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東方快車上的謀殺案 第 2 頁


上,什麼地方有人在用阿拉伯語大聲、狂怒地爭吵。在她的窗下,有兩個人男人正是用法語交談。一個是法國軍官,另一個是留着一大抹翹鬍子的小個子。她微微一笑。她還從沒有見過裡得這樣嚴
作者:待考 / 頁數:(2 / 56)

上,什麼地方有人在用阿拉伯語大聲、狂怒地爭吵。在她的窗下,有兩個人男人正是用法語

交談。一個是法國軍官,另一個是留着一大抹翹鬍子的小個子。她微微一笑。她還從沒有見
過裡得這樣嚴實的人。外面一定非常冷。怪不得把車廂裡的氣溫加熱到如此可怕的程度。她
想用力把車窗拉低一點,可是拉不下來。時尚書屋
臥車列車員朝這兩個男人走了過來。他說,列車馬上要開出,先生最好還是上車吧。小
個人男人脫了脫帽。啊,是個鷄蛋一般的禿頭。全神貫注的瑪麗·德貝漢不由自主地笑了起
來。一個看起來滑稽可笑的小個子男人,對這種人,誰都不會認真地看待的。時尚書屋
杜波斯克中尉正說著他的送別詞。他事先就想好了這些話,特地將它保留到最後的時
刻。這是幾句非優美、精練的話。時尚書屋
為了不至于顯得相形見絀,波洛先生的答詞同樣優動聽。時尚書屋
「上車吧,先生。」列車員說。波洛先生帶著一種依依不異別的神情上了車。列車員也
跟在他的後面爬了上來。波洛先生朝車外揮着手。杜波斯克行軍禮。列車猛地一動,緩緩地
朝前駛去。時尚書屋
「終於結束了!」波洛先生咕噥着。時尚書屋
「嗬,嗬。」杜波斯克中尉哆嗦了一下,現在他才完全意識到他是多麼冷……
「在這兒,先生。」列車員用一種演戲般的姿勢,向波洛誇耀臥室的漂亮,以及為他放
置得整整齊齊的行李。「先生的小旅行包,我把它放在這兒了。」
他伸出的一隻手帶有某種暗示。波洛往他手裡放了一張折攏的鈔票。時尚書屋
「謝謝,先生。」列車員立刻變得動作敏捷,辦事有條有理起來。「先生的車票已在我這兒,請將護照也給我。據我所知,先生中途要在伊斯坦布爾下車?」
波洛先生點頭稱是,並問:「另外我只有兩個旅客──兩位英國人。一位是印度來的陸軍上校,還有一位是巴格達來的年輕英國小姐。先生需要什麼嗎?」
波洛先生要了一小瓶梨子酒。時尚書屋
凌晨五點鐘是一個很尷尬的上車時間,離天亮還有兩個小時。波洛深感晚上睡眠不足,
而現在任務已經勝利完成,於是他就蜷縮在一個角落裡,睡着了。時尚書屋
醒過來時,已經九點半。他走出包房,朝餐車走去。想去弄杯熱咖啡喝。時尚書屋
這時,只一個占座的人,顯然就是列車員提到過的那位年輕的英國小姐。她個子修長,

身材苗條,一頭黑髮──大約二十八歲。看她吃早飯的樣子,以及叫喚侍者給她再送一杯咖
啡的派頭,有一種沉着冷靜的能力,這表明了她的老于世故和深諳旅行之道。她穿一身料子
很薄的深色旅行服,這特別適合列車上加熱了的空氣。時尚書屋
波洛先生沒什麼事好做,就以不露聲色地研究她作為消遣。時尚書屋
他斷定,她是這樣一種年輕女人,她無論去到哪裡,都能照料自己,過得十分悠閒自
在。她沉着,有能耐。他頗為喜歡她那五官端正的面孔和嬌嫩白淨的皮膚。他也喜歡她那烏
黑光亮的捲髮,還有他的灰色眼睛,沉着冷靜,莫測高深。但是,他認定,她只是有點兒及
有能耐了,以致不能成為他所稱為的「美人」。時尚書屋
不一會,另一個人走進了餐車。這是一個四、五十歲的高個子男人,體態瘦削,黝黑皮
膚,兩鬢稍微有點灰白。時尚書屋
「印度來的上校。」波洛自言自語地說。時尚書屋
新進來的人對姑娘略微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你好,德貝漢小姐。」
「早上好,阿巴思諾特上校。」
上校站着,一隻手放在她對面地椅子上。時尚書屋
「有妨礙麼?」
「當然沒有。請坐。」
「謝謝,你知道,吃早餐通常不閒聊。」
「我本來就不想閒聊。不過我並不會咬人。」
上校坐了下來。時尚書屋
「來人哪,」他用命令的口氣叫道。時尚書屋
他要了鷄蛋和咖啡。時尚書屋
他的目光在波洛身上停了片刻,可是馬上就毫不在意地掠過去了。波洛能確切地猜出這
個英國人的心思,知道他在自言自語地說:「該死的外國佬。」
兩個英國人遵守他們的民族習慣,沒有聊天,他們只是簡短地交談了幾句。不一會,姑
娘就站起身來,回自已的房間去了。時尚書屋
吃中飯時,這兩個人又同坐在一張桌子旁,仍舊絲毫不理睬這第3個旅客。他們的談話
比吃早餐時要熱烈得多。阿巴思諾特上校談到旁遮普,偶爾還向姑娘問了幾個有關巴格達的
問題,顯然,她曾在那兒做過家庭教師。在談話的過程中,他們發現了幾個彼此都相識的朋
友,這立即產生了效果,使得他們更為友好,更少拘謹。他們議論到一個叫老湯米的,還有
一個叫傑麗什麼。上校問她是直達英國,還是中途在伊斯坦布爾下車。時尚書屋
「我直達英國。」
「那不是太可惜了嗎?」
「兩年前,這條路我走過一趟,那時在伊斯坦布爾獃了三天。」
「哦,我明白了。好,你是直達,我得說我非常高興,因為我也是直達。」
當他這樣說的時候,他稍帶幾分笨拙地微微點着頭,臉都有點紅了。時尚書屋
「我們的上校容易激動,」波洛懷着某種逗趣的心情暗想。「這列快車,就象在海上航行一樣危險啊!」
德貝漢小姐淡淡地說:「那倒是好極了。」她的舉止顯得有點拘謹。時尚書屋
波洛注意到,上校陪着她回到她的包房。後來,列車穿行在陶魯斯山脈的動人景色之
中。當他們正並排站在過道里,朝西里辛山口眺望時,姑娘突然發出一聲嘆息。波洛正站在
他們的旁邊,並且聽到了她的低語:
「多美啊!我希望──我希望──」
「什麼?」
「我真希望我能盡情地欣賞一番!」
阿巴思諾特沒有回答。他頜部的那條方形綫,似乎更加嚴峻,更加冷酷一點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