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空中疑案 第 4 頁


賈普探過身體,望着波洛說:「真是又離奇又荒唐。我是說,吹管和毒針,這的確讓人不可思議。」「這是個很深刻的見解,我的朋友。」波洛說。「我們有幾個人在搜查飛機。指紋專家和攝影師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4 / 27)

賈普探過身體,望着波洛說:「真是又離奇又荒唐。我是說,吹管和毒針,這的確讓人不可思議。」

「這是個很深刻的見解,我的朋友。」波洛說。時尚書屋
「我們有幾個人在搜查飛機。指紋專家和攝影師立即就到。我想請乘務員進來。」
他來到門口,請乘務員進屋。年輕一點的乘務員看似剛剛恢復過來,不過顯得有些激動。時尚書屋
另一位乘務員臉色發白,戰戰兢兢。時尚書屋
「好了,小伙子們,」賈普說,「坐下。護照收齊了嗎?……好。」他迅速抽出一
本護照。「哦,就是她,瑪麗·莫里索,法國護照。瞭解她嗎?」
「以前我見過她,」米切爾說,「她經常來往于英法兩國之間。」
「是業務原因?你知道她有什麼業務?」
米切爾搖搖頭。年輕的乘務員說:「我記起來了,有一次她在巴黎搭乘8點的早班飛機。」
「在她臨死之前你們誰最後見到她?」
「他。」年輕乘務員指了指夥伴。時尚書屋
「對,」米切爾說,「我當時給她送咖啡。」
「那是什麼時候?」
「說不准,當時我們在英吉利海峽上空,大約是在兩點鐘。一刻鐘之後我開始收取帳單,我還以為她睡着了,……可她已經死了。」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可怕。時尚書屋
「你當時沒見到這東西?」賈普指了指鋼針。時尚書屋
「沒有,先生。」
「你呢,戴維斯?」
「我去分發餅乾,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她。當時她還好好的。」
「你們一般怎麼樣送餐?」波洛問:「是兩人分艙發送?」
「不,我們一起送。有菜湯、肉食、蔬菜、色拉,然後是甜食。我們先送後艙,裝好餐盒後再送前艙。」
「這位叫莫里索的女人在飛機上對誰說過話嗎?」賈普問。時尚書屋
「我沒看見。」
「你呢,戴維斯?」
「我也沒有。」
「飛行當中她離開過座位嗎?」
「我看沒有。」

「你們想想還有什麼可提供的線索?」
兩人對視了一下,搖搖頭。時尚書屋
「那就這樣吧。我們還會見面。」
波洛湊身過去說:「請允許我問一個小問題。」
「說吧,波洛先生。」
「你們看見一隻黃蜂在飛機裡飛動了嗎?」
兩人搖搖頭。米切爾說:「至少我沒看見。」
「一位乘客的盤子裡有一隻死黃蜂,」波洛說。時尚書屋
「哦,我沒看見。」
「我也沒看見。」戴維斯說。時尚書屋
「這沒關係。」
兩個乘務員離開了房間。賈普的目光落在了護照上。時尚書屋
「讓伯爵夫人進來,」他說,「我看她的來頭不小,先找她談,否則她將會去國會指控警察做事武斷。」
「我想應當仔細搜查所有的行李,手提包,特別是後艙乘客的物品。」
賈普愉快地眨了眨眼,「波洛先生,我們怎樣才能找到那支吹管呢?我想,也許是那個什麼作家心血來潮,希望親身體驗一下殺人的整個過程。你說呢?」
波洛疑慮地搖搖頭。時尚書屋
「對,」賈普繼續說,「所有的人和物品都必須接受檢查,這並不算違法。」
「需要開列出一張十分詳細的清單,」波洛建議。時尚書屋
賈普好奇地看著他,「既然你這麼說,我就照辦,波洛先生。不過我並不明白你的意圖。我們有自己的搜查目標。」
「也許是這樣,我的朋友。可我也在找一件東西,不過現在我還說不准是什麼。」
霍布里夫人並不像想象中那樣激動,對賈普的問題回答得毫不猶豫。她說自己是霍
布里伯爵夫人,住在薩西克斯郡的霍布里街,在倫敦格羅斯維諾廣場附近。她乘飛機從
派尼特經巴黎回到倫敦,她不認識死者,也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事情。還有,她面對機
頭,不可能注意到後面發生的事情。不過她說後面有兩位先生去過洗手間。她不知道什
麼是吹管,也沒見到有隻黃蜂飛來飛去。時尚書屋
霍布里夫人出去之後,進屋的是維尼夏·克爾夫人。她說自己住在薩西克斯郡的小
圍場,從南非回到倫敦。她沒有注意到死者,也想不起有什麼可疑之處。但她說後排有
乘客在抓黃蜂,一位乘客將黃蜂弄死了。這件事發生在午餐之後。於是,克爾夫人也離
去了。時尚書屋
「你好像對那只黃蜂挺感興趣,波洛先生。」
「倒不如說黃蜂更具有啟發性。」
「依我看,」賈普轉換了話題,“那兩個法國人最讓人懷疑,他們隔着過道坐在死
者的對面,看他倆那副模樣,還有那隻手提包,上面貼滿了古裡古怪的外國標籤。他們
一定去過婆羅洲和南美。當然我們得弄清作案的動機,可以請求巴黎警察廳協助調查這
件案子。”
波洛眨了眨眼,「這完全可能。不過,我的朋友,你有些看法並不正確。那兩個法國人是知名的考古學家。」
「說下去!」
「眼明人一看就會明白。他們是阿曼德·杜邦和瓊·杜邦,前不久在古波斯蘇薩城進行發掘工作。」
賈普抓起一本護照,「可是,波洛先生,他們的模樣並不像什麼學者。」
「世界知名人士都是這樣。拿我來說,我曾經被當成理髮師。」
「好了,」賈普咧嘴一笑,「那就請知名的考古學家。」
老杜邦聲言自己不認識死者,他沒有注意到周圍發生的任何事情,他在和兒子討論
一個有趣的話題。他從未離開過座位。看見了一隻黃蜂,是兒子弄死了它。時尚書屋
小杜邦確信自己沒有注意到周圍的任何事情,他弄死了那只侵擾他的黃蜂。他們的
話題是近東地區史前陶器。隨後請進來的是克蘭西先生。時尚書屋
「你自己有沒有一支吹管?」
「哦,我,對,我有。」
小個兒的克蘭西先生說話有些激動,「你們別誤解了,我的動機是純潔的。我的解釋是,我曾經寫過一本書,而謀殺正好採取了這種方式。」
「確有其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