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東方快車上的謀殺案 第 3 頁


「我多麼渴望你能擺脫這一切啊!」他說。「噓,別響!噓!」「噢!沒關係!」他有幾分生氣地朝波洛的方向瞪了一眼。接着繼續說:「可是我不喜歡你做家庭教師的主意──一切都得聽從那些
作者:待考 / 頁數:(3 / 56)

「我多麼渴望你能擺脫這一切啊!」他說。時尚書屋

「噓,別響!噓!」
「噢!沒關係!」他有幾分生氣地朝波洛的方向瞪了一眼。接着繼續說:「可是我不喜歡你做家庭教師的主意──一切都得聽從那些專橫的母親,還有她們那些討厭的小鬼。」
她笑了起來,聲音中帶有一種無拘無束的味道。時尚書屋
「哦!你不應該那樣想。受盡蹂躪的家庭教師,這完全是一個已被戳穿的神話。我可以向你保證,相反,是那些做父母的,害怕我被欺侮。」
他們不再交談,阿巴思諾特也許為自己的感情的迸發感到羞愧了。時尚書屋
「我在這兒看到的可以說是一場奇怪的小喜劇。」波洛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語說。時尚書屋
以後,他會記住他的這一想法的。時尚書屋
當天晚上十一點半左右,他們到達了康尼雅。那兩位英國旅客下車活動腿腳,他們在積
雪的月台上來回地踱着。時尚書屋
波洛先生透過玻璃窗,心滿意足地注視着車站上的繁忙景象。然而,大約過了十分鐘,
他決定,下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也許畢竟不是一樁壞事。他作了仔細的準備,把自己緊裡
在外套、圍巾裡,又在整潔的靴子外面套上套鞋。這樣打扮停當後,他才戰戰兢兢地下到月
台上,沿月台踱着步。他走過了機車。時尚書屋
一個談話聲為他提供了線索,有兩個人模糊的人影站在一輛蓬車的陰影裡。時尚書屋
阿巴思諾特正在說話。時尚書屋
「瑪麗──」
姑娘打斷了他。時尚書屋
「現在不行。現在不行。等事情全部結束。等那事情過去之後──那時候──」
波洛先生謹慎地避開了。他感到奇怪。時尚書屋
他一下很難聽到瑪麗·德貝漢小姐那冷冷的、有力的聲音……
「難以理解。」他自言自語地說。時尚書屋
第2天,他閙不清楚他們是否吵過架了。他們彼此之間很少講話。他覺得,姑娘看上去
憂慮不安。在她的眼睛周圍,也現了黑暈。時尚書屋
下午兩點半左右,列車突然停下了。人們一個個地從窗口伸出頭去。有幾個男人聚集在
在鐵軌一旁,朝餐車下面的什麼東西看著,還用手指指點點。時尚書屋
波洛探出身子,向匆匆走過的列車員問了幾句,那人作了回答,波洛縮回腦袋,一轉
身,几乎和站在他後面的瑪麗·德貝漢小姐撞了個滿懷。時尚書屋
「出了什麼事啦?」她用法語問道,呼吸頗為急促。「為什麼停下來?」

「沒什麼,小姐,餐車下有會麼東西燒着了。不嚴重。已經撲滅了。現在他們正在修復損壞的地方。時尚書屋
我向你保證,沒有危險。」
她作了一個有點兒粗暴的手勢,彷彿她是把是在把有危險這種想法,當作無關緊要的東
西,揮到了一旁。時尚書屋
「是的,是的。這我知道,可是時間!」
「時間?」
「是的,這會誤了我們的時間。」
「這有可能──是的。」波洛表示贊同。時尚書屋
“可我們耽誤不起呀!這列火車預定六點五十五分到達,可人家還要渡過博斯普魯斯海
峽,得在九點以前直上對岸的東方快車。要是拖延了一、兩個小時,我們就會趕不上那趟車
的。”
「這有可能,是的。」波洛承認。時尚書屋
他好奇朝她打量着。她那只握著窗條的手有點顫抖,她的嘴唇也在哆嗦。時尚書屋
「這對你關係十分重大麼,小姐?」他問道。時尚書屋
「是的,是的,十分重大。我──我必須趕上那趟車。」
她離開了他,到過道上去和阿巴思諾特上校交談去了。時尚書屋
然而,她的擔心是多餘的。十分鐘以後,火車又開動了。抵達赫梯巴沙時,只晚點了五
分鐘後其它時間已在途中搶回來了。時尚書屋
博斯普魯斯海峽風浪洶湧,波洛先生無心欣賞這次橫渡。他和坐在汽艇上的旅伴未再見
面,顧自走了。時尚書屋
到了格拉塔大橋,他就乘車直接去托凱琳旅館。時尚書屋
第2章
 托凱琳旅館
在托凱琳旅館,波洛要了一個帶浴室的房間,接着就朝看門人的寫字檯走過去,詢問是
否有他的信件。時尚書屋
有他的三封信,還有一封電報。看到電報,他的眉毛略微揚了揚。這是意想不到的。時尚書屋
他用他那慣常的靈巧、不慌不忙的姿勢,拆開了電報。印刷體的字特別清晰醒目。時尚書屋
「你在凱斯納案中預言的發展線索意外出現請即回。」
「真討厭,」波洛惱火地嘟噥了。他朝時鐘瞥了一眼。時尚書屋
「今天晚上我得繼續上路,」他對看門人說。「東方快車什麼時候開出?」
「九點,先生。」
「你能給我訂一個臥鋪嗎?」
「沒問題,先生,在這種時令不難訂到。列車几乎是空的。要頭等還是二等?」
「頭等。」
「好的,先生。你打算到哪兒?」
「到倫敦。」
「好的,先生。我將為你購到一張去倫敦的車票並在伊斯坦布爾──加來車廂上預訂一個臥鋪。」
波洛又朝時鐘瞥了一眼。已經是七點五十分了。時尚書屋
「吃飯來得及嗎?」
「不成問題,先生。」
小個子比利時人點點頭。他去退了他原來預訂的房間,隨後穿過門廳,朝餐廳走去。時尚書屋
當他正把菜單交給侍者時,一隻手放到了他的肩上。時尚書屋
「啊,老朋友!這真是想不到的高興事兒!」一個聲音在他背後響起。時尚書屋
說話的是個矮胖、上了年紀的男人,他的頭髮剪得象把刷子。他正快活地微笑着。時尚書屋
波洛忽地跳了起來。時尚書屋
「鮑克先生。」
「波洛先生。」
鮑克先生是比利時人,他是國際客車公司的董事,多年以前,就和這位前比利時警方的
知名人物相識了。時尚書屋
「這次你是遠離家鄉了吧,我親愛的。」鮑克先生說。時尚書屋
「在敘利亞有點事。」
「那你這是回家了──什麼時候走?」
「今天晚上。」
「好極了,我也今晚走。我是說,我要去洛桑,在那兒有些事要辦。我估計,你是乘的東方快車吧?」


分享與評論