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隔牆有眼 第 62 頁


「是啊,天黑以後來的。我問了一聲,你們是幹啥的?他們就大聲言語了一句,『是來山上架高壓線的。』說完就走了。」「當時他們是不是扛着一個木箱?」「沒見到木箱,我影影綽綽記得,好
作者:松本清張 / 頁數:(62 / 72)

「是啊,天黑以後來的。我問了一聲,你們是幹啥的?他們就大聲言語了一句,『是來山上架高壓線的。』說完就走了。」

「當時他們是不是扛着一個木箱?」
「沒見到木箱,我影影綽綽記得,好像有一個人,肩膀上輕輕搭着一隻工具袋似的。」
-

木箱和麻袋

1
「沒有木箱,這倒奇怪了。」
田村告別老婆子,沿著原路往回走,嘴裡自言自語地說。時尚書屋
「她說有個口袋,這口袋有文章。」龍雄也奇怪。「是不是老婆子看錯了?」
「不會把木箱看成口袋的。她說肩膀上搭着口袋,大概是電工裝工具用的。」田村輕聲說,「太莫名其妙了。難道真的是電工?現在真是矛盾百出。」
發電所的白色建築物就在眼前。周圍電網縱橫,上面密密麻麻綴着白色的瓷瓶,壁壘森嚴的樣子。時尚書屋
「進去打聽一下。」
說完,田村便走進開滿大波斯菊的門內。甫道上鋪着細砂,到處豎著「危險」的標誌。時尚書屋
進了發電所,各種各樣的機器聲不絶于耳。時尚書屋
「有何貴幹?」門衛走出來擋住去路問道。時尚書屋
「打聽點事,想見一下所長或主任。」
門衛走了進去,出來一位高個子,工作服上的口袋裏,露出一截摺疊尺,自稱是發電所的主任。時尚書屋
「對不起,百忙中來打擾您。」
田村先寒暄道歉。機聲嘈雜,必須高聲叫嚷。時尚書屋
「一星期之前,歧阜縣土歧津市是否給貴所送來一批電瓷瓶?」
「電瓷瓶?」對方的聲音也不亞於田村,大聲喊道:「電瓷瓶常常有到貨,可是一星期前卻沒有。」
「車站有到貨存根,發貨人是愛知商會,收貨人是貴所。是一個木箱。站上說,是電工模樣的人去取的貨。」田村拿出記事本,一面看,一面說。時尚書屋

「凡是材料訂貨,都通過總廠器材科。」主任回答說,「不過,愛知商會從來沒有給我們發過貨。是用木箱?」
「是的。」
「電瓷瓶是不用木箱裝的,大的,如高壓線電瓷瓶,用蓆子捲好,然後用木框加固;小的,用稻草捲起來,裝在草包裡。電瓷瓶包裝,有固定格式,從來不用木箱。」
「這就怪了。」田村故意歪着頭說,「車站裡有存根,說是電工去提的貨。」
「他們搞錯了。」主任堅持說,「首先,所裡即便不去提貨,運輸公司也會送來。再者,與工地現場不同,這裡沒有電工。」
彷彿有傷發電所體面似的,主任臉上略顯出不高興的表情。時尚書屋
「您要問的就是這件事嗎?」
田村道了謝,當即匆匆告辭。主任趕忙轉身朝裏邊走去。時尚書屋
「果然不出所料。」田村從充滿噪音的發電所裡走出來說。時尚書屋
「木箱不是運給這發電所的。裡面裝的也不是電瓷瓶,想必是那具吊死的屍體。」
「五十九公斤重,」田村走出盛開大波斯菊的院子,放慢腳步繼續說:「大概相當於一個人和木箱的重量。」
「既然那麼重,要兩三個人才能搬得動。」龍雄說。時尚書屋
走完下坡路,兩人便朝車站走去。時尚書屋
「一個人拿不動。」田村點點頭說。時尚書屋
「既然如此,老太婆應當能看清楚,不論眼睛多壞,不可能看不清。」
「可是,」田村反駁道,「老太婆說,當時太陽已經落山,天黑下來了。或許她沒有看清。而且老眼昏花,也不完全靠得住。即便是年輕人,他們的見證也有不確鑿的地方。」
「你認為她把木箱看成口袋了?」
「不,口袋也許也有。日落天黑,離得又遠,也可能沒有看見木箱。」田村斬釘截鐵地說。「咱們來好好推斷一下。時尚書屋
發來的是隻木箱,只能是木箱,不可能是別的。單是查這一項即可。取到木箱,這夥人在黃昏以後運進山裡。當然要避人耳目。時尚書屋
恰巧被山腳下村裡的老太婆看到了。這是意外事故,但還是順利通過了。」
天空上的陽光亮得耀眼。在這將近中午的太陽光下,青木湖的一角在望。湖面極美,與昨天有天壤之別。時尚書屋
田村看了看手錶說[
「十一點四十分。我今天必須趕到松本分社,打電話跟其他幾個人取得聯繫。現在不比原先,彼此要通力合作。」
他額上依舊富汗,倒不是因為秋天的太陽直射的緣故,而是出於興奮。時尚書屋
「然後看情況打算去土歧津。」
「會上歧津?」
「嗯。去查一下發貨的經過。愛知商會大概是虛構的名稱,也許實有此商會。萬一真有這個商會,那也是犯人擅自借用的名義。時尚書屋
反正車站託運科一定記得送貨人的模樣。從這條綫查下去,準能有點線索。」
「準能有點線索?」龍雄不覺脫口而出,表示懷疑。時尚書屋
「當然牌。怎麼啦?」田村不服氣地反問。時尚書屋
「他們如此處心積慮,不會露出破綻的。而且站務員也未必記得顧客的相貌。因為他們接待的顧客太多了,習以為常。你還記得吧?把屍體捆在行李裡託運的那樁案子,當時不論是夕留站,還是名古屋站,不是哪個站務員都記不得犯人的相貌了嗎?」
「晤。言之有理。」田村沒有反駁,「但也不可因噎廢食。不去查一下,心裡不踏實。時尚書屋
你現在有什麼打算?」
「我嗎?我想,我不便妨礙你的工作,暫時先留在這裡,然後再回去。」
田村已成為報社組織的、追查這個案子的「特別調查組」的成員之一。他要同「特查組」聯繫後才作下一步活動。——龍雄考慮到這一點才這麼說。時尚書屋
田村搭乘開往松本的火車動身走了。地方支線的火車車窗窄,他揮手向龍雄告別。龍雄站在月台上目送火車向南駛去。時尚書屋
這樣陌生的車站,這樣黯然的分別,不免在龍雄心裡引起一陣淡淡的哀愁。車站的木柵欄上,大波斯菊開得一片爛漫。花圃裡的花草盡情地吸着白色的陽光。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