司除銷售進款外,還可向大煤礦收回一筆資金。不滿您說,本來尚缺六千萬元頭寸,已經從別處籌划到一半。實在是為了應急,決不會失信。務請對方放心。」
「我明白。我再三向他們說明,對方也想私下弄筆拆息。反正是交易嘛,只要講信用誰都歡迎。」崛口說完,臉孔又保持原來的距離。時尚書屋
「聽說目前煤礦很景氣哩。」崛口恢復原來的聲調閒聊起來。時尚書屋
「是的。銷路不錯,支付也很及時。敞公司……」

關野說到一半,侍者躡手躡腳地走過來。時尚書屋
「哪一位是崛口先生?」
「我是。」
「您的電話。」
侍者拉開椅子,崛口站起來俯視關野,說道:「可能是大山先生來的電話,大概已經回來了。」
關野目送崛口朝電話機走去,按了按上衣的口袋。時尚書屋
不一會兒,崛口堆着微笑走了回來。時尚書屋
汽車在日本橋R相互銀行總行門前停下。 新增建的粗大的希臘式圓柱,在陽光照耀下閃閃發光。時尚書屋
兩人下了車,一位頭髮梳得整齊、戴眼鏡的年輕人在門口等候。一見崛口,趕忙走近來,恭恭敬敬地一鞠躬,問道:
「您是崛口先生吧?董事正在等您。」那青年穿著籌灑,完全是一副銀行職員的派頭。時尚書屋
「我來給二位帶路。」
此人機靈幹練,他先邁一步,閃進摟內。營業大廳內像廣場一樣寬敞,天花板很高。無數的桌子上職員們正襟危坐,秩序井然。經過精心設計的一排排的日光燈,照得大廳燈火通明。時尚書屋
一派特有的氣氛,使顧客一進門便產生一種威嚴感.
穿過大理石地面的顧客休息廳,年輕的行員領着崛口和關野進了會客室。四把蒙着白椅套的椅子圍着一張桌子。桌上的花瓶插着溫室栽培的郁金香。時尚書屋
「我馬上去請常務董事。」行員微微一鞠躬,便從剛纔來的廣口出去了。時尚書屋
兩人在椅子上坐下。崛口從招待客人的煙具中抽出一支香煙,吸了起來。關野則心神不定,坐立不安,企盼大山董事早些到來。時尚書屋
這時,與剛纔進門的相反方向、通往內室玻璃門上,一個人影在晃動,輕輕地敲敲門,門開了。崛口趕忙把香煙扔進了煙灰缸。時尚書屋
一位紅光滿面、身材魁梧的男子進來了。銀灰色的白髮梳理得十分光潔。雙排扣的蘇格蘭呢的大衣非常合體,露出一口白牙,笑容滿面。崛口和關野不約而同站了起來。時尚書屋
大山董事對崛口說[
「噢,日前諸多失敬,請原諒。」聲音從容不迫,頗有含蓄。時尚書屋
「木,實在對不起。」崛口雙手扶在桌上,低頭行禮。站在一旁的關野,從雙方的寒暄中聽出弦外之音。時尚書屋
崛口瞅了關野一眼,向董事介紹道;
「這位就是跟您提起過的昭和電器製造公司的關野會計科長。」
崛口轉向關野介紹[
「這位是大山先生。」
關野恭恭敬敬地遞上名片,說道:
「效姓關野,此次承蒙先生幫忙,實深感謝。今後請多關照。」說裡深深地一鞠躬。時尚書屋
「不必客氣。」
紅臉膛的董事依然笑容可掬,收下關野的名片,又向崛口揪了一眼,說道;
「我去安排一下,崛口君,回頭請你來我辦公室一趟、」
崛口低頭行禮,意思是「拜託了。」董事轉達他那魁梧的身軀,推門出去了。前後不過五分鐘光景,彼此心照不宣,這本按照黑市拆息的三千萬元巨額期票,頃刻之間成交了。時尚書屋
「真了不起,多有氣派。」崛口望着董事的身影消失在門外,不禁讚歎道。時尚書屋
「大山先生沒有給你名片是有用意的。對行方來說,這是一筆不宜聲張的交易,只讓內部人知道。董事考慮問題面面俱到。」
關野點了點頭,暗自尋思,也許如此吧。說不定大山董事從這筆黑市拆息中撈到不少油水。不管怎樣,此刻能弄到現款就行。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