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隔牆有眼 第 4 頁


「那麼,關野先生,」峪口將煙蒂掐滅在煙灰缸裡,說道:「您把支票交給我吧,我給大山先生送去。」關野把手伸進西裝上衣的裡口袋,一邊解鈕扣,一邊心裡感到陡然不安。轉強又覺得這是紀人憂
作者:松本清張 / 頁數:(4 / 72)

「那麼,關野先生,」峪口將煙蒂掐滅在煙灰缸裡,說道:「您把支票交給我吧,我給大山先生送去。」

關野把手伸進西裝上衣的裡口袋,一邊解鈕扣,一邊心裡感到陡然不安。轉強又覺得這是紀人憂天、多餘的擔心,便按捺住了自己。有什麼可擔心的呢?這兒是行員引進來的銀行會客室,大山董事也見過了。這一切全憑崛口從中斡旋。時尚書屋
如果讓崛口察覺自己心中的不安,惹起他不快,那是萬萬使不得的。此刻要緊的是把錢弄到手。萬一因為這點小事,對方變了卦,後果不堪設想。從專務董事起,公司上上下下五千名員工都等着這筆錢。時尚書屋
關野感到自己使命重大。時尚書屋
他掏出白信封,顫抖着手指將支票抽出交給崛口。時尚書屋
「這就是。」
昭和電器製造公司的支票,票面三千萬元。時尚書屋
「噢,是這個。」
崛口眉梢不動一動,無動于衷地接了過來,他眯縫着眼睛,不屑一顧地瞟了一下支票的金額。時尚書屋
「沒錯。」說著就站起身來,「我去辦一下兌現的手續,請在此稍等片刻。」
他把支票拿在手中彈了彈,朝通往內室的門出去。關野見他不走來時的門口,而進了大山董事出入的側門,終於鬆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關野想道,應該立刻作好提取現款的準備。他拿起會客室牆角茶几上的電話,打給公司。時尚書屋
接電話的是秋崎。時尚書屋
「是科長嗎?」
「嗯,一會兒要提取現款,你趕緊準備一下,坐車來。」
「明白了。」
放下電話,關野回到椅子上坐下。抽出一支菸點燃,慢悠悠地抽起來。他似乎有些放心,但在沒見到一捆捆的鈔票前,仍然沉不住氣。總之他心慌意亂地拍完了一支菸。時尚書屋
足足過了十分鐘。這手續恐怕很費事吧!
他心中忐忑不安,又抽了一支菸。隨着時間的推移,他漸漸地失去了平靜,焦躁不安之情從腳後跟往上冒。他坐不住了。在打錯的地板上踱了兩三圈。時尚書屋

他沒有心思抽菸了,把視線停留在桌上的郁金香上,花的鮮紅色燃起了他更加不安的情緒。半小時過去了。時尚書屋
關野終於竄出了會客室。時尚書屋
他又來到寬敞而明亮的銀行營業大廳。行員們個個正襟危坐在桌前,有的面對電腦。女職員坐在出納窗口,數着攤開成扇形的鈔票。顧客們靜悄悄地等待着。時尚書屋
關野兩打支在像鏡面一樣現出倒影的大理石櫃檯上,探出半截身子,急切地問一個行員。時尚書屋
「我要見見董事大山先生。」
行員手指上夾着鋼筆,扭過頭,彬彬有禮地答道:
「大山董事五天前出差去北海道了,一星期後才回來。」
他覺得周圍的景物地動山搖,「啊」地一聲怪叫。坐在附近的四五個行員聞聲倏地站了起來。時尚書屋
3
「這準是倒票爺幹的好事。 拿着到手的貼現支票逃之夭夭。 用他們的黑話叫「倒票」。外國叫「吃票」。。」
一位小個子的男子坐在椅子上快嘴快舌地說道。時尚書屋
當晚,昭和電器製造公司的頭頭們在辦公室開會。職員們已下班回家。只有這個房間燈火通明。時尚書屋
所謂頭頭,包括經理、專務董事和常務董事等三人,是最高首腦會議。此外,在場的有公司的法律顧問瀨沼律師和會計科長關野德一郎。時尚書屋
關野科長臉色蒼白,垂頭喪氣,他彷彿已失去了思考能力。剛纔化好像在講一場惡夢似地哆哆嘻嘻地講述了白天發生的事情經過。三千萬的一張支票,轉瞬間從他手中奪走。他怎麼也不能相信這是現實。時尚書屋
如此輕而易舉同事態之重大,簡直不成比例。時尚書屋
他腦海裡一片空白,耳朵不住地嗡嗡作響,忽然想起年輕時讀過的外國小說有這樣一句話:「假如這是昨夜的夢境的延續該有多好啊!」於是茫然地遇想起來。時尚書屋
「瀨沼先生。」專務董事向律師發話道。關野聽來似乎是從遙遠地方傳來的聲音。時尚書屋
「去銀行查了一下,貼現支票還沒有兌現。」
「那當然暉。馬上拿支票去兌現,那太危險了。看來支票已轉到第3者手裡,然後由第3者簽上背書堂而皇之拿着支票去兌現。」
律師的話沒有觸動關野的聽覺。時尚書屋
「在這場合,不能採取法律手段扣押支票嗎?」專務董事接着問道。他的臉色也十分蒼白。時尚書屋
「扣押?你指的什麼意思?」
「宣佈無效。因為這顯然是上當受騙,支票是被盜走的。」
「那木行。」律師當即否定道,「票據,是個法律名詞,它是一種無形證券,不受詐騙、偷盜等原因的制約。一旦票據轉到第3者手裡,就有效了。沒有別的辦法可想。時尚書屋
開票人到期必須支付。明知支票被騙走,你不支付,即構成拒付。」
律師的話聽起來似乎不懷好意。專務和常務保持沉默。說得確切些,已無話可說了。時尚書屋
「瀨沼先生。」專務額角上冒着油汗,繼續說道:「那麼在報上登個公告如何?聲明支票被盜,宣佈無效,就同報紙廣告欄常登的遺失支票啟事一樣。」
「那也不行。」瀨沼律師把話頂了回去。「背書人若說沒看報,不知道,照樣要兌付,一切無濟於事。再說,這樣做,等於不打自招,宣佈本公司被騙走三千萬元支票。時尚書屋
根本的關鍵在於不能公開報警。為了公司的信譽,還是秘而不宣為好。」
“份首腦彷彿在一堵牆跟前僵住了,露出茫然與困惑的神底
「關野君!」
經理這才開始喊他。聽到喊聲,關野德一郎不由得一驚,清醒過來。他應了一聲,雙腿並在一起,欠起身子,轉向經理。時尚書屋
事情發生後,公司趕緊把經理從箱根請了回來。平時是位惇厚溫和的長者,此刻額上暴起了青筋。時尚書屋
「事情的經過, 你剛纔談了,大體已經清楚。我認為R相互銀行也有疏忽的地方。」經理的聲調竭力控制着感情,「你再談一下到達銀行後的情形。」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