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隔牆有眼 第 5 頁


「是。」關野德一郎應着,他感到口乾舌燥,嗓口火辣辣地痛。他嚥了一口唾沫說:「我和那個自稱崛口次郎的人, 一起到了R相互銀行,一位二十四五歲身穿西裝的小伙子在行門口等候。他將我們
作者:松本清張 / 頁數:(5 / 72)

「是。」關野德一郎應着,他感到口乾舌燥,嗓口火辣辣地痛。他嚥了一口唾沫說:

「我和那個自稱崛口次郎的人, 一起到了R相互銀行,一位二十四五歲身穿西裝的小伙子在行門口等候。他將我們領進銀行。」
關野的聲音嘶啞,一邊想著當時的情景。銀行門前陽光燦爛,那小伙子的藍色西裝顯得格外耀眼。時尚書屋
「你記得那人的相貌,可是一問別的職員,都說不認識他。是不是?」
「是的。」
「看來是同黨。」一直保持沉默的常務董事插了一句。時尚書屋
「晤,後來呢?」經理不去理會常務董事,眼睜睜地盯住關野,催促他說下去。時尚書屋
「剛進會客室,那小伙子便告退了。接着自稱大山董事的人進來了。此人頭髮花白,胖乎乎的,約摸五十四五歲。他同崛口寒暄,說日前諸多失敬,請原諒等等。時尚書屋
崛口把我介紹給大山董事後,大山推說去辦理兌現手續便走了。崛口從我手中拿走支票,說是去送給大山董事,我信以為真,便交給他了。」
其實他並不全信。遞支票給崛口時並不放心,掏信封時,手指在發抖。他想到公司正殷切期望這三千萬元現款才打消了猶豫。壓力和焦灼才使他把支票脫了手。時尚書屋
——然而,這話關野說不出口。時尚書屋
「崛口拿着支票走上會客室,只剩下我自己在那兒等候。大約等了二十五六分鐘。」
關野眼前浮現出那郁金香火紅的花朵。時尚書屋
「我放心不下,一口氣跑出會客室,向銀行職員打聽,要求見大山董事。他們回稅,董事出差去了北海道。我驚了手腳,再問大山董事的長相。回答說,董事五十二三歲,瘦個子,黑頭髮,有些禿頂。時尚書屋
我才知道受了騙。我竄進銀行營業部內,要求警衛在銀行內搜查。可是,哪兒也沒有找到崛廠和冒充大山董事那個人的影子。我急得團團轉,立刻去找票據科長,他對此事一無所知。時尚書屋
我講了一下那冒充大山董事的人的長相,又問那個騙子如何能借用會客室。科長也危了一驚,查了一查,結果在營業部長那裡弄清了事情的原委。」

經理緊皺眉頭,聽著關野的敘述。時尚書屋
關野會計部長繼續往下說。他已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照本宣科地講述事實。時尚書屋
「營業科長從桌上拿起一張名片給我看,名片上印的是岩尾輝輸,頭銜是XX黨國會議員。」
「是長野縣選出的議員。在黨內是個普通的角色。」
法律顧問如同加註腳似地插了一句。時尚書屋

關野接著說;

「營業部長說,這張議員名片是騙子本人拿來的,他說要在銀行裡和議員碰頭,可是議員還沒有到,他們希望在會客室見面,向銀行借用一下。部長尋思,這位議員和行長是熟人,以後通過《相互銀行法》時,他可以在議會裡出些力,所以就同意借了,再說來人儀表堂堂,也使部長相信了他。他還坐在部長旁邊的椅子上閒聊了一會兒。看來像是在等候議員。時尚書屋
不多時,一位二十五六歲的年輕人,向胖子稟報說來了。」
「那年輕人就是在銀行門口給你們帶路的那個人吧?」專務董事問。時尚書屋
「我想是的,部長以為年輕人是胖子的秘書。後來那兩人就走開了。部長以為他們去了會客室,此後再也沒有看見胖子回來。部長說,他一直以為在會客室裡談話哩。」
「這是三人同謀。」律師接過去說,「冒充大山董事的胖子,自稱崛口的人,還有帶路的年輕人,一共三人,借銀行會客室行金蟬脫殼之計,是他地道道的支票詐騙犯。」
「關於岩尾議員的情況,已經調查過了吧?」經理問瀨沼律師。時尚書屋
「打電話問過,據說一星期以前回長野縣選區去了。但這案子恐怕與岩尾議員無關。騙子只不過利用一下他的名片而已。剛纔已發出快信去問了。」
「我也這麼想。」經理點點頭說,「可是單憑一張名片就把會客定借給陌生人,也太不像話了。正因為如此,光天化日之下才會發生這樣的詐騙案。銀行也太疏忽大意了。」
經理終於生氣了,眼睛死死地盯在關野的身上。時尚書屋
「你把同崛口見面的經過從頭至尾再說一遍。」
「好。我是在麻布山杉喜太郎那兒聽說崛口次郎這個人的。如您所知,以前我們有急用,曾向山杉通融過三四次現款。」
關野這麼說著,經理用眼神表示他還記得有這回事。時尚書屋
山杉喜太郎是山杉商事公司經理,事務所設在麻布,經營範圍是金融業,實際上是高利貸。他能通融大筆現款。在東京是屈指可數的。正如關野所說,公司以前曾去通融過三次資金,經理當然是曉得的。時尚書屋
「這次為了籌措資金,考慮再三,還是去找山杉。我是同專務商量之後,才決定這麼做的。」
專務董事望着關野,臉上很尷尬。時尚書屋
「於是我打電話給山杉喜太郎。可是山村一聽金額,認為數目太大,說他眼下也周轉不靈,一度拒絶了。」
「一度?這是什麼意思?」經理問道。時尚書屋
「後來,山杉在電話裡說,既然是急需,他可以再找別人商量商量。同意的話,叫我去一趟。過了四十分鐘,我親自去了一趟。可是山杉外出,不在事務所,由一位女秘書接待了我。」
「女秘書?」
「名義上是否叫秘書不太清楚,總之是負責接待的年輕女子,姓上崎。因為以前三次通融現款時,也是上崎經手,她好像是山杉喜太郎的秘書,所以認識地。上崎一見我就說,經理,即山杉,跟她提起過我的事。」
「那麼,那個姓崛口的男子是她介紹給你的嗎?」
「不能說是介紹。崛口經常到山杉事務所去玩。他在金融界當據客,以前給別人介紹過兩三筆生意,都談成了。女秘書上崎轉達山杉的話,如果急需,不妨同崛日談談。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