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隔牆有眼 第 7 頁


再也沒有人提問題了。在這間巨頭辦公室裡,一片凝重的沉默,只有常務董事不滿地嘟吹了幾句。經理又用兩手重新抱起了頭,將身體的重心斜到沙發的扶手上。那姿勢誰也不敢正視,除了關野德一郎
作者:松本清張 / 頁數:(7 / 72)

再也沒有人提問題了。在這間巨頭辦公室裡,一片凝重的沉默,只有常務董事不滿地嘟吹了幾句。時尚書屋

經理又用兩手重新抱起了頭,將身體的重心斜到沙發的扶手上。那姿勢誰也不敢正視,除了關野德一郎,其他三人的視線落到自己的鞋尖上。時尚書屋
只有關野一個人依然茫然若失不知所措。時尚書屋
經理突然鬆開兩手,抬起頭來,臉色通紅。時尚書屋
「好吧,既然報警沒有用,那就內部保密吧。」經理當機立斷,他主張維護公司信譽。其餘幾個人微微一驚。誰都不敢去看經理充着血的紅臉孔,趕緊移開了目光。時尚書屋
「關野君,你給公司造成這樣重大損失,你要負全部責任!」
關野德一郎從椅子上搖搖晃晃地站起來,一下子癱倒在油漆地板上。他趴倒在地,額角貼著地板。時尚書屋
關野走到外面時,已經八點過了。時尚書屋
銀座大街人群熙攘。這正是熱閙時分。時尚書屋
年輕的情侶和中年的伴侶,緩緩地漫步在街頭。人們的臉上無憂無慮,顯出興高采烈的樣子。誰也沒有注意到關野德一郎這個被厄運壓倒的人,張張臉孔都很快活,對今夜和明天滿懷着希望。關野恍恍惚惚地猶如走在墓地裡,周圍的一切同他無緣。時尚書屋
他是孤獨的。櫥窗裡明亮的燈光,隨着他身子的移動,照在他身上。時尚書屋
他走到舟阪屋前的小衚衕,要了一輛出租汽車。他下意識地叫住汽車,身不由己地坐了上去。時尚書屋
「先生,去哪兒?」司機握著方向盤問道。時尚書屋
客人沒有立即回答。其實,關野上了車,這才意識到,應該馬上告訴去處。時尚書屋
「去麻布。」關野不加思索,隨嘴說道。時尚書屋
汽車啟動了。關野靠在座位角落裡,眼睛凝望着窗外。汽車從新橋穿過禦成門,行駛在芝公園中。公園裡的樹木,在車燈照耀下,呈一片白色搖來晃去。時尚書屋
司機本來想跟關野搭訕,見客人不回答,也就不吱聲了。時尚書屋
到了電車道上,司機問去麻布什麼地方。關野才如夢初醒答道;
「六棵樹。」
關野下了車,這才意識到自己一開始存心去找山杉喜太郎,一路上糊里糊塗,來到了這兒。在他的意識深處,他想再見一次山杉喜太郎,究明事情的真相。其實那也是徒勞無益的。山杉根本不會理睬他。時尚書屋
然而,對關野來說,就是這個山杉把自己的命運逼到如此地步,不來敲敲這堵牆,他是不甘心的。此刻他心亂如麻,是一種本能把他推到這裡來的。時尚書屋
山杉商事公司就在眼前,三層樓房,所有窗子都沒有燈光,黑洞洞的。大門自然也關着。時尚書屋
關野拐進旁邊的一條小衚衕,繞到樓房後面。黑漆漆的樓房寒氣逼人。他接了一下門鈴。時尚書屋

樓下的一扇窗戶亮了燈,閃出一個人影。那人推開半扇窗戶,沒精打采地探出頭來同:
「哪一位?」值班員說。時尚書屋
「我姓關野,山杉先生在嗎?」
「有事明天再辦吧。經理今天傍晚到關西去了。生意上的事,明天找主管的人談吧。」
關野頓了一下。時尚書屋
「那麼,能不能把女秘書上崎的住址告訴我?我有急事,今夜務必要見她。」
值班員打量一下站在暗地裡的關野的臉。時尚書屋
「你找上崎也沒有用,她和經理一起走了。不知有何貴幹?生意上的事,請您明天來找別人吧!」
他有點懷疑關野,說罷便關上了窗子。時尚書屋
關野在紙煙店裡,拿起公用電話的紅色聽筒,對接電話的人說:
「我是隔壁鄰居關野。總是麻煩您,勞駕請叫我的妻子接電話。」
等了約摸三分鐘,聽筒裡傳來收音機播送的音樂。一會兒「咯咯」一聲,聽筒裡傳來妻子千代子的聲音。時尚書屋
「喂」
「千代子嗎?是我。」關野說。時尚書屋
「嗯」
「我攤上了點事,最近回不了家。你知道就行了。」他按照事先想好的說道。時尚書屋
「喂,喂,那麼什麼時候能回來?」
「不知道,總之暫時不能回家了。」
聽筒裡妻子還在「喂,喂,」喊着,關野咋嚎一聲,掛斷了電話。妻子的聲音還在耳際迴響。時尚書屋
他叫住一輛過路的出租汽車,說去品川站。時尚書屋
湘南綫的月台上,燈火通明。開往熱海的列車進站了。關野上了車,身子往座位上一靠,閉上眼睛像睡熟了似的。鼻樑上冒出油脂,眼圈上滲出冷汗。時尚書屋
將近兩小時的路程,他沒有睜開眼睛往窗外瞟一眼。時尚書屋
至湯河原站下車時,已過了十一點半了。出了站,他才發現已滿天星斗。時尚書屋
打着燈籠的旅館茶役擺出一字長蛇陣招待客人。時尚書屋
「內湯河原有沒有旅館?」
該地旅館的人把關野送上出租汽車。時尚書屋
汽車沿著河岸一路上坡。家家旅館燈火輝煌。關野想起從前和妻子來這兒的情景。時尚書屋
到了旅館,女傭把他領到靠裡面的房間。時尚書屋
「這麼晚了,真對不起。」
關野對女傭說,晚飯已經用過,不必開飯了。其實,他中飯、晚飯都沒有吃,但一點也不覺得餓。時尚書屋
洗完澡,他坐在桌前,從包裡拿出信紙。時尚書屋
女傭拿來登記簿,他寫上了本名。時尚書屋
「明天早晨您不急着起身吧!」
「不,我要早起的,現在把賬結清。」
接着他說馬上還要寫信,請她把信發掉。時尚書屋
寫信花去很長時間。給妻子千代子、經理、專務董事、還有副科長秋崎龍雄,一共四封。時尚書屋
他寫給秋崎龍雄的信最長,把這次事件經過詳盡地告訴他。除了秋崎以外,沒有別的可訴說的人了。時尚書屋
寫完四封信,已經凌晨四點了。他把信放在桌上,並留下郵票錢。接着抽了兩支菸,站起來穿上西裝。時尚書屋
出了旅館,關野德一郎從公路向山上走去。天還沒亮,夜色朦朧。只聽得河裡流水嘩嘩響。他踩着春草,用手摸索着,走進黑洞洞的森林…
2
東京天氣異常幹燥,連日放晴。好不容易才下起蒙蒙細雨。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