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隔牆有眼 第 8 頁


秋崎龍雄在麻布山杉商事公司門口下了出租汽車。這是一座很破舊的三層樓房,外觀灰禿禿的,談不上有什麼格調。門旁黃銅做的橫招牌上,有的字已經脫落。這就是在東京屈指可數的大金融家山杉喜太郎
作者:松本清張 / 頁數:(8 / 72)

秋崎龍雄在麻布山杉商事公司門口下了出租汽車。這是一座很破舊的三層樓房,外觀灰禿禿的,談不上有什麼格調。門旁黃銅做的橫招牌上,有的字已經脫落。這就是在東京屈指可數的大金融家山杉喜太郎的老巢。時尚書屋

據說他一次能調動幾億元資金。時尚書屋
一進門,便是傳達室,一位坐著看報的少女,抬起頭來。時尚書屋
「我是來接洽貸款的。」
秋崎遞上名片。名片是昨天才印的,上面沒有昭和電器製造公司字樣。時尚書屋
少女接過名片朝裏邊走去。不一會兒出來將秋崎領進旁邊的會客室。這間會客室十分陳舊,粗俗。牆上掛着一個橫幅的鏡框,是金池液糊的字畫。時尚書屋
題字和落款,龍雄都念不出。西式房間加上這樣的擺設,顯得不倫不類,倒和金融家的身份十分相稱。時尚書屋
一位四十來歲的職員,手裡拿着龍雄的名片走了進來,說道:
「聽說您是來接洽貸款的,我負責辦理這項業務,能否請您具體談一談?」
「兩三天以前,我在電話裡和貴公司經理談過。具體情況想必他都知道了吧?」龍雄反問道。時尚書屋
「跟經理談過。」
職員把龍雄的名片重新看了一遍,只有姓名,沒有公司名,歪起頭想了一下,問道:「是哪一位介紹您來的?」
「這個嘛,經理也該知道。總之,請您向經理通報一聲。」
龍雄說得很硬。時尚書屋
「很不湊巧,經理昨天大大皈了。我沒有聽他談起過這件事。」
職員相當客氣。龍雄今天早晨打過電話,知道經理不在。時尚書屋
龍雄故意做出為難的樣子。時尚書屋
“是不是另外有人聽經理談起過這件事廣
「那麼,請您等一下,我去問間秘書。」
龍雄叮囑一句:「那就務請問到。」他聽職員說會間秘書,心裡不由得暗暗高興,但又不放心,怕來的是另外的人,或者就只剛纔那職員一個人折回來。時尚書屋
過了五分鐘,玻璃門映出一片藍色,有人敲門了。龍雄想:準是來了。時尚書屋
一位身材苗條的年輕女郎推門進來了。一進門,一雙烏黑的眸子就吸引住龍雄的目光。她睜着眼盯住龍雄的臉,眼神裡沒有任何表情,完全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架勢。時尚書屋
她手裡捏着龍雄的名片。時尚書屋

「我是經理的秘書。」
「名片我已經遞上了。」龍雄說。時尚書屋
「看到了。」
她把龍雄的名片放在鋪玻璃板的圓桌邊上。時尚書屋
「對不起,訪問貴姓?」
「敞姓上崎。」
她遞過來一張小巧的名片。龍雄瞥了一眼,上面印着「上崎繪津子」。時尚書屋
藍色的西裝衣裙非常得體,顯出體形的曲綫美。她一坐下,便盯住龍雄,意思是催他快談公事。時尚書屋
「我想懇請貴公司通融三百萬元現款。」
龍雄打量着上崎繪律予的容貌,一雙烏黑的大眼珠,筆直而秀氣的鼻樑,緊閉着的小嘴,從面頓到下顎還留下稚嫩的線條,這同她那剛毅的雙眸和嘴唇不大協調。時尚書屋
「您同經理談過了嗎?」上崎問道。時尚書屋
「談過了。兩三天前在電話裡談的。他說,回頭到事務所來談陷,所以我今天來了。」
「訪問,您是做買賣的嗎?」
「我經營玻璃器具批發業。眼下要支付廠商貸款,急需現款。」
「有介紹人嗎?」
「沒有。」
「拿什麼做抵押呢?」
--「澀谷的店舖和現貨,還有我現在住在中野的房屋。」
龍雄隨嘴胡編了一通,邊說邊盯住上崎的臉。上崎繪津子不好意思地耷拉下眼皮,睫毛上的陰影使得眼睛更加黑亮了。時尚書屋
「我沒有聽經理談起過這件事。」
她立刻又抬起眼皮,仍然是公事公辦的口吻。時尚書屋
「經理預計明晚回來。回來後我向他轉達,經理不在期間,我們也儘力去辦。是三百萬元,對嗎?」
「是的。」
「您可以打電話來,或者請親自來一趟。」
「那好吧。」
隔着桌子龍雄和女秘書同時站了起來。會客室暗淡的牆壁,把她藍色的西裝襯托得格外鮮艷,更見她亭亭玉立。時尚書屋
龍雄走到外面,依然是細雨蒙蒙。在他的眼帘裡仍然殘留着剛纔見到的上崎繪津子的身影。時尚書屋
他正是為了記住這張面孔才來的。他必須認識上崎的面孔,現、在這個目的已經達到了。時尚書屋
他一看表,還不到三點。對面一家小咖啡館映入他的眼帘,他穿過車水馬龍的街道。時尚書屋
咖啡館裡只有一對男女,店堂裡空蕩蕩的。龍雄在靠馬路的窗戶前坐下。窗上掛着白紗的窗帘。從窗帘的隙縫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對面馬路的光景。時尚書屋
眺望山杉商事公司的樓房,這兒是最合適的去處。時尚書屋
他要的咖啡送來後,為了拖延時間,便慢慢地喝着。現在是三點鐘,離山杉商事公司五點鐘下班還有兩小時,他準備在這兒泡着,店裡生意清淡,倒是個好條件。時尚書屋
那對男女湊近勝在低聲說話,好像在談一件複雜的事。那男的好像在說服女的,女的不時地拿手絹擦眼睛。時尚書屋
龍雄喝完咖啡,女招待送過來一張報紙。他裝作看報的樣子,眼睛卻望着窗外。怕上崎繪津子五點鐘以前出來,所以他的視線始終沒有離開那座灰溜溜的舊房子。時尚書屋
那女客終於把手絹捂到臉上,男的現出很為難的神情。女招待向他們瞟了一眼。時尚書屋
龍雄見到女客哭泣,不由得想起關野科長的妻子趴在科長造體上慟哭的身影。時尚書屋
關野德一郎的遺體,是他在湯河原山林裡吊死後被發現的。洗溫泉浴的人散步到了那兒才看見。從衣袋裏的名片馬上就知道他的身份。時尚書屋
警方同時通知公司和家屬。時尚書屋
經理大吃一驚。時尚書屋
“這下可闖了大禍了。沒想到他竟然那麼想不開。時尚書屋
「你要負責任!」經理這句聲色俱厲的話,後果竟會如此嚴重。然而,經理沒意識到,對關野來說,退職與自殺相距咫尺,像關野那樣性格懦弱的人,完全有可能走此絶路的。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